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重雪芝第一次没有经过长老们的允许私自离开。wwW,QuanBeN-XiaoShuo,cOm从来不曾独自行走江湖,刚一离开重火境,就发现其实有很多必备物品她都没有拿。不过,银子是绝对够了的。

背着满包裹元宝的雪芝,看着重火境外面的辽阔世界,突然感到无比迷茫。非常不容易地把穆远以及长老护法们迷晕,非常不容易地出逃,但站在重火宫外面,她还真不知该往哪里去。

这时候去找谁比较好呢?

大爹爹从来都是一个人,和他有关系的,要不是属下,就是同盟;和林宇凰关系好的门派,大至屹立江南的天下第一山庄灵剑山庄,小至峨嵋山脚的南客庐;认识的人,那更是从正气浩然的大侠花遗剑,到京城首富司徒雪天,到名铁匠韦一昴,到三流门派青鲨帮现任帮主铁逍,到洛阳头号妓院花满楼老板赫连惊红……林宇凰不曾像重莲那样叱咤武林,也不喜欢炫耀身手,但从他十来岁开始,就特别喜欢到处勾搭人。有的人可能他都忘记了,对方还会一直记得他。迄今为止,随便在江湖中抓几个人,很可能都是他的亲朋好友。

实际上林宇凰最铁的哥们,就是花遗剑和司徒雪天。但是雪芝自个儿揣度了一下,花遗剑常年四处漂泊,行踪不定;司徒雪天在雪芝还小的时候就一直待着她,还吃过她不少嘴巴子,对她甚至比对林宇凰还要好,所以去找他准没错。从重火宫到长安,路程不算太远,但去长安,就必定会路过洛阳。也不知道赫连惊红,也就是她奶奶,这会儿是在花满楼忙生意,还是在深山老林中的鬼母观炼毒。

但雪芝的第一站还是定在了洛阳。

都说长安集权,洛阳集钱,这话绝对不假。大部分的富商都选择在长安定居,但还是会在洛阳做买卖。所以,洛阳城的别名是元宝城。武林人士去长安,一般是冲着武馆、兵器行、最大的当铺,或者茶楼中的议会。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而去洛阳的人,无论是否身怀绝技,是男人,都会去一趟花满楼、烟馆以及赌场;是女人,都一定会去福家布坊。

福家的布坊是个正宗的连锁店,全国范围内,就是无名小村落都一定会有分店。布坊总店在洛阳,店铺修得就像个宫殿,让人想忽略都不行。

雪芝也是姑娘,来了洛阳,很难禁得住福家布坊的诱惑。外加她又想起了原双双说过的话,更加确定自己要去大出血一次。

布坊的生意比雪芝想得要红火得多。

房梁上挂满了四角的大黄灯笼,每个灯笼上都题了“福”字。灯笼下面是骆绎不绝的顾客,其中女性占了九成。洛阳的美女果然多,脸蛋不一定很漂亮,但打扮得都是花枝招展的。雪芝看着自己还没脱掉的练剑服,越发觉得别扭。扭扭捏捏地进去了,发现这里的姑娘和外面的不大一样,说话不大声,但重音都特别强,姐姐妹妹叫得特动听,互相夸赞的词儿也是格外的多。笑起来,还都叫一个**蚀骨。

突然,雪芝身后有两个布坊的丫鬟悄悄说道:

“小少爷回来了果然就是不一样,今天人比以往多了两倍。”

“是啊,今天在场的不少人,平时不都是挽着袖子跟我们叫板儿杀价的么,今天出手倒还都特阔气,聊够了,随手选一块布,问都不问价直接付帐。”

雪芝回头看那两个丫鬟一眼。那两人和雪芝对望一眼,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对视一下,都笑了。

雪芝被她们弄得更不好意思了。她的衣服虽然不花哨,但怎么说都干净整洁,怎么这两人像是看到了叫花子?她越想越气,放下手中的布料直接走人。

雪芝离开布坊,门口就传来了喧哗声。她回头看一眼蜂拥而上的女人们,似乎在包围着什么东西,也没兴趣知道,直奔武器铺。

看来看去,还是这种地方最适合自己。铺子里头叮叮当当的敲打声听上去也是格外亲切。

武器铺里几乎都是男子,一见了雪芝,都会不由自主回头看一眼。

铺子也是极大的,这里主要卖剑、刀、枪、鞭。一面墙上挂着数排各式各样的剑,雪芝伸手依次掂了掂,发现都还是中上品,质量均等,价格却都高得惊人,没一把是低于一百两的。突然想起琉璃很擅长铸剑,他随便做一把,都能比这里的好上很多,早知道劝他不要当什么护法,来这里卖剑都发了。

这时,老板刚挂好一把新刀,就看到了雪芝,立刻朝她挥挥手:

“喂喂喂,小姑娘,这不是你来玩的地方,赶快回家吧。”

雪芝道:“我是来这里挑剑的。”

老板一脸嘲意:“你还懂剑?”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