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僵了僵,然后视线唰唰转移到了上官透的身上。wWw,QUaNbEn-xIAoShUO,cOM

上官透摇扇子的手停了停,但很快又自在地摇起来:“在下复姓上官,单名透。承蒙姑娘夸奖,不过在下受不起那个名字。”

雪芝笑道:“为何受不起?我觉得很好听,况且你穿上白斗篷的样子,真的很像昭君!”

所有人的表情又僵了僵,视线又一次唰唰飞到上官透身上。

上官透收了扇子,指指门口:“姑娘,我们出去说。”

两人刚一出去,就有人低声道:“这下那姑娘惨了,从来没人敢真正当着一品透叫他上官昭君的。”

卓老板擦擦汗:“不会,他是瞧上那小女娃娃了。一般女人光是听到他的大名就已经先晕过去,根本不用钓。稍微难一点的,经过他多重诱饵的勾引,也是三两天的事情。人家都说,上官昭君钓女人,比渔翁钓鱼还简单。我看啊,他是直接撒网捞鱼。”嘴角挂上一个阴恻恻的笑,“只不过鱼儿一上钩,下了锅,吃过了,还剩下什么呢?”

“哇,听上去好神奇。卓老板,你怎么知道的?”

卓老板笑得相当神秘,伸出三根指头:“我敢保证,这个重雪芝不出这么多天就会入网。”

雪芝和上官透两人走出兵器铺,就看到两个侍从站在门口等待。上官透道:“姑娘这是第一次来洛阳吧?”

“没有,我小时候来过,不过都没有印象了。”

“姑娘是哪里人?”

“我是登封的。”

“这么说,你是在重火宫附近长大?”

“我是在重火宫里长大的。上官公子是洛阳人么?”

“不,我在长安出生,在那里住的时间最长,之后都没有固定居所的。”

“那公子回来是为了见家人?”

与此同时,卓老板摸摸墙上的剑:“他一般喜欢打听清楚对方的背景,但凡黑道,仇家,过于娇惯的千金大小姐,一律上黑名单。”

“老爷子才过七十大寿,这次回来是给他祝寿的。不过很快就要走了。”上官透微笑道,“还没请教姑娘贵姓芳名。”

雪芝道:“我叫林羽芝。”

“姑娘方才果然是报了假名。”

“你有听到我说自己是重雪芝?”

“没错。”

“但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是重雪芝?”

上官透顿了顿:“虽然不想冒犯林姑娘,但是方才林姑娘使用的混月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剑很娴熟,却并没有到达炉火纯青的水平。”

这回轮到雪芝郁结。这个上官昭君居然这么说自己。不过,按照一般人的印象,都会觉得重火宫的少宫主重雪芝,早能把混月剑倒过来使了。

这样也好,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恐怕会惹来不少麻烦。雪芝笑道:“上官公子果然慧眼识人。”

“不过林姑娘长得这么漂亮,身手却这么好,习武时间应该不短了吧。”

雪芝道:“几乎从会走路就开始了。”

与此同时,卓老板转身,抽出武器:“倘若是从小习武的女子,那更合其意。因为习武的女子反应相当直率,不会哭哭啼啼。”说罢举剑,剑光四射:“而且,够悍,够坚韧,在**也够辣!”

上官透嘴角勾起,声音也放得更加温柔了:“那,林姑娘一定受过不少伤,这恐怕要令很多男子心碎了。”

雪芝摆摆手:“不会不会。我没什么人喜欢的。”

“没有人喜欢?”上官透摆摆手指,“我不信。”

“真的不骗你。”

“倘若现在有人对你有意,你会考虑么?”

“那要看是什么人。”

卓老板舞剑,剑唰唰唰唰响了几声:“如果这个姑娘不幸是个反应超级迟钝的,那怎么办,怎么办呢?”

上官透道:“我是说,假如。”

“我不知道啦。”

卓老板忽然手腕一震,剑锋摇摆,光芒刺目:“别忘了,上官透是个外型很出色的男人。而且,他的个子高!男人高,就是魅力!男人高,就有杀伤少女少*妇的本钱!就算这个女人再迟钝,她还是个女人,是女人,本能就爱高个子男人!”

“好吧。”上官透走近了一些,看着雪芝,放低了声音,“林姑娘是来这里替宫里办事的么?”

雪芝微微抬头才能跟他对话,立刻觉得很怪异:“呃,不,不是……我打算过两天就去长安。”

卓老板剑锋依然直直地指着前方:“这个时候,如果姑娘有害羞的意思,他就会试探着问她准备在哪里留宿。”

上官透道:“那这几天,你打算在哪里睡?”

卓老板眼睛眯起来:“倘若姑娘说不知道。那么,肥鱼到手了,他会做什么呢?”卓老板砍断一把椅子:“——当晚就吃掉!”

雪芝道:“当然是客栈呀。”

“是洛阳客栈么?”

“嗯。”

卓老板道:“倘若姑娘的答案是‘不知道’以外的内容,他会很高兴,因为这个猎物有挑战性。到时候,他会说什么呢?!”

上官透笑道:“那好,明天早上我会来洛阳客栈找你,如果你有空,就请容许我当导游,带着姑娘在洛阳转转。”

“好啊!”雪芝笑道,“我刚好想去你家的布坊看看,你去了肯定可以打折。”

“那我送你回客栈。”

卓老板忽然停住,面色凝重。

旁边的人正听得津津有味:“接下来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明天光临本铺。”卓老板放下武器,开始收拾铺子,“打烊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