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一直昏迷不醒,混混沌沌中,依然梦到小时候的事。Www!qUAnbEn-xIaosHuo!cOM她只有六七岁的时候,只要跟重莲走在一起,几乎所有人都说他们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然而到现在,雪芝再照镜子,却已记不住重莲的模样。

时间过得太快,隔得太久,她能记住的,只有大爹爹站在人群中清高美丽的模样,那张脸和别的人比起来,特殊到简直不像个人。没有人见了他不发呆的,就连林宇凰都经常看着他叹息说,大美人,你怎么能长成这个样子?

想起宇凰,她的二爹爹,她心中剩下的就只有悔与恨。悔自己对他不够好,从来没怎么孝敬过他;恨他抛弃自己,仅仅是因为承受不住重莲的去世,孤身远走天涯。

梦中的她,还只有五六岁,宇凰还是一个刚当爹爹的年轻男子。她捏着两只肥肥的毛毛虫,偷偷塞入宇凰的衣服。宇凰非常没有当爹的气度,把她的脸都捏到变形,还恶狠狠地瞪她。她也不敢示弱,大声骂道,凰儿,你怕了吧!

然后宇凰把她扔到紫棠山庄,和司徒雪天待在一起。连续好几个月都没有来接她。后来,她一看到二爹爹,眼泪就像瀑布一样汹涌而出。二爹爹还在这个时候逼她,问她是不是想自己。她一嘴硬说不想,二爹爹又跑了。虽然气愤,但雪芝还是时常想,如果二爹爹还在自己身边,那该有多好。

朦朦胧胧中,她慢慢睁开眼。

眼前水雾弥漫,竹制的门外,冷烟水声中,数条小瀑飞泻而下,苍雪一般覆了她的视线。然而,幽静水潭中却飘浮着一片片莲叶。只是时节未到,未绽放出花朵,唯有条条火红鲤鱼在圆形的绿叶儿下游走。

也是同一时间,她才反应过来,又是梦。这样的梦,也不知做了多少个。

雪芝勉强支撑身子坐起来,一个穿着淡蓝仙衣的男子却端着碗,跨步入门。一看到她,略显吃惊:“竟然醒了。年轻人身体果然就是好。”

雪芝正要问自己身在何处,另一个人也跟着跨入门。

这一下,连时间仿佛都停止了流转。

门前站着的男子,身材偏瘦,骨架相当标致,看上去约莫二十七八,一只眼睛瞎了,戴了眼罩,但五官相当俊秀讨喜,眉宇间还透露出寻常人少有的英气与自信。

他跨过门槛,朝雪芝走来。

雪芝的目光一直顺着他,直到他坐下。

他摸摸雪芝的刘海,锁紧眉头:“你这死丫头,怎么受了这么多伤?”

一听到他那万年不变的少年音,雪芝二话不说,闭眼扑到他怀里,将他紧紧抱住,死活都不放开。

“……芝儿?”

雪芝的眼泪再不受控制,汹涌而出。

“芝儿芝儿?”

再一听到这听上去颇无辜的声音,雪芝忽然大哭出声。

门口的蓝衣男子道:“大眼鸟,你竟然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还是这么小的,你也不怕被雷劈。”

林宇凰回头,凶道:“你傻了?这是我女儿!”

“你女儿?”蓝衣男子惊讶道,“怎么都长这么大了?”

“我都三十七的人了,女儿能不这么大么?”

“你前几天才满三十六。”

“三十七。”

“好好好,三十七。”蓝衣男子道,“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她跟重莲真的长得好像啊。尤其是眼睛,像神了。”

林宇凰看他一眼,不回话,又拍拍雪芝的肩:“芝儿,有没有想二爹爹——啊。”

最后一声,是因为吃了雪芝一个惊天铁拳。

蓝衣男子惊讶地看着他们。

“凰儿你要死!”雪芝掐住林宇凰的手,一口咬在他胳膊上,含糊不清道,“你居然把我扔在重火宫一个人跑了,你说,你有什么理由你跑,你是不是当爹的!”

林宇凰嘶了半天,急道:“你以为我想跑么,你要怪去怪你大爹爹去,他叫我跑的。”

雪芝忽然不咬了,愣愣看着他:“为什么?”

林宇凰道:“这事我再慢慢和你说,你这几天在谷里调养调养身体,等好了你把最近发生的事告诉我。唉,怎么伤成这样,自己的心肝,看了心疼。”说罢摸摸雪芝的脸颊。

雪芝得出一个真理:世界上所有的女儿,都没办法真正跟老爹发火的。

一想起重火宫在兵器谱大会上受到的欺负,雪芝又一次扑到林宇凰怀中,呜咽起来。

“我现在越发觉得大美人的决定是对的。”林宇凰拍拍她的背,“看这丫头,越活越小了,以前还特凶,现在就知道撒娇。”

雪芝哭够了,抬起红肿的眼睛看着林宇凰:“二爹爹,我们在什么谷啊?”

“当然是月上谷。”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