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随便取了一把取名为“青虹”的剑下来,掂了掂,道:“这一把头重脚轻,易损且不好掌控。WWw、QuanBeN-XiaoShuo、cOm”又取了一名为“雪狮”的刀:“刀身很窄,属于轻刀,但刀本身重量太大,优点全部埋没了。里面不要灌铅,恐怕要好得多。”再取一把“狂风”鞭:“我没有修习过鞭法,但与不少会鞭的人交过手。这鞭虽看去精美,但鞭把的比例失调——”

话还没说完,手中的鞭子就被老板夺走。不少人看着他们,都露出了诧异的神情。

“买不起就不要在这里妖言惑众,本店不欢迎你!”

“我确实没打算买。你们家的武器都只是好看,又配上了个有嚎头的名字而已。”

雪芝转身就走。那老板的火气却上来了:“砸了我们场子就想走人?我看你这黄毛小丫头不知是从哪个乡下来的,没听过我卓大爷的名字!来人!”

话音刚落,几个大汉冲出来。

雪芝的火气也来了,利索地抽出身后背的剑:“我看你也没听过姑奶奶重雪芝的名字!”

老板大笑起来:“你是重雪芝?哈哈哈哈,那老子就是重莲!给我上!”

几个大汉抽出宝刀,向雪芝砍去。

雪芝立刻使出穆远才教的混月剑第八重。

虽然不很熟练,效果还不如使第七重,但用来唬唬人是绝对没问题的。带头的两个大汉对看一眼,立刻回头跟卓老板窃窃私语几句,卓老板微微一怔,颤声道:“你,你有本事就不要跑,给我等着……”

雪芝歪着头,手中把玩着剑穗:“我等着了。”

卓老板立刻往里间走去。

雪芝哼笑一声,又转过去看那些兵器。其实谁都知道,大都市的东西都是价钱高质量中庸,外型才是王道。她有些后悔和那个老板起冲突了。但是在场的人都看着,这时候走,岂非给重火宫丢人了?

正犹豫不绝时,一只手从她旁边的墙上取下“青虹剑”。雪芝原本只瞥了一下把剑,但一看到那只手,禁不住回头看人。

“这剑确实不值这个价。”旁边的人说道,“姑娘说得没错。”

“是,是啊。”雪芝抬头看着他,“……我都说了。”

“姑娘可是习剑之人?”

“是,是的。”

那人朝雪芝微微一笑:“怎么了?”

“没事。”

雪芝才发现自己的反应实在很呆滞。入江湖也有些许年,但很少看到有这么高的年轻男子。印象中近些年见过的人中,玉镖门的新门主很高,释玄方丈很高,华山掌门丰城很高,但是这么高又长成这样的,这还是头一个。

“没料到在洛阳也可以看到重火宫的人,真是难得。姑娘的混月剑练得很好。”

“哪里哪里。”雪芝侧过头去,对着墙壁摇摇脑袋。这男子无论是外表,还是声音,还是神态,对她来说,都像肉骨头对一只饿了三天的狗。

重雪芝活了快十七年,第一次这么确认自己是女人。

好在这个时候,卓老板再次出现。

这一回他身边跟的人,就不再是普通的粗汉子,而是几个穿了华山派衣服的弟子。

“就是那个女娃娃在砸我场子……上,上官公子?”卓老板盯着重雪芝身后,愕然道,“您怎么会在这里?”

跟在卓老板身后的两个华山派弟子也朝他拱手:“见过公子。”

上官公子笑道:

“卓老板,多日不见,近来可好?”

“托公子的福,很好很好。”

上官公子撑开折扇,轻轻摇了摇:“你这里生意倒是越来越红火,武器也是越做越精良了。”

“是是,那是自然。上官公子难得来一次,也赏脸给小的,进去喝口茶。”

“不了,我还有事要和这位姑娘谈,改日再会。”

雪芝问道:“你认识我?”

上官这姓不常见,雪芝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上官透那个花蝴蝶。

慢着……上官透?

雪芝猛地抬头,这才发现那个上官公子虽然没有持杖,也没再穿英雄大会上那套雪白斗篷,反倒换上了香扇锦衣,但头上的三片孔雀翎,还有眼下的红色印记还是没有动过,顿时目瞪口呆。印象中,上官透的娘似乎是洛阳大布商的女儿。而福家布商几乎已经垄断了整个洛阳布料市场。那么刚才那些人提到的小少爷,应该就是……

“哈,上官昭君!”

雪芝第一次觉得猜对人的身份如此有趣,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出了上官透最讨厌的外号。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