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上官透对穆远的了解又何止是一点点。WWw。QuanBeN-XiaoShuo。Com雪芝只要一和他聊天,就一定会提起在重火宫的穆远哥。上官透不知道真正的穆远是怎样的,但从雪芝口中听来,他是一个神人,是一个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

穆远和海棠是一类人,最大的特点,便是没有特点。而且他是被重莲收养的,在承受了对重莲的崇拜带来的巨大压力之后,穆远的性格便被磨得越发没有棱角。他早睡早起,生活规律,每天除了用膳睡觉出恭,剩下的时间,一丝不漏,习武,研究秘笈,及处理重火宫的内务。也就是说,他完全不需要娱乐时间,说做就做,效率还非常高,善于洞察事理,从来不在任何他认为无用的事上浪费时间。另外,穆远是个左撇子,无嗜好,无野心,仿佛不需要任何**支撑,便有无限动力。排除掉武功等因素不看,一个没有**的人,就是没有弱点的人。要击败这样的人,唯一的方法就是杀了他。但很多时候,杀死一个人并非等于击败他。

但是,是人就一定有想要的东西。只是穆远想要的东西藏得比较深,没有人知道而已。

此时,穆远道:“我已经和长老们商量过让你回来的事了,他们态度依然比较强硬。你有没有回来的打算?”

雪芝道:“其实琉璃说得没错,在外面闯闯也是好的。过几年等我变强了,他们一定会重新接纳我。”

“你是真这么想还是回不来说的大话?”琉璃瞥一眼雪芝身后,低声道,“亦或是有别的原因?”

“当然有了。”雪芝笑道,“我现在过得不知有多快活,哥哥姐姐一大堆。”

“哼,有所耳闻。”

海棠和朱砂对望一眼,朱砂道:“唉,少宫主果然还小。不知江湖人心险恶……咦?她人呢?”

雪芝早已回到上官透那边。

都说这两年是释炎年。释炎去年在奉天主办英雄大会,现在又作为兵器谱大会的常任主办人出现,正在宣读去年兵器榜的前二十名。然后,第一个对上的,是酿月山庄的酿月剑和南客庐的碎满轮。

不少人已经站在擂台下,吃力地仰头,看着擂台顶上的比武。

南客庐发起挑战,但九成的人都认为酿月山庄最后会获胜。可惜兵器谱大会毕竟是在少林举行,很多英雄大会能找到的乐子如赌博下注,贩卖二手兵器,跳楼价铠甲,在这里一律被禁止,不然,雪芝一定跑去下注,压南客庐赢。

“芝儿,你觉得谁会赢?”

“南客庐。”

“为什么?”

“因为南客庐的前帮主是我二爹爹的铁哥们。”

“你是说……被少林赶出来的断手盲眼曲悠延?”

“没错。”

“林大侠的远亲近友还真是布遍大江南北。”上官透道,“不过,南客庐之所以这么出名,也是因为曲悠延,曲悠延现已去世,恐怕他们元气受损,不那么容易取胜。”

裘红袖道:“我也觉得南客庐会赢。”

仲涛道:“为什么?”

“直觉。”

仲涛撇撇嘴:“女人的直觉总是那么多。”

结果一战下来,得胜者竟然真是南客庐的弟子。本来大家都以为只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是一时巧合,未料到酿月山庄再派人上阵,南客庐又赢了。再连战数次,酿月山庄输多胜少,到最后两大门派的老大对阵,还是南客庐获胜。于是,南客庐的排行一下从九十九名跳到了三十六名。

仲涛愕然看着裘红袖。

裘红袖笑道:“女人的直觉还是很准的。”

可惜南客庐在这一战中受到重创,外加是意外黑马,之后很快被玄天鸿灵观秒杀。一看到鸿灵观的妖精们,雪芝就想起了那个梳着小麻花的邪恶少年,不过看了看,他并没在里面。鸿灵观口碑超级不好,但实力还是有的,连胜两场就下去休息。

因为大会有规定,任何门派只能挑战上一回排在自己前后二十名内的门派,所以一天下来,一流门派都没有上阵。雪芝第一次参加大会如此轻松,纯粹以参观者的心态上阵。就是到了第二天下午,重量级的门派武当出场,整个大会气氛相当凝重的时候,雪芝依然是笑盈盈地看着台上比武,也发现了不当少宫主的感觉真是分外好。

但是,武当太极剑挑战重火宫混月剑的时候,雪芝也就再也轻松不下来了,再看那高得让人心慌的擂台,雪芝以往紧绷的情绪又一次回来。两个门派也不婉转,都是直接上大人物。武当山二弟子厉玄对重火宫琉璃。

雪芝双手合十乞求上苍。

几十个回合下来,琉璃因为一时分神而落下擂台,后又迅速捉住擂台边缘,攀爬上去,但也因此失了优势,败阵下来。

“可恶!海棠,海棠上!”雪芝唤道。

仲涛看她一眼,吞了一口唾沫。上官透笑了笑。

果然海棠上去了。在很久以前,海棠就是位居重莲和四大长老之后的高手,外加外貌美丽,被很多人说成是“倾城巾帼”。

雪芝咬牙,握紧双拳:“海棠万岁!”

仲涛终于忍不住道:“我说,妹子,你有没有一点做少宫主的自觉?”

雪芝完全没有听见。

海棠果然不负芝望,剑光凛冽,哗哗几下就把厉玄弄下去了。然后大弟子书云上阵。这回打得久一些,大概用了一柱香的时间,海棠再次获胜。

终于星仪道长无比叹息地跟身边的人说:“唉,这些孩子,再这样下去不行。每次都要我来亲自对付重火宫那个小女娃,像什么样子。”

既然掌门上来,海棠那边就毫无胜算可言。斗了几下,海棠败在太极剑最后一式上,被指中喉咙,下了台。

前面几个门派的变动往往不会太大,于是很多人都想,这回又是重火宫第四,武当山第三。

星仪道长正准备下去,却听见身后有人落下的声音,轻到之前一点动静都没发现。

他转过身去,穆远手握混月剑,朝他抱拳。

雪芝忽然腾地跳起来了:“穆远哥!穆远哥!穆远哥万岁!”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