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汤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雪芝和上官透拽进房,把所有人锁在外面,小狗似的甩甩头上的水珠,坐下来。wWw,QUaNbEn-xIAoShUO,cOM他将《三昧炎凰刀》的册子扔桌子上: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们要先听哪个?”

雪芝道:“坏的吧。”

“《沧海雪莲剑》丢了。”

“这我知道。好的呢?”

“我想,我猜出了修炼这个刀法的方法了。”

雪芝和上官透异口同声道:“真的吗?那是什么?”

“莲好像告诉过我,要反着来。”林宇凰翻了翻秘笈,“我想,就是用修炼《沧海雪莲剑》的方法来修炼《三昧炎凰刀》。”

欣喜的表情瞬间从两人脸上消失。

“凰儿,你觉得你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唯一的意义……”林宇凰倏然甩出两个梅花镖,“就是门口的两个人轻功太差!”

梅花镖分成两路,一个击穿窗纸,一个击穿纸灯笼,冲了出去,在薄薄的纸面上留下十字型缺口。雪芝过去开门。只见一个人挂在房檐上,一个人站在廊柱旁,两个人的衣领都被梅花镖钉住,像是标本。

房檐上的是丰涉,廊柱上的是仲涛。

仲涛以腹部为圆点,肉肠一样在挂房檐上,腿撇得很开。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倒挂着从□露出来。很明显他是还没有来得及翻身就被击中。

上官透看了他一眼,想无视,但还是忍不住道:“我说了多少次,轻功不好可以练,但要挑对时间。能不能不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动作?”

仲涛道:“老生常谈,一点新意都没有。”

丰涉要稍微好些,一看到桌子上那本秘笈,立刻就扯破衣裳冲进来:“有武功可以练?为何不给我看看?”但还没出手,便被林宇凰一脚踹开。

林宇凰转头看着雪芝,一脸正气:

“重雪芝,现在天下需要你。”

“是您老人家需要我。”

“没这回事,二爹爹一向劳而不怨。”

上官透道:“芝儿,原来你和你二爹爹还是很像的。”

雪芝道:“还是先说《三昧炎凰刀》的问题吧。”

“‘三昧炎凰刀’?”丰涉早已站起来,眯着眼睛眺望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那本秘笈,笑道,“是这秘笈吗?跟我以前看到的一本很像。”

雪芝和林宇凰整齐看他一眼,又继续自顾自地说话。

上官透道:“哪一本?”

“沧海雪莲剑。”

这一句话,倏然震惊了父女俩。雪芝飞奔过去,捉住他的肩膀:“小涉,你在哪里看到的?快告诉姐姐!”

丰涉挑挑眉毛,□道:“求我呀。”

“求你。”

“我才不要你这么求。”丰涉拍拍白嫩嫩的瘦削脸蛋,一副讨打相,“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雪芝有些迟疑。很快,她身后传来林宇凰阴恻恻的声音:“**。”

丰涉看一眼头顶笼罩乌云却笑得无比灿烂的林宇凰,有些不甘地说:“在……鸿灵观。”

“鸿灵观?”林宇凰站起来,“那些毒真的是满非月下的?可恶!我竟然会输给她!”

上官透道:“秘笈是在鸿灵观内部吗?”

“是哦。”

“那你能否带我们偷偷潜入鸿灵观?”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们用什么来换?别再提那个带鸡的词,我再不吃这套。”

“你想要什么?”

“我不知道。”

“……”

雪芝道:“那这样,我们先欠着你的人情,等你想好以后告诉我们。只要是我们能做的,不是要我们性命的,不是大逆不道的,都尽量做到,好不好?”

“好吧。”

“真的?那你什么时候带我去?”

“明天吧。”

“真的?太好了!”雪芝高兴得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随即在丰涉脸上亲了一下,“谢谢你小涉!”

丰涉木了一下,忙用手盖住脸颊,但掩不住面上飞速扩散的红晕:“重雪芝!你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以随便乱亲人!”

“是你叫我亲的啊。”

“我叫你亲你就亲?我要你当我老婆你要不要啊?”

“好了好了,不要别扭,快去收拾东西。”

赶走了熟番茄丰涉,雪芝又开心地走回来。上官透看着她,脸上全无表情。林宇凰立马给了她一个暴栗。被罗嗦了半天,雪芝捂着脑袋,笑道:“真没想到小涉居然这么好说话。”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