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桓弄玉性情阴冷,杀人如麻,却是个痴人,外加断袖。wwW、QUAbEn-XIAoShUo、coM他刚离开京师便收养了大侠温衡誉和长安琴师上官雅玉的遗孤采作为义子,不久便对温采暗生情愫。虽说他早就破罐子破摔不介意名声再臭一些,但温采前途不可限量,所以一直压抑着感情不曾说出口。可惜温采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自卑又懦弱,倒是时时对义父表现出的爱意难以忽视。于是两个人一起臭遍了整个江湖。到最后,桓弄玉无法下手杀人,只好在报仇以后,一把火把自己烧死在与温采一同生活多年的小屋,灰也不剩。可惜桓弄玉枉使了心机,在他死后没多久,温采也一病不起,在翌年春天合眼归西。

温采死后,桓弄玉的弟弟将琼觞埋入他的坟墓,之后重莲的仇人将之挖出,偷练武功以对付重莲,却依然不是其对手。重莲战胜后,林宇凰让花遗剑一起销毁了琼觞。

《莲神九式》和《芙蓉心经》相比,要难成得多,而且因为是招式派别,在修炼至不同段数的时候,修炼之人本身也会发生巨大变化。

第一式,修炼者会明显变得阴沉;第二式,会贪恋权势钱财;第三式,性格会迅速分裂成两种,本人格和相反人格,且会附带上“莲神”带来的泯灭良心的恶性人格;第四式则与《芙蓉心经》一样,身体会发生巨大改变,至最后的雌雄同体,男人可以生子,女人可以采阴补阳,性格外貌都趋向中性化;第五式,修炼《芙蓉心经》者需手刃至爱,修炼《莲神九式》者需手弑至亲,后者修成后瞳孔会变成深紫色;第六式,独步天下;第七式,永驻青春;第八式,身上某一处会出现红莲图腾,修炼者至嗜杀成性的境界;第九式,无所不能,孤苦终老。

很多人都说,经过四、五式,再大野心也会沦为绝望,修炼者早已成为行尸走肉,将生死置之度外。也只有带着这种情绪,才能成功完成后面几式。所以,真正没有人性的人,是无法修炼成“莲翼”的,只会走火入魔;太有人性的人,又不会去修炼;介于二者之间的人,往往会选择自杀。桓弄玉属于第三种。

重莲会修成《莲神九式》,和他的武痴父亲重甄有着必然的联系。设计让重莲杀了自己,然后让他坠入绝望。重莲的自控能力和心理承受能力极好,硬坚持住把这不是人练的武功练成了。有传言说,只要保持杀人如麻冷血无情,且控制住所有欲念,毫无感情牵绊,不但可以永葆青春,而且可以长生不老。但是,百年来唯一练成的人,也做不到这一点。

人只要活着,就一定有**。

所以这两本秘笈,只会害人。

原本以为“莲翼”带来二十多年的腥风血雨会就此告一段落,未料到十多年以后,竟然重现江湖。

几人陷入沉默。

烟荷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如果以后我的丈夫也和梅影教主一样,那该有多好。”

裘红袖道:“除了一品透他家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有江湖名人复姓上官。”

“你是说上官雅玉?”仲涛道,“她是光头的姑奶奶。”

“怎么又是和你沾亲带故的?”

上官透道:“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不过,桓弄玉也没脑子。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自然是保条命。命都丢了,怎么做人?”

“人家那叫痴情,为爱不顾一切。”裘红袖抱着胳膊,若无其事道,“要命和你爱人之间选一个,你会选哪个?”

“当然是选命。命都没了,还怎么爱?”

裘红袖僵了僵,撇撇嘴巴,不说话了。再过一会儿,就直接站起来走人。仲涛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向四周的人发出求助的眼光。上官透做了个手势,让他追去,他才莫名地跟出去。

丰涉哈哈一笑:“这肌肉公子还真不会说话。”

雪芝道:“红袖姐姐果然是女人中的女人,居然让狼牙哥哥在自己和他的命中选一个。”

上官透道:“这样的事很平常,芝儿不会想这样的事么?”

天下之大,江湖之险,存亡危急之秋,四处暗藏杀机,都是池鱼幕燕,哪还有时间去想这些。

雪芝笑道:“我和狼牙哥哥看法一样,还是想想怎么保命比较重要。”

上官透不语。

丰涉轻轻吐了一口气:“雪宫主,女人太刚硬太现实,会给男人很大压力的……”

“我的身份首先是重火宫的宫主,然后是重莲的女儿,最后,才是你所谓的女人。”雪芝放下筷子,站起身,“我吃饱了,先回房休息。”

天空是仿佛可以吞没一切的黑暗,红灯笼照亮了整个客栈后院。

雪芝回到三楼,刚关上门,就有人敲门。雪芝刚把门拉开一个缝儿,见是上官透,便冷声道:“什么事?”

上官透看看四周,小二刚从对角的楼道间端着茶盘走过,便低声道:

“没有别的事,就是想问问你为何不辞而别。我这几天很想你。”

(全本小说网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