要说在进了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还不后悔,那绝对是骗人的。wwW!qUAnbEn-xIaosHuo!coM但一想到自己离《沧海雪莲剑》越来越近,雪芝的胆就不由大了几分。

似乎隔了很久,她才落地。

除了上方鸿灵观火把点亮的微弱光芒,她确实是什么都看不到。摸索着往前走,越来越黑,越来越阴森。这时就算有一颗石头落地,估计她都会被吓个半死。

幸运的是,她很快摸到了火折子,迅速点亮,映出微弱的光芒。

墙是石壁,地是干草,走起路来簌簌地响。这里不像密室,倒像牢房。雪芝按捺住自己的心跳声,终于在一个石制台阶上看到一排箱子。她持着火把走过去,突然眼前光芒增亮了不少。再一抬头,却看见了箱子上方的铜镜。铜镜里,火把的光芒从女子的下巴往上照。雪芝倒抽一口气,忙弯下腰,打开了左数第二个箱子。

看到箱内的一瞬间,她后退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与此同时,丰涉已经被满非月不分青红皂白地安排出了鸿灵观。丰涉和同门师兄骑在马上,心中慌乱但表现得无比慵懒:“圣母总是有那么多的事要做,困死了……”

他的师兄们不语。

“嘿嘿,你们不会是怕了我,才不说话吧。”

还是没人接话。

“你们不说话,我可要回去了哦。”见无人答话,丰涉果然调转方向往回赶。

“师弟请留步。”

丰涉一脸天真无邪:“什么事?”

“圣母说了,你带来的那个女人不像她,也不够漂亮。个子,太高了些。”

刚听完这句话,丰涉二话不说,扬鞭,策马而去。无奈马术不精,没跑出几里远,身后师兄们的马蹄声已越来越近:

“哈哈哈……早看你那颗葫芦不顺眼了!圣母已经下了特赦令,抓到你,你就可以安心地随我们处置了!”

“那要看你们捉不捉得到了!”

丰涉一边大吼着,一边瞄准一个山坡,倏地从马背上跳下去。

身后传来其他弟子的吼声,剧烈的马蹄声。丰涉掉下山坡,抓住一棵小树,但是树干太细,挂不住人,手还被划破。于是,整个人都顺着滚下去。最后连续翻了几十次,摔得满脸是血,晕倒在山坡下。因为天太黑,他的师兄们也放弃寻找他,在欢声笑语中往回走。

此时,底层密室。

雪芝一手握着火把,看着空空如也的箱子,终于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捂住脸,气闷得几乎哭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慢慢站起来,盖住空箱子,开始搜寻别的。

开了第一个箱子,里面装的是一只死了的昆虫。看周围那柔软的红色布料,若不是了解鸿灵观的人,准以为是药材。

第二个箱子,空的。

第三个箱子,有一个很破旧的手卷。

这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一丝声响。于是,浑身的神经都处于紧绷状态。

她慢慢转过头去,什么人都没有。

雪芝有些累了,换只手拿火把。结果这一换,便又一次下意识看了看镜子。不看还好,一看她终于禁不住失声尖叫。

镜中,她肩膀后上方,竟然多出一张脸!

雪芝吓得扔了火把,在原地跳了好几下。

那人忙挥掌灭了火,捂住她的口,低声道:“你想被人发现么?”

雪芝更加失措了。直到那人放了手,她才很不确定地说:“昭,嗯,上官公子?”

“是我。”

“你几时来的这里?你……不是回月上谷了么?”

“你说不让我跟你一起,我再跟来,恐怕你会闹得更大。跟着一个还不熟的人到玄天鸿灵观这种地方,你想想,你二爹爹怎么可能放心?”

“我和你也不熟。”

“不熟?”在黑暗中,那种只有上官透才说得出来的调调重现,“我们还不够熟?”

雪芝原本想发怒骂人,但一想到和奉紫的对话,还有自己在很艰难的情况下做出的选择,便只是淡淡说:“过去的事,不要再提。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

上官透没有回话。一片漆黑,也不知道他的表情。

雪芝又点燃火把,翻开第三个箱子,拿出里面的手卷。等展开以后才发现,那个手卷只剩了一半。她读了前面的内容,叙述人竟是以前重火宫的弟子,宇文长老英年早逝的儿子,宇文玉磬。对这个人雪芝略有了解,于是偷偷把画卷给藏在怀中,关上箱子。

雪芝道:“倒是你,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跟着你们。”

“那你还比我们先到?”

“两个人,总是没一个人来的快吧。”

“但是,你怎么下来的?”

“轻功。”

“轻功?”雪芝禁不住笑道,“这么高你用轻功?”

“嗯。”

“厉害。这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么。”

“算。不过现在看来,谁是螳螂,谁是黄雀,还不清楚。”

“为什么?”

上官透接过雪芝手中的火把,往身旁一晃,再往下移了一些。

满非月站在离他们约莫五米以外的地方。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