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多久,便有一个书生模样的人走过来,朝他们拱了拱手:“上官公子。wWw,QuanBen-XiaoShuo,CoM”

上官透立刻站起来回礼:“杨会元,近来可好?”

“承蒙公子关照,圣上那边已经点头了。不知公子何时有空到寒舍小坐片刻,也好给在下与室子一个表谢的机会。”

“都是自己人,表谢就不用了。倒是杨会元喜生贵子,改日一定登门拜访。”

“这不又是客套话么?您这一年里有半个月会待在京城都已经是稀奇事,下次再遇到您,恐怕我儿子都娶媳妇了。”

“哪里哪里,最近有一些事要处理,暂时抽不出空,忙过这一段,一定赴约。”

杨会元瞥了一眼雪芝,会意笑道:“明白明白,都说上官公子坐了琴心便全力赴之,果真如此。”

“杨会元误解了。这是我妹子,最近在她遇到了点事,我怎么能不帮忙?”

“不都说是某家的千金或者某门的姑娘么,怎么这回变成妹子了?”

“这真是我妹子,叫重雪芝。以后她要来了京城,还得请杨会元多照应着。”

“这没问题!”杨会元朝雪芝笑道,“重姑娘以后有事尽管说,到西街杨府找我,随时都有人在。”

雪芝怔了怔,站起来拱手道:“好,多谢。”

两人又客套一阵,杨会元走了,上官透再坐下来。

雪芝道:“你知道我出了问题?”

上官透迟疑了片刻:“或许这么说有点失礼,但你离开重火宫的消息传得很快,昨天的事,今天长安这一带都知道了。估计不出几天,整个天下都知道了。”

“到时候会怎样?”

“重火宫结仇不多,重莲仇人不少。既然离开重火宫,你唯一的身份便是重莲的女儿。”

雪芝沉默。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我不知道……或许,先回登封。”

“为什么?”

“宫内有人跟我说好要在登封会面的。”雪芝顿了顿,“虽然我也不知道他是否依然可信。”

“重火宫历来没有只是驱逐的处罚,要么直接取了性命,要么残废着出去,你却完好着出来,实在有些蹊跷。如果他们叫你在登封会面是个陷阱,那还是不要回去的好。”

“那倒也是。那我要准备准备,等来年少林兵器谱大会开始,我或许会去看看。”

“那再好不过,刚好我也要去,我们可以一起。”上官透笑道,“我有两个朋友正在苏州等我,春节过后我会去和他们碰面,你跟我一起去么?”

雪芝原想拒绝。但一想到灵剑山庄就在苏州北部,竟莫名道:“没问题。但你打算在哪里过年?”

“自然是回家过。”

“那没问题,过完年我们在哪里会面?”

“你不跟我一起过?”

“我又不认识你家人,这样不大好吧。我在长安有亲戚,我去找他就好。”

“也好。”

两人商量好正月初七在长安春饭馆见面。上官透正准备送雪芝出去,就听到有几个人在旁边大笑,笑过之后,其中一人还捂着肚子,上气不接下气道:“我就说重雪芝怎么会突然和重火宫决裂,猜来猜去,愣没猜到这一个。”

“夏轻眉这如意算盘可打错了,他以为诱惑重雪芝就能操纵重火宫,但没想到那小姑娘太感情用事,竟然为了他和重火宫撕破脸。我赌一千两,夏轻眉之后绝对会甩了重雪芝!”

“我说重莲那女儿也够笨的,夏轻眉追林奉紫是众所周知的事,还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上官透拍拍雪芝的肩:“走吧,不要听了。”

雪芝依然坚持站在原地。

“她就是重莲的女儿又如何了?还不照样是个女人?你看重雪芝在擂台上下手那么狠,被男人征服后,不依然软得像块胶?”

“一品透说过,再是强大的女人,遇到心爱的男人都一定小鸟依人,果然是真话。”

这下上官透尴尬了:“芝儿,原话不是这样的,你别听他们乱说。”

雪芝没有听进去。

“不过说真的,撇去她的身份不看,这么小的年纪武功就这么高的人,江湖上可找不出几个。”

“那些都是吹捧出来的。我看重雪芝就只有一样东西跟他老爹很像——那张脸!哈哈,别说老子年纪大了打别人小姑娘的主意,再过个两三年,这重雪芝肯定祸国殃民。唉,出来混什么江湖,嫁给老子当小妾算了……你们看着我做什么?后面怎么了?”

那人说到这,一边回头,看到上官透,脸唰地白了。上官透从桌上抽出两根筷子,捏住一根,另一根在手中飞速转了几圈,脱手飞出,击中那人的帽子,从门上穿过去。

上官透放下一锭银子在掌柜那,追着雪芝出去了。

帽子顺着门滑落,门开始裂缝,最后碎裂。那人的白脸变成了青脸。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