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好不容易从月上谷撤离,一看到重火宫不少人想问又不敢问的神情,更加不高兴。wWW、QuanBen-XiaoShuo、cOM

在少林寺西南方向几十里外的客栈住下,雪芝也一直没有说话。

一人向隅,一堂不欢。大家都沉着脸用膳,待雪芝入房以后,都没人敢去打扰她。躺下后,一夜十起,心烦意乱下,雪芝只好一个人到客栈外面走走。

清风明月,花香寂寂。

少室山在不远处,山间透着稀疏的灯火。

雪芝心中其实明白自己并不是个闲人。小门派之间的事永远解决不完,要争夺回兵器谱的排名,英雄大会上一定要有人出头,这些目标一达到,恐怕更多的事又来了。

她知道自己需要调整心态。

“忘记上官透。”她捂着脸,低声道,“什么都不要想了,专心习武,忘记上官透……什么都不要想了。”

这时,客栈转角处,有女子阴恻恻地冒出一句话:

“情一字,原本就是江湖人士的死穴。雪宫主如此痴情,恐怕难成大器哦。”

雪芝愕然抬头。

自己竟然如此不小心,有人跟着都没发现。

那女子慢慢走出来:“女人啊,总是那么矛盾。都想跟着叱咤风云的江湖人物在一起,都想得到虚荣感和安全感,却总是拿不下,安不了心。”

“说得你好像就不是女人。”雪芝站起来,也渐渐看清了那人的身影。

原来又是满非月。

她刚一站住脚,身后一帮妖男又跟怪物似的蹿出来,男不男女不女,在大黑夜看去也是十分可怕。

“我当然不是女人。小女孩罢了。”满非月轻轻抚摸脸颊,“不过,我却有世界上最忠于我的男人们。”

妖男们又围着她,按摩揉背擦汗,还纷纷点头,无比殷勤。其中一个正在给她捶背的帅小伙道:“圣母今天也累了,早点把这人给消灭了,也好休息。”

然后又有人接道:“别,让圣母认真做事。别的人头最少都是五百两一个,这个还不止这个价钱呢。”

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道:“话说得没错,这年头,人越杀越少。我们生意红火是好事,但该杀的都杀光了,我们人还越来越多,剩下的事就只有收钱让别人捅自己。划不来。圣母啊,干脆涨个价算了。”

雪芝一听到这声音,仔细看了看那人。

果然是丰涉。他的头发右侧还是绑了几根小辫子,两年过去,除了长相更讨人喜欢,说话更让人讨厌,腰间葫芦更大以外,基本没变什么。

见满非月没有回话,丰涉又道:

“毒药毒蛊做得好不能当饭吃,脸蛋长得好看也不能当银票使啊。我们要求也不高,日图三餐,夜图一宿,你总不能把我们都卖到窑子里去。”

满非月完全无视他:“我们今天不是来杀人的。昭君说这妮子不肯去月上谷,让我们来劫她。谁要不小心把她给毒死了,我让你们死得难看。”

雪芝哭笑不得:“你们发什么病?我已经去见过他,才从月上谷出来。”

“我才不管你去了哪里,收了钱,我们就要照做。”满非月打了个响指,“给我上,绑了她。”

话音刚落,那一帮妖男就人手一根长棍,七零八落地冲过来。

雪芝一个纵身,所有人扑了个空。

他们很快恢复备战状态,列成整齐的一排,将雪芝包围其中。

雪芝手指强劲一扣,两掌左右击去,瞬间击倒两个人。那两人躺在地上,一脸迷茫,再站不起来。

“朱火酥麻掌?”棍子在手中转一圈,丰涉眯着眼睛,“这不是重火宫的招式么?”

“重火宫人,自然使重火宫掌法!”雪芝说完,一掌击中丰涉胸口。

丰涉应声倒下,还一边道:“哇,原来你是重火宫人!好厉害!”

这时,其他人又高吼着冲过来,雪芝夺走一个人手中的长棍,猛然跃起,在空中进行了后空翻,倒挂在房梁上,簌簌几棍敲在那些人头上。

“无仙经月功!”丰涉躺在地上,斜着眼睛看雪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非图文的无仙经月功!太帅了!女人,加油!”话音刚落,满非月一棍敲在丰涉头上。

很快,在场只剩两个人了。

雪芝将长棍往空中一甩,在长棍凌空的时候,两掌击在其中一人的腰部,抬腿踢去,又一跃接棍,连续而快速在他头上敲了数十次。又一次将长棍扔入空中,撇了那人的双手在背后交叉,接棍,将长棍插入双臂。那人的两条胳膊就像上了锁一样,再解不开。

“混、月、剑、第、九、重!”丰涉眼冒精光,无比崇拜地看着雪芝,“一睹此剑顶重,是我一生的追求!但是,最后一击应该是捅了他才对,为什么不捅了他?如果用剑的话,一定是鲜血狂飙身首分家,可惜了!”

满非月怔怔地看着雪芝,已经没有精力去打丰涉。

雪芝手中没了武器,但依然转过身,朝最后一个人做出备战状态。

那人丢盔卸甲,逃到满非月身后。

雪芝淡淡一笑,拱手道:

“承让。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