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火宫一行人刚走到月上谷门口,烟荷就长叹一声:“美女办事,果然就是比臭男人快得多啊。WWw、QuanBen-XiaoShuo、cOm”

雪芝一直没有说话。

这时她知道,自己早出来是对的。在那里多待一刻,她会爆发的可能性就越大。

海棠道:“宫主,我知道这样要求不对……但我看上官透对你百般谦让,其实和他处好关系不是难事。”

“以后谁再在我面前提到这个名字,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海棠又一次碰钉子,终于闭嘴。

在大家都要出去的时候,一个无比高大强壮的人影突然蹿到他们身后。雪芝正准备防御,穆远已经闪到她面前,长剑出鞘,指向那人的咽喉。

世绝看看穆远的剑,嘴角勾起一丝微笑:“重火宫的大护法果然身手了得。”

“过奖。”

尽管如此,剑还是抵着他的喉咙。

“我是奉谷主之命,来和雪宫主说一点事情的。”

穆远这才放下宝剑。

“雪宫主重出江湖,却招来不好听的名声,也不知是福是祸。拥有狐狸精的外貌是好事,但做了狐狸精做的事,尤其是对一个年轻姑娘来说,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我时间不多,请开门见山说话。”

“好吧,雪宫主如果不希望名声太臭,最好还是乖乖留下来,去我们谷主的房里走一趟,不然我这三寸不烂之舌,恐怕会说到雪宫主生不如死,后悔出生在这世界上。”

“你……!”雪芝指着他,怒道,“威胁我没有用!”

“我不威胁,我这就走。”

虽说如此,没过多久,雪芝如了上官透的愿,去了青神楼。

上官透不在客厅。

雪芝看着那挂了珠帘的卧房,心中更加焦躁,于是在门口等待。但很快,上官透的声音就从里面传来:

“芝儿,进来吧。”

雪芝怒气冲冲地杀进去,大声道:

“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

上官透站在窗旁,欣赏着才表好的水墨画,一听到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她的声音,立刻笑着回头:“还是没变。”

“竟然拿这种事来威胁我,恶心!”

上官透脸上依然挂着雷打不动的微笑:

“我何时威胁过你了?”

“你让你手下来说那些话……简直太卑鄙了!”

“我没让他说任何话,我只让他留下你。”上官透想了想,往前走两步,“他说什么了?”

雪芝微微胀红了脸:

“什么都没说!你让他闭嘴就是,我走了!”

刚转身,上官透就以他更加变态的身法,闪到她面前:“先不要走。”

雪芝充满恨意地看他一眼,打算离开。谁知她左走一步,上官透就往左挡一下,右走一步,他又往右挡一下。到最后,她实在走不掉,两拳打在上官透的胸前。上官透却单手握住她的双手,笑道:

“你恨我。”

眼前的人还是当初那个上官透,脸上还是挂着稳操胜券的自信与笑容,却完全不一样了。

原来岁月和经历,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上官透已经不会像当初那样,把她当成至宝来宠溺,来疼爱。

“我只是讨厌你。”她手腕不断挣扎,咬紧牙关道,“恨,还说不上。”

“如果当初我不是那么感情用事,我们早就在一起了。”上官透声音放得十分轻柔,“看,这就是当初我们一夜温存的地方,也是你把自己交给我的地方。”

雪芝的脸色渐渐发白。

“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

“当初我的芝儿可是敞开身体迎接我的,怎么到了今天,就这般绝情?”上官透转过头,用下巴指了指后背,“第二天我背上可是被你抓得伤痕累累,你居然还可以跑得那么快。难道就不疼么?”

雪芝嘴唇无法遏制地颤抖:

“你住嘴!”

“第一次都会疼的,不过之后的欢乐,你还一点都没体会到。”上官透慢慢垂下头,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要不要现在我们再试一次?”

“恶心!!”

“你觉得恶心?恶心为什么还要做?”上官透冷声道,“你不要告诉我你是被我骗了,更不要说对我是兄妹之情。当时我是被你诓糊涂了,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后来我去问人,没有哪个人说你的举止像是在对一个兄长。”

每一句话都一针见血,直击要害。此时此刻,雪芝发自内心讨厌他对自己说话的态度。

像是被剥光一样尴尬,她的眼泪大颗大颗落在上官透的手背上。

以前,他分明都是很温柔的。

“不是说不喜欢我么,那现在你哭什么?”

“喜不喜欢,对你来说,都不重要。”雪芝哽咽道,“我知道上官公子魅力非凡,喜欢你的女人很多很多……放过一个重雪芝,不是那么难的。”

“为什么?”

“我想早日忘记那一段不愉快的过去,早日和真心爱自己的人成亲。看在我曾经对你那么好的份上,请不要再找我了。”

上官透微微蹙眉,苦笑道:

“……连一次机会都不给我么?”

“对不起。”雪芝挣脱开,屈屈膝,转身走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