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在听说上官透这些事以后,她竟觉得有些难过。WwW、qUAnbEn-xIaosHuo、cOm但也只有一会儿,她就发现妇人之仁差点又一次害了自己,立刻回神,人已经到了月上谷入口。

因为两年内人数的暴增,月上谷已经不像当初那样地大人稀,反倒像是个世家一样热闹非凡。如果不是里面的人有手握兵器的,这紫荆满岛,清河环绕的月上谷,看去就是一个世外桃源。

从正南方的入口进去,向人通报。一炷香过后,便有人前来说,谷主请宾客进去。

紫荆繁艳,红药深开。

雪芝带领所有弟子走过长长的桥梁。

河中轻舟重重,舟中的人一致向桥上的人行注目礼。

中央镇星岛。

除了周围多了不少紫荆,楼房扩建了些许,没有太大改变。从这里还可以看到东南方向的岁星岛,以及岛上最精致的建筑,上官透的寝房。密密层层的花丛中,树影下,一个石桌,三个石凳,还有草坪上的石子小路,楼阁上的“青神楼”三字,都还是和两年前一样……

想要退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但站在门外,已经可以看到正厅中的身影。如此熟悉,又如此令人害怕。

雪芝突然发现,要坦然面对过去,原来不是想象中那样简单。

上官透原本笑着和旁边的汉将说话,却也在瞥眼的时候,看到了她。

跨入门槛,脸上带着不自然微笑的重雪芝,竟让他有些认不出来。

曾经受到重雪芝的打击不小,而且对她从宠爱到动心,到愧疚,上官透良心受到谴责了两年,毕竟他基本上不会碰这种纯情的小女孩。重雪芝闭关后,上官透在和女人相处方面谨慎了很多,很多江湖传言也不过是以前留下的话柄。细细想一想,这两年他真正碰过的女人,两只手竟都数得完。让他远离花丛重归正业的是重雪芝没错,但两年过去,他又阅人无数,若说还对那个曾考虑要娶进门的小女孩念念不忘,或是有当年的漏*点,那肯定是假话。

原本,他是打算重新挽回兄妹关系,对重雪芝多加照顾,弥补一下当年的过错。

但是这一刻,他想要说什么,打算露出怎样的笑容,全部忘得一干二净。

连汉将那样良心被狼叼的男人,双眼都无法控制地长在了重雪芝身上。

雪芝站在深红镶花的地毯上,不敢直视上官透,一时竟有些无助。

不管现在她有多厉害,江湖上的人如何称赞她拥有惊世的美艳,她被上官透占有过的事实,自己极为重视的第一次交给眼前这个人的事实……永远无法磨灭。

但,这些都不是理由。

她知道自己很紧张,也在尽量掩埋内心深处的感觉。但是,还是在感到惋惜。自己曾经缠着上官透撒娇,赖皮地叫他昭君姐姐,他只要不在就会觉得时间难熬的日子,真的已经一去不复返。

如果当初不是自己太过冲动,或许他们感情还是一如以往。即便只是兄妹,即便没有拥抱和亲吻,即便还要继续看着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偷偷下来心酸很久……她最起码,可以留在他身边。

——想到这里,雪芝又有狠狠打自己一顿的想法。

那些奉紫之流才应该有的小女儿情节,她怎么可以有?

雪芝立刻抬头,朝着上官透微微一笑:

“上官谷主,前几日没有立即赶来,实在对不住。不知道现在再谈银鞭门的事,是否还来得及?”

上官透有些失神。

“嗯。”

“我们想替银鞭门还债,不知谷主意下如何?”

“嗯。”

雪芝有些拿不定主意了,看了看穆远。

穆远点点头。

雪芝又道:“既然如此,我银子也带来了。请谷主过目。”说罢击掌,让底下的人抬了两个大箱子进来。

箱子刚一打开,里面白花花的元宝闪闪发亮,让在场很多人都禁不住眯上眼睛。而站在上官透另一边的世绝,更是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上官透让人来清点了数量,然后朝雪芝点点头:

“没错的。”

“请谷主开个收条。”

上官透又迅速开了收条。

事情办得相当顺利,顺利到雪芝都有些不敢相信。但一想到上官透会这么干脆,多半是出自于对她的愧疚。一想到这里,再一想那一夜的缠绵,雪芝更加窘迫气愤,拿了收据就走。

“请留步。”

雪芝不耐烦地回头:“请问上官谷主还有什么指教?”

“我还有事想说一下,因为比较私人,所以请宫主禀退左右。”

“我想上官谷主一定没有太重要的事。告辞。”

重火宫的人出去了。

上官透看了一边双眼发直的世绝,道:“留下重雪芝,这些都是你的。”

世绝话都没说就直接往外冲。

“慢着。”待他回头,上官透又道,“重火宫实力你是知道的,今天穆远也在,硬碰硬对自己没有好处。”

“明白。”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