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大会上,同时出现了两个醒目的女人。Www!QUAbEn-XIAoShUo!cOM

一个是重雪芝。一个是七樱夫人。

若说重雪芝是那种美得让人不敢逼视的女子,那么七樱夫人就是让人一看了就会想入非非的女人。

天渐冷。她披着薄薄的豹皮披肩,可是胸前那一块雪白饱满的肌肤,还是□裸地暴露在空气中。大会开始前到开始后很长一段时间,男人们的眼睛都长在那一块肌肤上去了。

而她没有一丝不习惯,似乎还很享受。

参加大会的很多姑娘都在心中把她骂了一百遍**,这种厌恶已经满溢到了眼神。

此时,七樱夫人被血樱六子众星拱月般地簇拥着。和在长安春饭馆一样,两个壮汉站最前端,一瘦一矮的两个,还有身材出众的两个站在她的身后。

他们看上去是那么的不一样,却又非常相似:他们都穿着单薄的浅色衣服,戴着刻有红樱花瓣的半边白色面具。他们都站得挺拔。

唯独虞楚之,他还是在这种不冷不热的季节,披着不适合的白裘大氅。最不适合的是,他抱着双臂,戴着汉白玉扳指的手居然还拿着一把黑色的折扇。外加上他暴露在空气中皮肤还真的白得就像雪一样,使得他超出了这帮人的圈子,成为整个会场最引人注目的男子。

烟荷盯着他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道:“那个血樱子有病,这么冷的天穿毛皮大氅不说,还拿着折扇。既然这么热,就不要穿这么厚啊。他是嫌自己不够引人注目么?”

结果话音刚落,那虞楚之还真的打开扇子摇了摇——虽然他看上去一点都不热。

朱砂终于按捺不住笑出声来:“烟荷,你也在看他?我看他好久了。”

云辉道:“我也是!”

笙箫道:“我也是。”

瑶空道:“我也是……”

琉璃道:“我看整个场子的男人都在看那夫人,女人都在看那血樱子吧。”

三个男护法面面相觑,想反驳点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连平时相当于木头人的砗磲都说:“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古怪的人。”

琉璃道:“你自己已经够古怪了。”

“都安静。别看那个人了。”雪芝回头道,“琉璃,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待会儿你就准备出场吧。”

“一定要我去么?你难道不觉得让那个老和尚对着我意**是一件很恶心的事么?”琉璃面部表情开始扭曲,“宫主,你最好三思。这事关我和朱砂的终生幸福。”

“又不是叫你真的去做。只是这么说比较方便拖延时间。”

“可是我光想一想,就觉得自己不行了。”

“朱砂。”

朱砂横眼瞪着琉璃:“你自己看着办。要听宫主的,还是回去等着我收拾?”

琉璃看了她许久,终于露出了决绝的表情。

有时候人们常说感到有炽热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并不是假话。英雄大会会场上成千上万人,雪芝却感觉到虞楚之的目光一直锁在自己的身上。只是感觉并不炽热。

也不知是否因为他给人感觉就是外温内冷,她觉得浑身冰凉。

一个早上,重火宫和七樱夫人都没派出一个人。

好容易捱到了中午,太阳高照。在华山现任掌门陆守范初露锋芒,与少林老和尚释平交手之后,琉璃才上场。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他并没有立刻挑战释炎,而是挑战了正准备下去休息的陆守范,接下来,连战三次以后他才开始做他真正要做的事——当然,之前挑战的三个人,他都有十成把握会赢。

释炎接受挑战上场,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琉璃突然有了一阵难以言喻的龌龊感。这种感觉和雪芝上官透在少林寺方丈室看到练成《莲神九式》的释炎是类似的——恐惧,同时又有一些恶心。

而释炎看着琉璃的眼神,在惊讶后,竟有一种诡异的温柔。不明白的人看去顶多是怪异,而在雪芝看来,这样的眼神无异于少女怀春。

重火宫不少人都对琉璃露出了同情的表情。雪芝决定,琉璃回去以后,一定会重赏他。

琉璃的武功不及海棠。但是在重火宫,他绝对是一等的高手。只不过以他的实力,挑战如今的释炎两百个回合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如果释炎不隐藏他的实力,在场大部分的掌门都会在三招内被他击败——当然,雪芝和穆远例外。

释炎和琉璃做出了备战的动作。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两个人心中究竟是怎样的波涛汹涌。

三十个回合之前,两人的比武一直很保守传统。释炎一直使用菩提刀法,琉璃则使用混月剑法。

三十个回合到八十余回合之间,招式便开始混乱并且变幻多端。

八十多回合的时候,太阳高悬于会场正上空。

烈日炎炎下,琉璃的剑法依然稳定。释炎开始使用他最拿手也是最容易控制的燃木刀法,但已经明显有些急躁。然而,这些细微的变化在寻常人眼中完全是正常的。或者说,根本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全本小说网 www.QUA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