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就这么暂时在月上谷住下了。wwW!QUanbEn-xIAoShUo!coM虽然月上谷地理位置封闭,但对外面的消息可是非常灵通。没过多久,江湖中的最新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月上谷:重火宫有崛起的趋势,而带头者是身怀绝技的大护法穆远。几乎是一夜之间,穆远名声大噪。

一提到重火宫,雪芝又开始想不开。也是同一时间,林宇凰把她和上官透叫到一起,坐下来谈了一个晚上。

原来林宇凰当初离开重火宫,是重莲的意思。重莲看出林宇凰宠腻女儿,雪芝也相当依赖宇凰,这样下去将无所成长,于是让他离开几年,待雪芝满了十七岁再回去。雪芝提前闯入月上谷又另当别论。在这之前,林宇凰曾经修炼过性质和《莲神九式》极其相似的内功《青莲花目》,功力暴增,除去重莲,便无出其右。但是重莲生怕这门武功会宇凰带来负面作用,便劝宇凰废之。宇凰自然照做。这些年宇凰在重火宫修习过不少招式心法,所以即便少了《青莲花目》,在江湖上也是难寻的高手,只是再不像以往那样所向无敌。

近百年来,重莲是中原武林历史上第一个练成《莲神九式》的人,所以他猜测自己死后,即便它深锁宫内,将会有不少人觊觎这本秘笈,于是自己私下谱写了两本堪比“莲翼”的秘笈,交给宇凰,让宇凰在女儿过了十七岁开始修炼。

林宇凰与雪芝沟通过后,发现事实果然如重莲所料,《莲神九式》遭窃。

林宇凰道:“既然被偷,那很快就会有人被秘笈操纵心神,滥杀无辜。如果我们不加快速度,恐怕会天下大乱,也必然会殃及重火宫。”

雪芝道:“那我们应该现在就开始修习大爹爹谱的秘笈吗?”

“嗯。”林宇凰想了想,拿出一个深红色皮子的册子,放在桌子上,“这个。”

雪芝将之拾起,上面以毛笔写着五个瘦硬挺拔的字:三昧炎凰刀。

雪芝想了想,道:“二爹爹,这武功很适合你练,我知道。但我不修刀法,你应该清楚吧?”

“清楚。所以,莲还写了一本《沧海雪莲剑》。”

“那我没问题。”

林宇凰长久都不说话。

上官透试探道:“林叔叔,秘笈是不是出问题了?”

雪芝道:“估计被偷了。”

“猜对了一半。”林宇凰看雪芝一眼,轻轻吞了口唾沫,“……被抢了。”

雪芝终于耐不住爆发,猛地一拍桌:“你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弄丢了?!”

“我也不想的。”林宇凰小声道,“可是我刚一背着东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西出来,就被人打劫了。对方武功实在很高,抢了东西不说,还在我身上划了几个口子,撒了一堆毒,我想跑也跑不掉啊。”

“如果是被人抢了,怎么这一本还在!”

“因为这本我当时忘带了,是后来回去拿的。”

“如果那人用了毒,你怎么一点事都没?”

“你奶奶提炼了两颗丹药,吃了百毒不侵的,我和上官小透一人一颗,又让殷赐帮忙打通筋脉,所以……”

“你……你不要告诉我,你没看清那人长得什么样。”

“是没有看清楚啊。他蒙面,而且身法很快。我知道他是男的。”

“凰儿,你要死!”

“不可以随便诅咒爹爹死的。”

雪芝差点有谋杀亲父的**。忍了很久,终于接受现实,拿过那本《三昧炎凰刀》:“行,就算是刀法我也认了,从明天开始我会练刀。不管怎么说,大爹爹交代的事一定会做到。至于另外一本秘笈,我会想办法找回来。”

林宇凰忽然又拍拍雪芝的脑袋:“我知道我们芝丫头的脑袋最聪明了,这秘笈中的奥妙,也等着芝儿来琢磨。上官小透,你也要多帮着她一点。”

上官透笑道:“是。”

雪芝没有留意林宇凰说的话,自己下去看秘笈了。

多年前,重莲再三吩咐,《莲神九式》是重火宫的秘宝,是重火宫的象征,万不可失。但从此以后,不得让任何人修炼此邪功。为防重火宫的人担心过多而修炼,外加处理雪芝被重火宫逐出一事,林宇凰打算回一趟重火宫。

林宇凰行动可谓神速,放话完了第二日便出发,留了雪芝在月上谷。

时间不等人。上官透和雪芝也开始钻研刀法。

北方辰星岛,练武场。

灰白的巨大石制阶梯,阶梯中心有一块广场。广场后方是葱翠的密林,正中心刻有一个占了一半面积的八卦图。

离正式练武还有一段时间,因此在场的所有弟子都在擦武器,简单比划。月上谷使用杖法,唯有上官透身边的小厮抱了一堆刀,扔在地上,引得所有人注目。雪芝一看那堆兵器,又想起了自己在重火宫艰辛的修炼岁月。

上官透挑了一把上好玉环刀,左右看了看,递给雪芝:“用这把,试试。”

雪芝握住刀柄。上官透刚一放手,雪芝的手几乎被拽到地上去。

“怎么这么重?”

“刀还好了,杖要重一些。你现在先用用看,觉得顺不顺手。”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