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没有回答林轩凤的话,林轩凤也不再追问。wWW!QuanBeN-XiaoShuo!COm

她是不想提林宇凰的。对于重莲,她表现出来的,从来都是□裸的崇拜与尊敬。而她对林宇凰,无时不刻不是逆反与无礼。或许是因为林宇凰大而化之的性格问题,她即便有心疼二爹爹的时候,都会被对方傻兮兮的笑容给弹回去。林宇凰曾经勾着重莲的肩,无比叹息地说,这年头敢打老爹还打得大义凛然的女儿,真的只有我们林雪芝了。重莲也不纠正他,什么都随着他,只有雪芝一个人反抗说她姓重。

重莲去世那一年,好像什么都不大顺利。

重雪芝看看自己的左手肘到手臂一块,有一条长长的伤疤。她的皮肤白,疤痕因此更加明显,很不好看。她从来不相信天命,但这条疤带带给她的悲恸,远远要超过**上的疼痛。

她从小的武学底子很好,也比较有天赋,几乎没有受过什么伤,但是十一岁那一年,她却因为下山买赤豆粥踢到岩石,从重火境的山坡上摔下来,右手手臂挂了钩藤,连个缓和的余地都没有,立即大出血。所幸赤豆粥没有从右手滑落,雪芝大松一口气,把粥放在岩石上,然后咬牙撕下布料替自己包扎,却在包扎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赤豆粥。

雪芝急得几乎掉泪,也不包扎了,直接按住伤口往山下跑去。

重莲连续昏睡了很多天,再次醒来的时候,居然第一件事是要喝山下小铺子里卖的赤豆粥。整个重火宫的人都知道,重莲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练武过后下山喝一碗赤豆粥。

一个活到三十二岁的人,在重病的时候,突然叫自己的女儿去买儿时最爱喝的粥。

十岁出头的小孩虽说比较懵懂,但雪芝的直觉告诉她,大爹爹状况不好。

谁知她刚跑到山脚,就有弟子哭哭啼啼地跑下来说,宫主过世了。

雪芝赶回去的时候,弟子们哭的哭,喊的喊,要么就是沉默。

终于到了心莲阁,提起了很大的勇气才跨步进去。没想到里面安静得有些离谱。重莲还是以同样的姿势躺在**。林宇凰坐在旁边,一声不吭地握住他的手,泪水却顺着脸颊流下,一直浸透了整个领口。

半个时辰以前,重莲还弯着眼角,对林宇凰笑道:“其实在你和芝儿刚出去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很害怕的。”

林宇凰扯着嘴角,笑得很不好看:“你以为我是回来陪你的?我只是懒得去买你那个什么豆子粥。”

“其实这个时候,我还是希望你陪着我……会不会怪我太懦弱?”

“都懦弱这么多年了,还不都是我罩着你的。”

重莲轻轻笑了笑:“凰儿,前段时间我才听海棠和朱砂说,长安的福家布商才进了很多冰绡,我想如果把他们做成新衣给你穿,一定很好看。”

“你在跟我开玩笑么?我给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把我当成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姑娘来打扮,你少在我面前提那些花儿簪儿的,我难受。”

“不是的,我是说,做成新衣。”

林宇凰这才反应过来,咬紧牙关道:“那些是娘们儿喜欢的事,大爷不爱做。我倒是比较关心韦一昴新打的那把刀子,他号称比天鬼神刃还要利索,我不信。”

“你啊,怎么都还是不解风情。”重莲稍微握紧他的手,“有人说,前生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不知道五百世过后,凰儿是否会在我身边多停留一会儿?”

“我这人从来不说肉麻话,也不给人承诺,你这是在逼我。我这辈子我被你祸害多了,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下下下下辈子,你加起来都还不清。你积点德,说一点开心的事好不好?”

“我会等你五百世。”重莲仍在笑着,但已疲倦至极,眼睛几乎睁不开,“到时候,我还会带着你游奉天,参加英雄大会,去京城逛兵器铺,骑着白马,走遍长安的大街小巷,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在一起很开心。让所有人知道,我重莲……永生永世,深爱林宇凰……”

时逢初夏,红莲盛放的季节。

重莲躺在床头的样子,恍如熟睡一般,嘴角甚至还挂着浅浅的笑意。

到最后,他还是紧紧握着林宇凰的手。直到那只手都没有温度了,林宇凰还不肯放开。

雪芝从来没见过二爹爹这样哭过。但她知道,重莲断气之前,林宇凰绝对没有掉眼泪。

重火宫里所有人都参加了重莲的葬礼。入了棺,林宇凰用双手挖了坟坑,却在下葬的前一刻,又开棺抱着无力的尸体哭了几个时辰才松了手。

雪芝如何都不会料到,人生中第一次经历与亲人的生离死别,对象竟然是大爹爹。

之后几天几夜,林宇凰一直没有进食,穿着白褂子头顶白带子在重莲坟墓前守着,最后晕倒在墓碑前面。

林宇凰再次醒来后没多久,就彻底销声匿迹。

这也是雪芝不敢问他去了哪里的原因。

如果哪一天听到消息说,二爹爹也去世了,她真的不知还有多少力气去负荷这样的打击。

至于她的伤口,大夫说,没有及时处理,流脓了。过些年可能会淡些,但永远不会消失。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