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透猛然站起来,温泉水四溅。WwW、QuanBeN-XiaoShuo、cOm他把披散的长发拧成一条,缠着脖子一甩,转了几圈,然后抱着双臂道:“敢小觑吾?上官公子乃是血气方壮,龙马精神!”

仲涛往下缩了缩,又仰望上官透,再缩了缩。

“怕了吧?”上官透扇扇风,长长伸了个懒腰,又潜入水中,一边倒退游,一边道,“刚说哪了?哦,对,林叔叔你特偏好韦一昴的东西,他的货确实不错,不过,我看你后来买那些刀剑,都不及你那把天鬼神刃。”

林宇凰道:“天鬼神刃好归好,但我用的时间不多,打算卖掉它。那得换多少元宝啊。”

上官透道:“别卖别卖。这世界上有很多的银子,而且,每天都会有新的。这天鬼神刃,全天下却只有一把,卖了可就没了。”

“反正我也是从我老娘那里骗来的。”

“不管怎么来的,好的武器就是要自个儿留着。”上官透这时已经退到了岸边,“这温泉真是太热,我上去休息休息。”

仲涛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雪芝,连忙道:“别,别。”

“不碍事,我身子骨强着呢。”上官透背对着岸边,双手一撑,跳坐在石头上,“昨天我发烧严重,说了什么话都不记得。说实话,林叔叔你别打我,我总觉得芝儿好像在照顾我。”

林宇凰自己洗着胳膊,还拍了两下:“我女儿会去照顾你?做梦。”

“真的假的?可是我有闻到她身上的味道。”说罢还吸了吸鼻子,笑道,“她说不定是真的关心我呢?”

“你想要亲近芝丫头,没问题。不过要等她成亲以后。现在放你身边,太危险。”

“等等,林叔叔,芝儿现在还小,不能谈成亲的问题啊。我怕她嫁错了人,受人欺负。”

“就她那脾气?”林宇凰嘁了一声,“她欺负人吧!倒是上官小透,你都二十二了,还没打算成亲?我跟你这么大的时候,芝儿都会打人了。”

“我还没有照着叔叔你说的话去做,迷倒全天下女人,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怎么成亲?不过,女人也没什么意思,还是秘笈和酒来得有味。”上官透打了个响指,“我这几日瞅中了少林寺的《大文殊杖法》,听说是菩提院专研的,要练出来一定很带劲。”又比了个舞杖的姿势,“我正打算去找我姨妈讨一本来玩玩。”

“你骗了你姨妈的武功都不错了,还打少林的主意?怎么不直接找释炎要一本《达摩八法神禅杖法》算了?”

“林叔叔你又拿我逗乐子。我先上去了。”

上官透一边笑着,一边站起来,拨了拨头发,转身走两步。

雪芝原本是一脸麻木,但没料到上官透会来个大转身正面□,还离她这么近,再上前一步,就要贴到她身上。立刻捂住嘴巴,惊叫一声。

上官透反应非常及时,二话不说,跳入温泉潜水。

林宇凰一抬头,呆愣了。

唯有仲涛,一直缩在小小的角落,双手捂脸,指缝却拉得很开,露出眼睛。

没多久,林宇凰把上官透拽出来,把他脸上的水一擦,往前一扔,就跟着仲涛躲到大石后面去了。上官透小心翼翼游过去,却被他们踹出来,只好在后面压低声音说:“不是说我病没好不欺负我么?”

林宇凰偷偷伸出一只眼,阴森森地扔出一句话:“上官公子你出面解决吧,我们都相信你血气方壮,龙马精神。”

“凰儿!”雪芝双颊微红,拽着林宇凰的一件衣服就扔下来,“你多大了?”

“三……三十五。”

仲涛低声补充:“你昨天还说自己三十七的。”

“凰儿你上来!”

林宇凰理了理眼罩,整了整头发,一声不吭地游到岸边,捂着关键部位上了岸,背过去默默把衣服穿好,又默默走到雪芝身边,低头:“芝丫头,我错了。”

林宇凰被雪芝带走了。上官透和仲涛两人面面相觑,简直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当晚裘红袖来访,和解语下厨做饭。但菜都全部做好了,上官透还是没有出现。待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才有一个小厮过来说,谷主说身体不适,想在房间里用膳。遂端了饭菜离开。

裘红袖喃喃道:“今天早上还说自己血气方刚的,怎么现在又不行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