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莲的兄弟姐妹中,只有一个妹妹活下来,应该就是眼前的解语。wWW!QuanBen-XiaoShuo!COm她小的时候很受重莲喜爱,重莲又深知待在江湖可谓步步惊心,便早早把她送到杭州,嫁给了一个年轻的世家子弟。可惜后面的事重莲就不知道了。解语新婚后才发现丈夫有虐待倾向,加上她两年后都一直没有怀上孩子,在她丈夫家里地位一日不如一日。到第三年,她总算怀孕,却在丈夫的一次暴虐中小产了。调养好身体以后,大夫却说她从此以后不能再孕。也就是说,作为一个这个社会背景下的普通女人,她的人生已经结束了。没过多久丈夫就纳了一个小妾,小妾一直都有坐正的想法。在怀孕后对解语的态度就像小姐待丫鬟,让她给自己做饭按摩烧水洗脚,解语都一一忍了下来。到孩子出世后,终于说动了丈夫休妻。这事闹得整个杭州沸沸扬扬,刚好那时的林宇凰路过,救了她。她原本就打算去投奔重莲,却从宇凰口中得知重莲去世,心中绝望,宇凰却说可以照顾她,让她跟着自己。于是她跟着宇凰修炼武功。原本年近三十的女人习武只能防身,但是她却练出了点名堂,连林宇凰都在感慨是不是姓重的都这么厉害。

之后,林宇凰和解语都一直待在月上谷。林宇凰纯粹是觉得这地环境不错,三十出头就开始考虑养老的问题。解语则是第一次发现,原来人生的意义不光是照顾老公和生孩子,她开始热衷于处理帮派事务、打点内务、招募弟子,成为了比上官透还要谷主的谷主。也正是因为两人时常待在一起,又年龄相仿,还都是单身,门派中有很多弟子都经常拿他俩起哄,暗地里叫他们师父和师母。

直到前一年,林宇凰才想起解语也都三十多岁了,再不找个人嫁可还真会耽搁终生,于是和她商量这个事,让她考虑嫁给武林中人,这样两人也比较有共同话题,对方也好保护她。解语却说,如果她嫁了人,那务必是要离开月上谷的。上官透年纪还小,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外面玩,要她也走了,这月上谷还真没什么人管,说什么也不肯走。宇凰只好拍拍胸脯说,二爷娶你吧。解语笑说你这样不怕对不起良心么。

林宇凰叹了一声,擦一把汗,终于说出了一句自己死也不肯在女人面前说的话:“其实,我也只能照顾照顾你了。因为,我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断袖。让我摸女人的手,还不如摸自己的起劲。”

解语听后相当惊讶,但很快忍不住笑了,拍手说好好,这样别人也不会继续说我是没人要的老女人了。

于是,一个断袖和一个弃妇的家庭,就这样由林宇凰和重解语组成了。

说到最后,解语都忍不住垂头笑:“或许你听上去会觉得有些古怪,但这世界上有很多夫妻都不是相爱的,纯粹是因为彼此适合生活而走在一起。像你两个爹爹那样相爱又适合,又不惧艰难险阻幸福过了这么多年的,真的很少。虽然你大爹爹去世得早,但宇凰常说,这样够了,如果他真和你大爹爹过了一辈子,那今生的债下辈子偿,他死后绝对不敢再投胎。”

雪芝眉毛扭了起来:“凰儿说话怎么永远这么不吉利?”

解语拍拍她的手背:“芝儿,如果你认为你二爹爹这么快就忘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了过去,那我只能说,你太不相信他,更不相信你大爹爹。”

“这关大爹爹什么事?”

“说实在的,你二爹爹跟谁在一起,恐怕都会拿来和他比较比较吧。你认为经过比较以后,他还会看上任何人么?”

也不知是不是雪芝的错觉。总觉得解语在垂头笑的时候,神态特别特别眼熟。眼熟到雪芝看一眼,都会有流泪的冲动。

在看到这样的神情……二爹爹不会想起谁么?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解语笑着出去了。雪芝在江湖上跑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温柔的女人。尤其是在见识过原双双后,她几乎认定了女人过了一定年龄都是疯子,但这个解语……不愧是大爹爹的妹妹。

雪芝躺在**,想自己给了林宇凰那块玉佩,他保证连续几天心情都好不起来。心中顿觉解气,很快沉沉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雪芝就迫不及待想去看看林宇凰是不是没睡好,于是跑去问一个小丫鬟他去了哪里。丫鬟说他在太白岛温华泉附近,不过让雪芝不忙去。

雪芝才不管那么多,直接乘船去了太白岛。问了路,摸索了半天才看到一个凉亭,牌匾上写着温华泉。雪芝穿过凉亭,前方是一排栅栏,栅栏后有一段石子路。顺着石子路走,空气渐热,烟雾缭绕,草坪上还有一堆一看就知道乱扔的衣服。

原来前方是个温泉。

雪芝心中一凛,意识到自己不该来,却听见林宇凰和仲涛的声音从水边传来:

“吾乃江湖第一怪侠林二爷,前方妖孽,报上名来!”

“汝等方是妖孽,纳命来!”

“汝分明是只狼精,还在吾面前大话!看吾混月剑!哈!”

“汝有混月剑,吾有神雀落日掌!喝!”

“哈!哈!哈!”

“喝!喝!喝!”

两个裸男在温泉中比武,泼水。另一个靠在岩石旁边,背着雪芝,忽然道:“狼精,汝踩吾足也!”

仲涛道:“汝此琵琶精,不要以为变成了昭君,吾便真把汝当了美人,吾可是不为美女折腰的硬汉!看吾洪水神功!”

眼见“洪水”就要泼过去,林宇凰却一个飞扑挡过去:“唉唉,说了上官小透病未痊愈,不欺负他,等他好了我们再逼他现原型。”

仲涛却直直地看着岸边。

他们的衣服全部挂上了树梢,雪芝单手叉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