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wwW,QuAnBen-XIaoShuo,cOm在她的印象中,奉紫只是一直黏着她,外加令人讨厌的身世,让她觉得分外讨厌而已。但她怎么都想不到,奉紫居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般令她难堪的话。

“小紫,你退下!”林轩凤一向性情温和,竟也略显得愤然。

雪芝已经没脸再转过头看夏轻眉,只对林轩凤道:“轩凤叔叔,我今天来确实是为了江湖上的谣言。雪芝与夏公子只是普通朋友,但被别人拿来说事。如果您出面澄清,谣言一定会平息。”

“公开宣布只会越抹越黑,但别人问起我一定让整个山庄的人都照实回答。”林轩凤道,“这回离开重火宫,你一定吃了不少苦,要不,现在这里住下?”

“不了,谢谢轩凤叔叔的好意。我朋友还在门外等我。”

“刚就有人告诉我外面有两个人,原来竟是你朋友。为何不带他进来?”

“我告诉他只进来片刻,他就在外面等了。”

“怎么只是片刻?好不容易来一次江南,这么快就打算走?”

这个时候,有一个女弟子轻手轻脚地进来,在原双双耳边偷偷说了几句话。原双双点点头,又继续看向林轩凤和雪芝。

“嗯,我还有要事在身,就不久留了。谢谢轩凤叔叔。”雪芝朝林轩凤鞠了个躬,转身离开。

“慢着。”原双双的声音在她身后冷冷响起,“雪芝,你是存心和灵剑山庄作对是么。”

雪芝道:“我不懂你的意思。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可以走了么?”

“林庄主,我这有个姑娘告诉我,门外等候的人,可是孔雀翎白斗篷,脸上有红纹的。”

“什么?”林轩凤不禁从台阶上下来,“雪芝,跟你来的人……是上官透?”

奉紫的脸瞬间变得惨白。

雪芝干脆不逃避:“是。”

原双双走近雪芝,绕着她走了两圈:“你有事要求林庄主,居然还带着灵剑山庄的仇人,这未免也太挑衅了。”

雪芝笑道:“原教主不是一直对上官透十分欣赏么,怎么这会儿变脸变得这么快?”

“我和上官是属于私人感情,但他当初做了对不起灵剑山庄的事,众所周知。这一点我还是分得很清楚的。”

“都不要说了。”林轩凤蹙眉道,“雪芝,上官透这人不可交。”

“他对我很好。”

“他对任何人都很好。”林轩凤顿了顿,“反正你最好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不要和他来往。你还小,很多人事的是非黑白都分辨不清,很容易误入歧途。”

“没有理由和证据,你无法说服我和他绝交。”

林轩凤叹气:“罢了,你自己的人生,旁人没有插手的权利。”

这时,奉紫又站出来:“姐姐,你一定不能继续跟他在一起了。他不是好人。”

雪芝原本冒出一句关你屁事,但见奉紫紧握的双手在微微发抖,面色也是难看之极,心中不免疑虑:为什么她对上官透深痛绝恶?难道上官透曾经玩过她?

想到这里,雪芝告诉自己,要开心,嘲笑奉紫。但心中真正的感觉,却是说不出的难过。她有一冲而出质问上官透的**,却又一次被原双双阻拦下来:

“我就说为什么小雪芝会放弃了我们轻眉。原来啊,是跟上官公子裹上了。”

那个“裹”字,终于成功把雪芝激怒。她回头,恶狠狠道:“你再侮辱人看看!”

“我哪里侮辱你了?”原双双娇笑道,“是人都知道,和一品摧花透在一起的女人,没一个是清白之身的,你和他同行走遍大江南北,不是裹是什么?”

“他把我当妹妹看,你去问他就知道!”

林轩凤道:“原双双,你住嘴!”

原双双像是没有听进他们说的话:“重雪芝啊重雪芝,我真是小看你,把你当孩子了。原来你玩这些事的本领比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女人还强。”

雪芝指着她,气得手指发抖:“你……你再乱说看看!”

林轩凤叱道:“原双双,我一向尊敬你,但倘若你今天再多说一个字,天下再没雪燕教这个门派!”

“我什么不是帮着你的,你居然还吼我!”原双双眼泪唰地流下来,“你要剔掉雪燕教是吧,那你去啊,你去就是!”

林轩凤无视她,走近雪芝,低声道:“雪芝,虽然原教主说话过分,但也不无道理。为了你自己的清誉,离上官透远一点。”

雪芝的眼泪就在眼眶中打着转儿。但当着这么多人,她不能掉泪。

她转身,一语不发跑出灵剑山庄正厅。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