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知道你这丫头一时半会儿的接受不了。wWw。QuANbEn-XiAoShUo。cOM”林宇凰笑嘻嘻地看看解语,再看看雪芝,“其实她不仅是你姨娘,还是你小姑姑。你大爹爹去世以后没多久,我才找到她的。”

“不不,我还是不信。你们都在逗我开心。”雪芝不可置信地摇头,忽然抬头看着林宇凰,认真地说,“大爹爹才去世七年。我以为他的感情……会值得任何人用一辈子去悼念。”

林宇凰怔了怔,苦笑道:“是啊,芝丫头说得没错。”

解语看了一眼林宇凰,抿嘴笑了笑:“你们父女两先谈谈吧。我进去看看透儿。”

解语刚一离开,雪芝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很难看:“如果你还想要我这个女儿,要么给我个合理的理由,要么,立刻离开她!”

林宇凰走过来,摸了摸雪芝的头顶:“芝儿,你别这样。”

雪芝狠狠拍开他的手:“我是认真的!”

林宇凰叹了一声:“芝儿,莲去世的时候,我才三十不到。二爹爹确实是个耐打的人,但人的一生太漫长……你和小紫总要嫁人,等二爹爹老了,谁能来伺候二爹爹?”

“如果你真的为了大爹爹一辈子不娶,我可以不嫁,守你到老!”

“傻丫头,你怎么可能不嫁?作为父亲,我也不能看着自己女儿陪着自己吃苦啊。”

“这些都是借口。”雪芝断然道,咬着牙关看着林宇凰,“二爹爹,虽然芝儿不说,但芝儿一直心中把你当作神来看。原来,你也不过是个普通的男人……”

“神不是那么好当的。这世界上,有莲一个就够了。”

“所以,任何普通人,都配不上他的爱。”

林宇凰笑容渐渐褪去:“是啊。跟他相处十多年,几乎每时每刻都是受宠若惊的。我又何时配得上他过?”

雪芝原想激怒他,未料到他还是这种反应,一时伤心又气恼,从手中抽出一块玉佩,塞到林宇凰手里:“你拿着,这是大爹爹生前最喜欢带在身边的玉佩。原本我想一直留在身边,虽然我认为就算给了你,你也会在几天内就弄丢。但我觉得,他肯定希望你能保管它。”

林宇凰接过玉佩,轻轻握在手心,微笑:“谢谢芝丫头,我会保管好的。”

“我真不敢相信,你这么快就变心了。”雪芝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多年前,林宇凰给重莲买过一支红玉莲金簪,莲花花瓣精工雕刻非常细致玲珑。半年后,重莲将之还宇凰时,金簪上的红玉莲花瓣已经被磨平。

林宇凰拿着那块玉佩,心中却是沉甸甸的。

重莲可以投入十二分的感情在一个人身上。胆小的林宇凰却不行。死去也是解脱,一了白了,什么都不带走,留下一堆烂摊子给别人收。而活着的人却要强忍住这样的悲伤,继续往前走。就像林宇凰自己所说的那样,他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一直在追求普通男人都想要的生活和快乐。所以,无论做什么事,他都会尽量避免想起重莲。

而普通人的痛苦,就是当他拼命想要忘记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却时时刻刻出现在他生命的每一个角落。

雪芝说,你这么快就变心了。

林宇凰嘴角依然挂着无奈的笑容。

说得倒是轻巧。若真能变心,还求之不得呢。

只是,被重莲爱过的人……还能再爱上别人么?

倘若重莲还活着,或许可以挑他毛病在他强迫自己留下时逃跑,重新寻找一点解脱时的刺激。但如今,重莲解脱了,留给林宇凰的,却是永恒的枷锁。

“重肥莲,你是把二爷这辈子都害惨喽。”

林宇凰的指尖轻轻磨擦着那块玉佩,原本英气十足的面容瞬间苍老了起码十岁。

这个时候,有人敲了敲雪芝的房门。

雪芝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声进。进来的人,却让她一下从**跳下来。

“芝儿已经睡了?”探头进来的解语微笑着退开,“那我明天再来好了。”

“慢着!”雪芝道,“有事今天说。”

解语走到桌旁:“伤好一点了吗?”

“已经没事了,你有事直接说。”

“果然和宇凰是一个脾气。”解语略显惊讶,又笑道,“我就是来和你说说你二爹爹的事。”

“你先坐吧。”

“谢谢芝儿。”解语靠着窗口坐下,想了想,抬头道,“其实你误会他了。他今天跟你说那么多话,应该是不希望你责备我。我不知道你是否在你大爹爹那听过我的事?”

雪芝点点头。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