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雪芝看到跳上擂台的人以后,瞬间无声了。Www,QUAbEn-XIAoShUo,cOM夏轻眉上去以后,没有太多人惊讶,倒是有不少女人尖叫。这些女人中,最少有一半是雪燕教的。其中,原双双又是嗓门最大的一个。裘红袖看了一眼那一堆小姑娘,眉头一皱,压低声音道:“按道理说我不是那种会看不顺眼同性的人,但为什么我一看到那帮小女孩,就这么想掐死她们呢?”

雪芝回头,面无表情道:“不止是你,我也想打她们。尤其是那个姓林的。”

“姓林的?”

“林奉紫,最高最瘦那个。”

“啊,我知道你说的谁了。”裘红袖沉吟片刻,“她还好,感觉挺纯挺漂亮的。”

仲涛也凑过去看了看:“哇,明明就是个仙女,是吧,光头?”

“芝儿漂亮些。”

雪芝回头瞪了上官透一眼:“不要你来说这些!烦人!我才不管她漂不漂亮,我只是不喜欢她这个人,从里到外都讨厌!”

上官透当没听见。

台上已经动手了。

在兵器比武过程中,如果一个人使用的是甲剑,那甲剑的剑法就必须是使用频率最高的。夏轻眉带的是坤元剑,一上场却使了灵空剑法。几招过后,夏轻眉才换了坤元神剑,再接几招后,又换做虚极七剑,反正灵剑山庄的剑法都被他用完了,但总体说还是没有犯规,坤元神剑使用次数最高。每次夏轻眉出手,底下的姑娘们都会叫一声。尤其是在他使用轻功飞起来,飘逸的腰带也跟着飞起来的时候。

穆远却像是执行任务一样,一直使用混月剑法,剑不像夏轻眉那样花哨,却一针见血,每次都差点击中夏轻眉,却又恰好错过。

仲涛道:“我不知道穆远为什么要这样让着他。”

雪芝道:“有吗?应该不会吧。夏公子武功不弱的。”

上官透道:“确实不弱,但是相对穆远来说差了很多。我想大概跟重火宫和灵剑的关系有关。而且,我敢保证,这场比武的结果不会是夏轻眉剑脱手或者掉下擂台。”

雪芝一脸雾水地看着上官透。

“没事,芝儿好好看着,这些对你以后习武都有很大帮助的。”

在过招几十回合以后,穆远和夏轻眉的剑锋相对,都指向对方。灵剑山庄的剑总是比别的门派长、细,所以这样对刺的结果,通常是对手中标而自己安然无事。眼见夏轻眉的坤元剑就要刺中穆远的脸,穆远却一个后空翻,一腿踢中夏轻眉的膝盖。夏轻眉半跪下去。这时仲涛的脸扭了一下,嘶了一声:“好痛。”像是他自己被击中。

雪芝才想起,极可能是夏轻眉身上旧伤未好,这会儿击中了要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害。顿时又瞪了上官透一眼。上官透还是没反应。

与此同时,穆远的剑已经指向夏轻眉。

“重火宫混月剑!”释炎在后方大声宣布。

夏轻眉人才还没下去,一个淡紫色的瘦削身影就飞了上来。

“我和你打。”林奉紫啪地舞动长鞭,“击败一个负伤之人,不算你赢。”

穆远愕然:“夏公子,你受过伤?”

“没有。”夏轻眉忙道,“师妹是见我输了不服才这样说。穆大护法身手确实了得,在下甘拜下风。”

仲涛叹道:“看来,被穆远在擂台上击败,和被你在底下暴打过,他觉得后者更丢人……”

“昭君姐姐,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打他!”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打他了?”

“你……!”

“芝儿乖,看比武。”

穆远看了奉紫一眼,低声道:“在下不想和姑娘动手。”

“那算你输。”

穆远蓦然抬头,进退两难。

雪芝高声道:“穆远哥你做什么?看她柔弱就不舍得动手了?扁她!扁她!”

台上的奉紫看下来:“姐姐,我一直向着你,你居然叫别人打我,你……”

“你这黄毛小丫头,还敢说这么恶心的话,看我上来就把你揍成扁的!”雪芝作势要飞上去,却被上官透拽住:“芝儿,你没门派,上去也没有用。”

“那我今天入了月上谷,我替月上谷打。”

“月上谷的杖法和刀法,你会哪一个?”

雪芝一脸愤恨,咬牙忍下。

比武在瞬间毫无悬念地得出了胜负。奉紫委屈地一甩鞭子,指着穆远道:“我可以被姐姐打败,别人都不可以!我林奉紫总有一天会打败你!”

穆远给她说得有些尴尬,正想上前再说两句,奉紫却已跳下擂台。

连战三场的人可以休息一轮。穆远下台休息。

待少林和峨眉的弟子比过,峨眉胜出以后,又到了可以挑战穆远的时候。各大掌门都觉得不是上阵的时候,弟子们又不敢妄然挑战。穆远站在擂台上,有点独孤求败的味道。

“穆远哥这回是替我们出尽了风头啊,真厉害。”雪芝回头看上官透,发现他不见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