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以前不是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但亲眼看到又另当别论。wWw。QuanBen-XiaoShuo。cOM

那一夜过后,上官透就被重雪芝光荣地列入了最讨厌人的名单中,位居第三名,仅次于第一名的林奉紫,以及第二名的林轩凤。

虽说如此,雪芝对自己口无遮拦的行为非常后悔。上官透的私事,她本无任何资格去插手或者评价。次日清晨,她便下定决心要去向上官透道歉。敲了敲门,上官透在里面说请进。雪芝刚一推门进去,就看到他正散着发喝茶,胸前衣襟微微敞开,眼下还有一圈淡淡的青色。雪芝站在门口不动,满脑子又开始自动回放前一夜看到的事。

“芝儿?”上官透连忙扣好衣服,又赶忙挽起头发,从桌上拿了孔雀翎发簪,三下五除二就把头发弄好,“……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雪芝也是第一次发现,“对不起”三字,是如此难以启齿。但还没到她说话,上官透便道:“吃过早饭没?”

“还没有。”

上官透立刻站起来:“走吧,我带你下去吃。”

雪芝情绪消极地跟着他下去,一言不发地吃完一顿早饭,又默默退回房间,连练武都直接省了。到晚饭时间,雪芝又跟着上官透到楼下去用膳,但很不幸地,她在二楼看到了春容。只是春容的性情突然变得温和许多,虽然有些别扭,但她确实有给雪芝献殷勤的趋势。被之前还趾高气扬的美人这样对待,雪芝无论怎么说都会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只是一看到春容那张依然不带笑的脸,她又一次想起其躺在桌上双颊发红的笑容,顿时胃口全无,随便吃了一点就上楼。

这一晚春容没有继续留在仙山英州。

晚一些上官透又敲了雪芝的房门。坐下后,上官透道:“我都听红袖说了,春容说话冒犯了你,对么。”

“没有,还好。”

“如果是这样,以后我再也不和她打交道。”

雪芝一听这话,火气就上来了:“你这话说得到轻巧。什么都做过了你当然不想再看到她,不要拿我当挡箭牌!”刚说完,又一次想抽自己一嘴巴。

上官透和雪芝大眼瞪小眼,良久,才酝酿着说了一句话:“昨天,你都看到什么了?”

“我看到……脱衣服。”

“那之后呢?”

“然后红袖姐姐叫我,我走了。”

上官透像是大大松了一口气,又把椅子搬得近一些:“芝儿,我是不是把你吓着了?”

“没有,我,我不过有些吃惊而已。”雪芝下意识后退。

“或许你现在看上去,会觉得可怕,但以后等你成亲,就不会这么想了。”上官透依然在想方设法把这事描绘得婉转些,“到了一定年龄,你总是会想主动亲近喜欢的人。其实这件事,就是两个人在一起接触的最亲密方式,会很幸福,也很美好。”

雪芝认真听着,发现只要不回想前一晚,还是可以接受的。然后她又把注意力集中在第一句“你总是会想主动亲近喜欢的人”上。于是,顺理成章地,她就想起了自己扑到上官透身上蹭来蹭去喊昭君姐姐的情景。只是矜持的昭君夫人鲜少回抱她,多半都只是在她背上轻轻拍两下。

雪芝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最后禁不住扑到桌子上,把脸埋进双臂。

——这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

上官透靠过去看看:“芝儿,你还好吧?”

“还好。”

“其实跟你说这么多都没有用,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上官透轻叹一声,“以后只要我跟你在一起,都不会再和别的女人说话。等你长大些,能接受了再说。”

雪芝不说话。

“芝儿,别想太多,知道吗?”

雪芝忽然坐起来:“以后也不可以。”

“什么?”

“以后也不可以再跟别的女人在一起。”

上官透略显吃惊:“为什么?”

“……或许等我能接受了,我可以考虑让你去找女人,但是你不可以花心,挑中的女孩还一定要给我选,我满意的你才能要。”

上官透拼命忍住笑意:“这样说话,不会太任性么。”

雪芝想了想,撑着下巴说:“其实我真不知道你找那么多女人做什么?如果说喜欢那样的事,有一个妻子就可以了啊。而且,芝儿都说过,会伺候你的。”

上官透看着雪芝,彻底说不出话来。

雪芝伸手在他面前摇了摇:“昭君姐姐?”

上官透快速晃晃脑袋,琥珀色的瞳孔,竟像是半透明一般明亮。他温柔地摸摸雪芝的头,微微笑着:“就听你的。从今以后,透哥哥绝对不会再看别的女人一眼,芝儿也不要再因为这种小事,随随便便说出讨厌我的话,知道了吗?”

“啊,那个。”雪芝终于找到一个好借口,“其实是我昨天听说你把夏公子打了一顿,心情不好,所以才……”

雪芝有些不好意思,上官透脸上的笑容却消失得极快。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