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曼曼放出这样的话以后,那天去过的男人几乎都在帮着雪芝说话,说明明是丰城让的银子,为的是和重火宫打好关系,重雪芝也不过是礼尚往来说要拜访华山派,不见哪里有错。wWW、QuAnBen-XIaoShuo、cOM只是帮忙的越多,白曼曼恨意越深。慈忍师太不像白曼曼那样愤怒,但也摇头说,重雪芝一年比一年不如。

于是,原本女人们都不大待见的林奉紫,一夜之间,也变成了她们心中的圣女。

所以,六月间圣女的十八岁生日,也更加受到人们的关注。

林轩凤宠林奉紫,谁都知道。不过很多人都不会猜到,他为了给奉紫办寿宴,几乎把全武林有点来头的人都请了,筹备了四个多月,砸下的银子足以买下三分之一个苏州城。

重雪芝自然也收到了请贴。

不过在听说奉紫寿宴的消息时,雪芝根本没有心思考虑是否要去。

她人在洛阳,这个传说中江湖包打听最多的地方。有的人专门出售江湖一手八卦,价格公道便宜,遇到经常照顾生意的,还有八折优惠。雪芝原本只是当作娱乐,让朱砂花了几十个铜板打听了一下灵剑山庄、少林寺、月上谷最近的事。一提到月上谷,那小伙计的话就多了,所以很自然的,朱砂告诉了雪芝所有上官透的桃色消息。

雪芝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脑中回想起的,是她离开月上谷那一夜发生的事。

如果可以选择忘记这一段记忆,雪芝一定奋不顾身毫不犹豫。

可惜事与愿违。

说不曾乱想是假的。

她以为,自己带给上官透的,不仅仅是温存,或许还有一丝眷恋。

毕竟他抱着自己的时候,不论是在耳边温柔的呢喃,还是铭心的深入,还是深情凝望她的双眸,都让她觉得,他在向自己传达着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这么多女人对上官透又爱又恨的原因。

倘若她不曾入关,说不定早就缠着他,要他一定要对自己坦白,或者负责——这些行为,和别的女人又有什么区别?

负责?笑话!

这是没有能力的弱女子才会做的事,而她不是。

雪芝庆幸自己走得很果决,也庆幸自己没有提出这样令人作呕的要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求,更庆幸自己没有跟着上官透,对他死心塌地。

上官透的女人可以有无数个。但重雪芝,天下只有一个。

心态稍微平和了些,雪芝进入洛阳客栈。

她刚进去的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她,不过她的心思却不在这里。

安置了弟子,她叫上穆远,回到客房。

“和银鞭门又是怎么一回事?”雪芝放下手中的清单,抬头看向穆远。

“月上谷是一个威胁,不过不难处理。宫主不用担心,我会去办。”

“我要知道具体内容。”

银鞭门近些年一直依附着重火宫,不过重火宫处理事情实际非常保守正义,和外面谣传的截然不同。银鞭门门主王者香前年嗜赌成瘾,一下子亏掉了半个门派的银子。接着王者香迅速找重火宫帮忙,重火宫自然不理睬,还停止补贴他们。王者香一时气急,解除了两个门派之间的关系。但才离开没多久,月上谷那边就带人把银鞭门败了个彻底,控制了整个门派之后,美名曰不会灭他们门,可以保护他们,还会借他们大笔银子,只是利息有那么一点高。

为了还债,银鞭门的弟子们加倍干活,还花了大量的时间去打擂台,赚银子,但相对之前的亏空,实在是不足挂齿。月上谷这时又冒出来说,我们可以卖兵器给你们,让你们更好地赚钱还债,我们也好两不相欠。

然后,这个已经几乎发展成一个城的大门派,以上官透在皇城和洛阳张牙舞爪的实力,和月上谷在江湖上的名气,聘请了以韦一昴为首的大量名铁匠,疯狂打铁卖兵器,狠狠地捞了一把油水。

这样下来,银鞭门买了很多好兵器,确实在江湖上地位提高了不少。只是花了不少钱,自己赚得又少得可怜。欠着月上谷的债是越拖越多,到最后王者香终于坚持不住,早就发现中了月上谷的圈套,但后悔无用,只好顶着快丢光的老脸跑来重火宫,说上官透实都可以改名叫上官扒皮了,再这样下去,银鞭门肯定会被月上谷吞掉。

虽说银鞭门只是个二流门派,但沦落给月上谷作地基,也算是无限可悲。

雪芝听完挺无奈,道:“月上谷的势力已经如此惊人了,为何还要为难小门派?”

“一个势力的神速崛起,一定是建立在压榨其他若干个小势力之上。”穆远站起来,“不过宫主真不用担心,银鞭门落魄到这个地步,救之,他们会感激涕零;无视之,他们也不会造成什么威胁。”

“你打算怎么救?替银鞭门还债,然后换我们压榨他们?”

“不是压榨,是控制。虽然宫主可能不会赞同,但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方法。”

“不会,我很赞同。就照你说的去做。”

第二天,穆远就派人去了月上谷。

几日过后,那人回来通报,上官透说,要替银鞭门还债没问题,但一定要让宫主亲自出马,不然月上谷不认账。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