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不止一次听人偷偷议论过,没有重莲的重火宫,什么都不是。Www,QUAbEn-XIAoShUo,cOM

如今,她亲眼目睹重火宫的没落,却什么都做不了。

雪芝扑过去,把黄榜撕得粉碎,一下跪在地上,泪水夺眶而出。只是,所有人都在观看少林和峨眉的对决,无人留心这个小小的角落。

过了许久,镶有白绒的靴子停留在她面前。她无力气抬头,只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

那人在她面前跪下来,停了停,才像下定决心一般,搂住她的肩。

“对不起,是我刚才太冲动……”

“你不要在这里装模作样了!”雪芝躲开他,支身站起来,“我说不让你随便找女人,你就为了你那种可笑的理由打败重火宫!而且,那个人还是我最讨厌的!她是你的女人,对吧?你不替她出面,会少了点尊严是吧?那我告诉你,没了重火宫,不要谈尊严,我连生存意义都没有了!”

“我不是因为她才去的。”上官透连忙上前一步,“你要相信我,我和林奉紫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也与我无关!你以后爱跟谁好跟谁好,我再也不会过问!重火宫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芝儿,你不要生气。我向你发誓,以后任何比武,你要不允许的,我都不会参加。”

“说了有什么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愤怒几乎完全淹没了雪芝的理智,“自从那次那件恶心的事发生过后,你就变得越来越令人讨厌!到现在,我连看都不想看到你!”

扔下这些话以后,雪芝立刻开始后悔。

上官透瞠目看着她,根本无法对她说出的话作出反应。很快,看到明显受伤的神情之后,雪芝更加后悔了,她往前走一步:“我……”

剩下的话却被突如其来的吻堵住。

雪芝立刻推开他,满眼的不可置信,慌乱地后退两步。上官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透却一把将她搂入怀,几近疯狂地吻她。雪芝脑中一阵嗡鸣,几乎无法站稳。呜呜呻吟两声,挣扎着想要退开,却完全不得动弹,只得在他胸前使劲捶了几下。上官透这才反应过来,渐渐松开她。

雪芝一从他怀中脱离,毫不留情地给了他一个耳光。掉头就走。

上官透白皙的脸上很快浮起了红印。但他甚至没有碰一下脸颊,就只靠在墙上发呆。擂台上激烈的比武,擂台下惊天的呼声,都完全入不了他的耳。

他似乎只听见雪芝一个人的声音。

她在说,你变得越来越令人讨厌,我连看都不想看到你。

半个时辰过后,上官透回到裘红袖和仲涛那边。

裘红袖用胳膊捅捅仲涛,悄悄说:“上官果然是一品透。虽然没有喜欢过人,但现在这模样,还真像个情场失意的,难怪骗了这么多人。那神态看得我都快哭了,别人能不信么。”

仲涛笑道:“所以我才一直很佩服光头么。”

这时,雪芝站在少林大门外面,抱腿蹲在地上,缩成一团,脑中不受控制地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就算反应再迟钝,她也知道刚才上官透的所作所为代表了什么。

这样对她,那对那些他一视同仁的女人有什么区别?

两个爹爹都不在,好不容易出现一个对自己好的哥哥,却做出这么混蛋的事。

雪芝原本就很难过,这会儿更加委屈。

从那以后,上官透铲掉林轩凤,荣升雪芝最讨厌人排行榜第二名,位居林奉紫之下。

(全本小说网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