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少林寺兵器谱大会方结束。wWw。qUAnbEn-xIaosHuo。cOM这一回拿下兵器榜前两位的,依然是释炎和林轩凤。第三变成了月上谷的一品神月杖。不过很多人都没有弄明白,为何上官透又一次打到一半就跑人。多数猜测是他不想面对林轩凤,还有灵剑山庄。这样一来,他被驱逐的原因便更加神鬼难测。也因为上官透不曾尝过败绩,有人猜他实力比林轩凤,甚至比释炎还强。

不过,兵器谱大会的议论,却因为重火宫和华山的对决被撂下。

傲天庄在洛阳南方,是正统门派最喜欢聚集讨论比武的地方,又因为富可敌国的玉面司徒小公子,现在的司徒叔叔曾经砸过大笔银子在上面,所以整一个庄园美轮美奂,堪比皇宫。

原本主持人只是峨眉的一个大龄弟子,但一听说重雪芝要去,慈忍师太竟亲自赶去。

为了对决赶到傲天庄的人,自然不止是重火宫和华山派的人。

人多到超乎想像。

四月的傲天庄,丁香花开得正艳,雪白和淡紫连成一片,将楼房和比武场掩得隐隐约约,恍如仙境。整个庄园都散发着春季的芬芳,醉人的优雅。

丰城自然听说过重火宫最近的变动,一大早就赶到了洛阳,不过到场的时候,还是象征性地晚了一些。

至于他的宝贝儿子丰漠,则是早早地就抵达了庄园,让人一再检查佩剑头冠。

他只记得,近三年前的重火宫少宫主,已经拿下英雄大会前三十,并且能够接下慈忍师太数十招。虽然在天下人看来不过如此,因为她是天下第一人的女儿。但和她同辈的人都知道,这样练下去,武林霸主这个头衔,很可能会又一次被重火宫揽入囊中。

如今重雪芝年近二十,会强到什么程度,实在不可估量。

倘若自己打败了重火宫的弟子,那么重雪芝务必会出手,到时候如果败给这么个小女孩……

丰漠握紧双拳,对身边的小厮道:“你看看那剑有没有问题。”

“公子,这都是第八次了……”

“第八次也一样。再看看。”

这时,丰城低声跟身边的人说了几句,看着前方站成一片的弟子,回头叹道:“我以为我够拽,没料到重雪芝比我更拽。我故意晚来,她居然到现在还没到。”

话音刚落,便有登登马蹄声传来。

在场不少人都对雪芝的红衣白马印象深刻,不少男人都觉得她分外帅气。所有人翘首等待雪芝的到来。

丰漠立刻握住剑,浑身紧绷地站起身。

丰城将他按下来。

“任从风浪起,稳坐钓鱼船。就算重雪芝真出手,还有你老子我在不是?”

但是,骑马赶来的人却是报信的:

“重火宫宫主到了!”

丰漠松了一口气。

河水涓涓,环绕山庄流淌。丁香花白紫交错,连在一起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仿佛天边的流云,秀丽而淡雅。

这时,辘辘而来的却是慢悠悠的马车,不像比武,倒像出游。

马车停在一片垂落的丁香花枝下。

仍是红衣红裙,不过不再是棉绒的布料,而是红云一般的丝绸。长发乌黑一片,顺着肩膀滑落,直垂至腰际。

在场的人,眼也不眨地盯着花枝下的人。尽管看不到脸,但很多人都认定那不是重雪芝——重雪芝,何时穿过裙子,又何时有过这样婀娜的身姿?

然后,长而美丽的手指伸出来,轻轻拨开花枝。

花后的女子微微歪着头,嘴角扬起,似笑非笑,凝望着前方。

雪白和淡紫的丁香花瓣随风落下,飘扬洒满了整个庄园。

与此同时,林宇凰在重火宫,紧锁着眉,扁嘴道:“小时候芝儿那双吊梢眼只让她更像个讨打的死丫头,前几天我看她,却怎么看怎么像狐狸精。有这种想法,我还自责了半天。但等你一把她打扮出来,我终于知道,那不叫像,那根本就是。”

朱砂笑道:“当初你不还说莲宫主是公狐狸精么。”

“就是啊,你看看莲还是个男人都这样了,我的宝贝女儿啊……”林宇凰想了想,又道,“不过,闺女真的好漂亮,越看越漂亮。”

“哈哈,就是说么。宫主脾气暴躁,暴躁的人都活得久。”

“就像你么?”

朱砂额上青筋爆出,微笑道:“我现在温柔了。”

傲天庄。

雪芝微垂着头,慢慢走到丰城面前,淡笑道:

“见过丰掌门。”

丰城完全飞翔在另一个世界。直到身边有人推他,他才赶忙道:“啊,啊,好,雪宫主近来可好?”

雪芝轻轻掩嘴,低笑出声:“很好,掌门客气了。也不知道比武何时开始?”

这时,所有人才回过神来——这是打算比武。

下一刻,整个故事非常没有悬念地结束了。

“不比了不比了,我儿子做事冲动,就是他的错。这就算给了雪宫主一个人情。”丰城站起来,击掌道,“来人,把银子搬来。”

丰漠就这样变成踏脚石,被老爹踩过去。

“谢谢丰掌门,有空我定会登门拜访。”

雪芝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根本没有留意到慈忍师太和丰城小妾的表情。她也从来不知道,这样一句话,竟然让她走上了万劫不复之路。

半个时辰后,月上谷的人赶到,雪芝已经走了。

三天过后,林宇凰的乌鸦嘴又一次发挥了功效。

华山掌门爱妾白曼曼向不少武林人士宣告,重雪芝是不要脸的狐狸精,勾引她丈夫,还说要上门倒贴,还说,如果重雪芝能把那些不三不四的习惯收着点,她可以大人有大量,什么都不计较。

雪芝刚一听说这消息,立刻砸碎了手中的茶杯:

“有机会勾引一品透我都不要,我去勾引丰大叔?!要死!”说罢把手中的肚兜扔到朱砂手里,“都是你出的馊主意,还让我穿这个,穿这个有什么用?难道真的去勾引大叔!”

“不会不会,我只是希望宫主能像个女人一点。穿了这个,女人味散发自如……”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