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一直在长老阁跪了一个晚上,但是宇文长老不为所动。WWw、QUaNbEn-xIAoShUO、cOm甚至没有一个仪式,被驱逐的程序就已经被执行了。雪芝回到房间,收拾好了所有东西,刚一出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穆远,还有四大护法,以及一些弟子。

所有人的情绪都显得十分低落。

雪芝笑笑:“都来给我送行了?”

朱砂忽然扑过来,紧紧抱住雪芝:“长老们都太过分了!少宫主年纪还这么小,怎么受得住武林中的千磨百折?”

“不经风雨,怎见世面?”雪芝拍拍她的肩,“以后大家要在哪里碰面了,可不要装作不认识啊。”

“不可能的。”海棠鼻子红红的,“我们看着少宫主长大,如果不论辈份身份,你就像我们的亲生侄女一样,以后无论到哪里,我们都一定会照顾你。”

琉璃道:“其实客观说来,这次根本不是少宫主的错。但没办法,条规在那里。希望你出去以后多多磨练多多学习,不要入一些不三不四的门派。”

朱砂怒道:“到这个时候你还这样说话!”

砗磲递给雪芝一个包裹:“一些药丸和暗器。”

雪芝收过那些东西:“多谢。”

穆远也递给递给雪芝一个包裹:“这里面有一些比较重要的东西,你带出去再拆开。”然后又递给雪芝一块玉佩:“这是宫主以前最喜欢的,你也带上吧。”

雪芝接过第三个包裹和玉佩,笑道:“好,谢谢。”

然后大家都陷入沉默。

雪芝道:“我走了啊,以后你们多多保重。”

一一道别后,雪芝一咬牙不回头径直往宫外走去。但是到半山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在瑶雪池附近停下来。

历代宫主的坟墓都在重火宫的后面,只有一个人的在这里。

雪芝的名字就是来自于瑶雪池和天蚕灵芝。

她放下包裹,在重莲坟墓前跪下来。空气极冷,枯残的叶子被风卷起,没有章法地在整个小院中飞舞,也顺带落入瑶雪池,在结了碎冰的水面上荡下涟漪层层。

墓碑上题着龙飞凤舞的大字:吾爱重莲之墓。

因为雪芝只要在宫内,就一定会常常来扫墓拔草,这一会儿她又把坟旁的灰尘拂去,最后对着坟墓,开口闭口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末了,只有沉默着,重重地磕头三次,提着包裹下了嵩山。

雪芝一直不敢回头。身旁的景色在不断变换,而身后巍峨的高山却一直屹立不动,就像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已在这片土地上扎了根,永不动摇。

在山脚的福德客栈暂时住下,雪芝先打开了穆远给的包裹。里面装满了书,再仔细一看,竟都是重火宫的秘笈:《九耀炎影》、《混月剑法》、《浴火回元》、《天启神龙爪》、《日落火焰剑》、《赤炎神功》、《红云诀》……几乎重火宫重要的秘笈都给他装进来了。她刚才后悔自己以前没把武功学好,以后都没了机会。从小到大,她第一次在看到那些曾被她称为废纸堆破书的秘笈后,有一种如获至宝的感觉。

然后她把重莲的玉佩别在腰间,秘笈全部整理好了,又看到一封信。拆开一看,雄浑超逸的一行字出现在她眼前:

这几天我脱不开身,你先在福德客栈住上几天,之后我会想办法帮你找个地方住下,以后的事我们再慢慢商量。

雪芝微微一笑,把东西都收好,准备洗漱上床睡觉。

但是她刚一转过身,余光就瞥见窗外灰蒙蒙的一片中,有一个黑影闪过。当下不敢动弹,静观其变。隔了很久依然没有反应,她再猛地回头,拉开窗户,门外却除了枯树林,什么人都没有。

雪芝长长呼了一口气,关上窗,却听到身后传来细微声响。

她立刻回头,看到身后一个黑衣蒙面人,惊叫一声。

但已来不及迎战。

这人动作太快,快到她完全没有余地还手。那人迅速点了雪芝的穴,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捂住雪芝的鼻口,朝她颈项刺去。

雪芝皱眉,又叫不出声,几乎被吓晕厥过去。

但匕首刺到她脖子的时候就停下了。那人眼睛一转,回头。雪芝看到他眼角有几根鱼尾纹,年纪不小了。然后一高一矮两个的身影蹿出来。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