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一听说这个消息,立刻打算拒绝说请上官谷主自便。wWw、QuanBeN-XiaoShuo、Com琉璃说之前遇到类似情况,很多门派都是这样放话,包括武当。但真到穆远上阵了,对方很快就会被摆平。

于是穆远跟着去了月上谷。

又过了几日,穆远竟第一次与人谈判,以失败告终。

雪芝说,既然如此,放任不管好了。

海棠说,其实这样的事宫主可以去看看,毕竟林宇凰是月上谷二谷主,只是暂时回了重火宫,两个门派关系应该是最容易融洽才是。海棠还谈了很多,说上官透家世显赫,月上谷实力强大,和他们结盟绝对有利无弊。

雪芝默默听完以后,只说了三个字:我不去。

既然雪芝不同意,海棠也就不再多言。倒是琉璃比较八卦,跑来问雪芝,两年前闭关时,我听朱砂说你是去见了上官公子,怎么转眼就翻脸不认人了。

朱砂大嘴。雪芝特别想抽死她。

不过对于琉璃的回答,雪芝也只是四个字带过:与你无关。

倒是这一回,四大护法只去了两个,并且带上了新一代两名见习护法,烟荷和笙箫。为了防止护法们不认真培训徒弟,重火宫长老在护法中挑选的惯例已经取消。待老护法年满四十或者成亲以后,就会退位让徒弟上阵,以后徒弟拿的银子将会自动发送一部分给他们。护法之首像海棠还比别人的银子多,所以,为了让自己以后有好日子过,海棠挑了个年仅十五的烟荷当徒弟,打算从小抓起。海棠是个兢兢业业的大女人,可惜养出来的烟荷却是个满脑子粉色泡泡的小女孩。

一听琉璃问了雪芝,烟荷就跑来问雪芝是否认识上官透,他本人是不是像谣传中那样这么帅。雪芝听别人说他帅,火气更大,直接转身让人通知月上谷这事重火宫不管了。

两日过后,黄昏。雪芝起身回重火宫。

人还没出客栈,小二就跑来说,天快黑了,还是不要出城比较好,城外很乱,晚上都没人的。雪芝笑说洛阳晚上都会没人,无稽之谈。带着重火宫的人就出去。

天色慢慢暗下来。

雪芝出了城门,乘着马车,一路往登封方向赶。然后,她惊讶地发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现,路上确实没人。顿感怪异,突然后面传来踏踏马蹄声。她还没来得及探头出去看出了什么状况,马车就被狠狠撞了一下,几乎翻倒。雪芝心情原本不好,这一撞,几乎要出去揍人。

但脑袋刚一伸出去,另两人便骑着高大的黑马,都一手攥着冰寒闪亮的飞刀,高高举过头顶,一手拽紧缰绳,向前奋力奔驰。

速度之快,如闪电一瞬。

四把飞刀自两人手中甩出。

前面的马依然在奔跑,人却跌下来了。

雪芝快速探出头,对外面骑马的穆远道:“发生什么事了?”

“前面的人是银鞭门的执法,后面两人是月上谷的汉将和世绝。”

“月上谷?他们在追杀银鞭门的人?”

“是。”

“你为何不早告诉我?”

“宫主不打算去,这些事还是少知道好。这几天月上谷都在银鞭门清理门户,上面的人都打算卷钱出逃,被月上谷的人抓住,几乎一天干掉一个。所以一到晚上,这一块都没人敢出来。”

“怎么会这样?”雪芝喃喃道,“上官透不是这种人。”

“他不是这种人,他只是饲养这种人的主子。”

“……载我去月上谷吧。”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