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下这句话,他就径直跑出了客栈。Www!QUaNbEn-xIAoShUO!cOM他这一跑,似乎看不到任何人。但是任何人都在看他。其实他打扮得不花哨,浑身上下就只有青白两种颜色,头上也系了青色的发带。只是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年轻若特有的活力,还是限量版的清秀美丽型,不由自主就抓住了别人的目光。

“唉,臭小子,还以为他长大点了!”楼上一声叹息,安静了。

“青梅?真是人如其名。”雪芝微微皱了皱眉,“也够女气,叫红桃也好。”

虽说如此,眼睛却一直盯着轻眉的背影。

“不是青梅煮酒的青梅,是轻淡的轻,眉毛的眉。”海棠翻翻穆远整理的名单,“以他腰间的剑来看,他应该是灵剑山庄的夏轻眉。他前天才参加过比武,拿了第十三名,是匹黑马。”

“夏轻眉?”雪芝眉毛扭得更猛烈了,“看不出来有多厉害。”

琉璃一挑眉,看看雪芝:“做什么反应这么大?”

“我哪里有很大反应?说都不能说了?”雪芝立刻埋头吃饭。

朱砂笑道:“难道是看到翩翩少年郎,动心了?”

“我哪有!”

“越是否认,就越有可能哦。”

海棠笑道:“你们别再逗少宫主了,小孩子喜欢否认自己喜欢的东西,都是很正常的。别把她气哭了,一会又难得哄。”

雪芝差一点就爆发掀桌子,但是最后又被三个护法哄下来。穆远叹气,砗磲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已经超脱升仙。

这一帮叔叔阿姨级别的护法都是看着雪芝长大的,而且几乎都给她换过尿片。所以雪芝可以在新的重火宫弟子面前竖立威信,在他们面前却怎么都不可以。

与此同时,奉天客栈外。

沈水悠悠,细雨蒙蒙。

雪燕教教主以及四名弟子站在水边,如何看都像是乘画舫撑竹伞的红粉佳人。

原双双看着手中的鞭子,低声吩咐身边的人:“刚才在客栈里和我交手的人是什么人?”

“回教主,那是重火宫的大护法穆远。”

“重雪芝倒是不足为惧。倒是穆远,我看他出手不凡,为何以前没有他的传闻?”

“这……属下此人不大了解。只知道他是由重莲亲手挑选的,估计是重火宫的杀手锏。”

“重莲到底在打什么算盘?死了还不让人安生。”

奉紫轻声道:“教主,人都已经去世这么久了,就不要再这样说了罢。”

原双双瞥一眼奉紫,忽然眉开眼笑,挽着奉紫的手道:“我的好闺女,重莲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这样的人死几百次都不够的。当初灵剑山庄差点因为他灭门的事你忘了?”

“我又没看到。”

“这话我们不多说,你看看后面是什么人。”

奉紫心不干情不愿地回头,迎面走来的是夏轻眉。另外三个姑娘一看到他,都纷纷用手肘捅捅奉紫。奉紫微微一笑,朝着夏轻眉福了福身:“师兄。”

“你明天还要参加英雄大会吗?”

夏轻眉分外意气风发。只是意气风发的同时,他眼中仿佛其他姑娘都不见了。

“要。”奉紫的眼睛长在了奉天客栈上,“明天姐姐要参加英雄大会,我的梦想就是和姐姐交手。我怎么能不去?”

“姐姐?”

“我认的姐姐,重雪芝。”

“重雪芝?”夏轻眉顿了顿,“是重火宫的重雪芝么?”

“是的。”

“我不认识这个人,但是对她父亲的事……你还是稍微提防些比较好。”

奉紫看了一眼夏轻眉,扁扁嘴,娇滴滴地说:“不喜欢别人挑拨离间。”

夏轻眉愕然:“我不是那个意思。”

原双双道:“诶,奉紫,听听你师兄的话没错。你看看重雪芝的头发,有两撇红色的,人家都说那是不祥之兆。还有人算过八卦,说她将来会跟他爹一样,变成江湖第一大女魔头。你到那时候如果和她走得近,我想罩着你都不行。”

“我就是喜欢她的红头发。”

“既然奉紫这么喜欢,那一定有理由的……”夏轻眉又开始替奉紫说话,临走前还不忘对着原双双甜言蜜语几句。

他刚一离开,原双双就笑道:“啧啧,这灵剑山庄的孩子是一年比一年讨人喜欢。当初上官透那孩子走的时候,我还跟你爹爹抱怨过一阵子呢,没想到,轻眉啊,更是越看越顺眼。”

奉紫用手臂捅了捅身边的同门师姐:“我姐姐刚才使的是混月剑。”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