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找。wwW!QuanBeN-XiaoShuo!coM”雪芝哽咽道,“如果我找到他的时候,他也……我,我不敢。”

“你二爹爹从出道以来就一直以福大命长出名,不可能出事的。”

“可是天下这么大,我到哪里去找他?”

“这个我们之后再商量。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乖乖跟着透哥哥去苏州,然后去兵器谱大会上看看,不要闹你雪天叔叔,知道了吗?”上官透一边说着,一边拂去她头上的雪花,又摸摸她的刘海。

雪芝拨开他的手:“不要像在跟小孩说话一样跟我说话!还有,不要再自称透哥哥,恶心!”

“嗯,那叫我上官哥哥也可以呀。”

“小透,就这样。”

“好吧,这个随你。不过你还是我妹子。以后,我爹娘就是你爹娘,我兄弟姐妹就是你兄弟姐妹,不要跟我们家客气就是了,你同意么?”

“我真不懂,你干嘛莫明其妙对我好?”

上官透笑道:“其实我是我们家的老小,姐姐哥哥都有了,一直想要个妹妹,但一直不能如愿。所以我就想在外面认个妹妹,可惜至今让我觉得像妹妹的,只有你一个。”

“那其他人呢?”

“现在我带你回去?”

“其他姑娘呢?”

上官透想了想,又笑盈盈地摸摸雪芝的头:“透哥哥还年轻,身体也还不错,所以,会做一些正常男人会做的事……”

雪芝认真地看着他,认真地点头。

“所以你是我妹妹。”

“我不懂。”

“以后你会懂的。”

雪芝还是不懂。

两年以后,她懂了。在某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掐住一个脖子摇来摇去,暴怒道:“你那时候就是想告诉我我没女人味是不是?让你连男人基本的反应都没有是不是?你要死!你要死!!”摇了半天,她才把那只可怜的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狗扔到一边,擦擦汗,特别解恨地站起来。转身,却看到了身后朝她微笑的人,立即后退一步:“你离我远一点,不要再靠近我!我什么都没说!”那人走过来,轻轻朝她耳垂吹了一口气,柔声道:“那时候你还不懂事,现在不一样了。我光是想起你,血液都在燃——”话音未落,雪芝捂着发红的脸,惊天锅贴上阵。

正月初七清早。

上官透直接上紫棠山庄找人。刚让人替雪芝收拾好了包裹,司徒雪天便对旁边的人说:“你们去叫一下重姑娘。”

旁边一个丫鬟应声退下。

上官透道:“她还没准备好么?”

“这两天她练剑练得太晚,都是正午过后才起来的。”

“那要不我下午再来吧。”

“别,到时候出发太晚了。”司徒雪天把包裹递给上官透,“你也别太宠着她,让她磨练磨练,不会有问题。”

“姑娘家不就是用来宠的么,没关系的。”

司徒雪天皮笑肉不笑:“我看你对别的姑娘也是‘宠爱’有加啊。”

上官透笑盈盈地用扇柄敲敲手掌:“不过是身为男子的责任。应该的,应该的。”

“你要敢这样‘宠爱’芝儿,哪天一个不小心事情传出去,说不定她老爹就从哪里钻出来了。我和林宇凰十来岁就认识了,对他性格再清楚不过,他要真害起人,大部分人都选择自己死掉了。别以为你是一品透他就不敢下手,这江湖上的事说不清的。”

“司徒叔叔,连你也威胁我——放心好了,我对雪芝真正是一百二十颗兄长的心。”

“其实我知道苏州吸引你是有原因的。不过,当着芝儿你还是收敛点,她毕竟年纪还小。还有,你可别让你那些朋友吓着她了。”

“我会把握分寸。”

雪芝声音从后面传来:“什么分寸?”

司徒雪天和上官透异口同声道:“没什么。”

雪芝打了个呵欠,抓住上官透手中的包裹。上官透道:“我来拿好了。”

“昭君姐姐喜欢拿,我又能有什么办法。”

司徒雪天噗了一声,又自觉失态,连忙咳两声来盖住。上官透忍了半天才道:“我们走吧。”

于是,两个人和司徒雪天道别后,各自牵了一匹马上路,还带着司徒雪天给两人的两叠压岁钱。

到了路上,雪芝才觉得和上官透同行那是分外痛苦,从长安赶到洛阳,一路上都是上官透认识的人。雪芝开始怀疑自己和他生活的世界不是同一个,他们两人的生活圈,唯一的交点竟是司徒雪天。而且上官透还不肯让她闲着,只要她在,他就一定会给别人介绍说她是他妹妹,还是亲生的。别人反复盯着他们看,还真以为国师夫妇老蚌生珠,拼命说两人真是像神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