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非月为什么要熏你眼睛?”

“我不小心把她新养的毒蛊给弄死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然后?”

“所以她就熏了我呀。”

“你六岁的时候就在满非月身边了?”

“我好像自出生起就跟着她混哦。”

这个时候,一个健壮的男子冲出来,气得脸红脖子粗:“是你杀了我小弟?”

丰涉道:“我没想杀他的。只是看他喝的汤太油腻,给他加一点清淡的蔬菜,没料到他火气太重,救不活了。”

“你下了什么?”

“当然是钩吻啦。”

那男子虎目圆瞪,咬牙切齿扔出三个字:“你娘的。”

“我娘早死了,到下面去找她吧。”丰涉笑道,“喝点钩吻汤?”

“鸿灵观的人都不得好死!”那男子终于愤然而去。

丰涉哼笑了一声,回头继续看雪芝:“芝芝,我从来不敢相信,这天下会有姑娘像你这样的,武功又高,容貌又倾城。像你这么完美的女孩,恐怕全天下男人都在抢着要吧?”

“你怎么会从小就跟着满非月?”

“听圣母说,我老爹在江湖上惹了事,人家找到了我老娘,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把她杀了以后觉得不解恨,就把我的手脚筋都挑断了。我爹看我已经成了个废人,就把我扔掉。后来圣母见我好看,把我带走,所以我就在鸿灵观长大。”

“你被挑过手脚筋?你现在看上去挺健康的。”

“哦,我听别人说的,她在我的骨里种了蛊,那些蛊头尾都有小钩,连在一起可以替代手脚筋。它们也靠吸食骨髓维持生命——唉,你别露出那种表情,吸不了多少,我还年轻,骨髓再生速度快,够它们吸很多年。”

“那到老了以后呢?”

“我怎么知道。”

雪芝脸都扭起来了:“怎么会有这么残忍又恶心的事?”

“芝芝,我都没觉得恶心,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你父亲究竟在想什么?为什么把你扔掉?”

“我当时已经是废人了啊,他为什么不把我扔掉?”丰涉一脸莫名和不解,“不知道你怎么做宫主的,还没你下面那些护法聪明。”

雪芝顿时才明白,原来一山还有一山高,比她倒霉的人多了去。这丰涉也就十来岁的年纪,说着这些惨绝人寰的事竟然面不改色,满非月调教出来的孩子,果然没一个正常的。

没过多久,重火宫的人都出来了。雪芝一脸正色告诉丰涉,他不能再跟着他们。丰涉一句话就让雪芝又一次妥协:“我没钱,唯一的赚钱方法就是卖钩吻汤。”

一路上出现了不少事件。

雪芝经常回想起自己二爹爹。林宇凰十来岁的时候也喜欢害人,但从来不要人命。他可以把一个杀猪的玩到出家,一个□犯玩到挥刀自宫。林宇凰让个人生不如死,丰涉是直接让这人消失了真干净。有很多次琉璃都打算一刀灭了这臭小子,但穆远却总是阻止他,说他确实不杀好人,而且也没有必要得罪满非月。然后雪芝一声令下,一群人把他打得半死。

但是,打就能让丰涉停止杀人?有没有见过不游泳的鱼?

事件持续进行。

六月初,苏州。

雪芝在苏州和朱砂、砗磲,以及另外两个新任护法,云辉、瑶空等人会面。自从雪芝重出江湖,重火宫的人开始行动也是分外有面子。

苏州多年来都是一个样,朱户万家,满城风絮,行舟三百六桥下。

只是,几乎有点名气的门派都来了人,参加奉紫的寿宴。关于奉紫的好话,别的地方加起来,估计都没有江南一带多。

两岸灯笼高挂,水榭楼台。

在这座城中并没有住过太久,雪芝连通往酒楼的路是哪条都不知道。

但是,那一年的泰伯庙会,庙会中不少彩灯的模样,满街五花八门的面具,街上一些甜甜香香的小吃……还有拥挤的人潮中,一直小心护着自己的臂膀,却是如何努力去忘记,都再难抹去。

那时,她总有一种错觉。

好像自己永远会穿着红色的棉袄,拿着小风车,挽着昭君姐姐的手,一直顺着人潮往前走,一直一直走……好像永远都长不大,永远是个小丫头。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