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火宫再度崛起!

重雪芝继位宫主,复出江湖!

中原武林将要再次天翻地覆!

或许是前几年天下太风平浪静,重雪芝复出江湖的事才会闹得如此轰轰烈烈。wWW、QuanBen-XiaoShuo、cOM

两年前,重火宫冒出一个武功盖世的大护法,已经让不少门派人心惶惶。但穆远在少林寺上崭露头角以后,便又极少出现。表面雷声大雨点小的情形让不少人唏嘘,却让大门派十分担心。

如今,重雪芝闭关两年,武功大有所成,又有《莲神九式》在手,不少门派已经到了提心吊胆的程度。

阴天,雾气笼罩了整座嵩山。

山脚的炊烟四起,却隐没于迷雾与满山桃花之下。

重火宫。

朝雪楼。

手中的茶水渐凉,重雪芝却浑然不觉,只静静地看着穆远地上的同盟敌对门派名单。

虽然换下了沾满灰尘的灰衣,但她身上穿的,还是很普通的青色布衣。衣服显然比她的身材大了不止一个号,松松垮垮,将她身材衬得像个晾衣的麻杆。头发,也不曾改过,还是用布条把长发往脑袋顶一缠,刘海凌乱地散落在额心,毫无层次可言。

林宇凰坐在雪芝的身边。

他对女人了解不多。但林轩凤曾经告诉过他,这世界上没有不爱美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的女人。他听了以后只说废话,如果不爱美,那还是女人么。

此时此刻,他的女儿却打扮成全天下女人都不会考虑的模样。

入关前的雪芝也不爱打扮,但好歹衣服也是大红粉黄为主,颇有少女的朝气。如今这一身,真是让他彻底绝望。

虽说如此,雪芝那张脸却让他一看再看。

他还数了数,连穆远这种纯粹和尚心理的木头人,都转眼看了她不下五次。

她的五官越来越像重莲,气质却越来越不像。

林宇凰不想承认这种感觉,但是,他的女儿,尤其是这样垂着头的时候,真是越看越像个……

“和华山闹,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重雪芝抬头看了一眼穆远,眼神严肃之极。林宇凰立刻有了抽自己一嘴巴的想法——芝儿还是芝儿,这么可爱天真,怎么可能会像他想的那样。

穆远愣了愣,道:“有半年了。”

半年前,平湖春园在傲天庄附近搭了个擂台,类似于小型英雄大会,不过参加者必须是团体,得胜者可以挣不少银子。重火宫有一堆弟子参加了,但是以私人名义。恰好华山四弟子也就是掌门儿子丰漠也参加了,和重火宫的弟子打成了平手,重火宫占上风。平湖春园不知道重火宫人的身份,又不好得罪华山,于是判定华山胜。输的人自然不服气,报出重火宫的大名。平湖春园这下两面难做人,直接把银子扔出来走路。华山人多势众,抢了银子就跑。重火宫几个弟子回来告诉师兄妹们这事,带人上前踢馆。原本都是弟子们自己的事,不知如何就演变成了两个门派互相仇视,甚至惊动了长老和掌门。两个门派商量过后,决定让这些弟子过几天在傲天庄和丰漠再次比过,再判定谁胜谁负,银子归谁。

“时间还蛮长的。总得处理。”雪芝低低唔了一声,“我带着他们去吧。”

雪芝随便扔下的一句话,竟然又一次引起轩然大波。

多数人认为,其实这并不是解决两派弟子矛盾这样简单的事。谁都知道,华山是正派,重火宫是邪派。华山尾随少林做事,重雪芝又在少林寺兵器谱大会上摔了跟头。重雪芝才当宫主,就出面和华山对立。其实,重雪芝出面的真正目的,是要击败华山,间接向少林发下挑战书。

出发前几日,惹出这事的一个弟子来找穆远,小心翼翼地说:“大护法,你去劝劝宫主,这事不要闹大比较好,其实……其实我们赢得也不很光彩。丰漠带的人都是废材,实际上等于他一个人对我们一群……”

穆远看了他一眼,继续检查宝剑:“你认为现在说,还来得及么?”

与此同时,重雪芝坐在朝雪楼里,朝着朱砂尴尬地笑笑:“我还是第一次用这东西。”

“宫主别笑,此宝无人能敌。”

天下人都在等着看两大门派之间的对决。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