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被狠狠撞倒在地,口角流血的情况下,她仍不甘心。WWw!qUAnbEn-xIaosHuo!cOM足下轻轻一点,飞到二楼的栏杆,再纵身跳到三楼。谁知那两个大汉的轻功也不弱,很快追上来了。

就在被胡子大汉捉住手臂,几乎被拉扯下去的时候。她一脚踹中那人的要害,一头砸进三楼包的门。

然而,里面的情景却让她傻了眼。

薰香四溢。

房内站了八个男人,躺着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薄薄的纱衣,有着饱满匀称的身材。她躺在一个宽敞的虎皮椅上,让人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她半露的**和雪白的脚。无论是哪里,都白得就像蒸鸡蛋的蛋白。

这样一个女人,甚至连朱砂看了都觉得□。不知道这一帮男人看着她是怎样的感觉。可是,她却戴了遮住眼部和半边鼻梁的黑色面具,面具上同样有一片红色的樱瓣。面具下方,一张鲜红欲滴的丰唇半张着,性感撩人。

她身后站着四个男子,两前两后,均戴着白色的樱花面具。前面两个其中一个身材很瘦,正在替她扇风,另一个很矮,手中拿着算盘和账本,似乎正在等待和她说话。

而后面两个人看上去完全不一样。无论是身高和身材,还是暴露在空气中的下颌,都是是完美男子外观的范例——尤其是右边偏高的那一个。光是看看他宽阔的肩,高挺的鼻尖,还有黑亮及腰的长发,朱砂这个已婚妇女都有心跳加速的感觉。

只是他有两点非常古怪:一是这样的天气,他竟披着狐裘大氅;一是他的皮肤太白。而且在穿着这么厚的衣服的情况下,他居然面不改色,一滴汗都没有流。

很显然,这便是七樱夫人和血樱六子。

血樱六子都挺拔而精神,同时有些冷酷。倒是躺在躺椅上的七樱夫人,看上去温柔可人,甚至笑容可掬。仿佛下令杀掉外面人的人不是她,她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时候,外面两个大汉追进来,却站在门口不动了。

七樱夫人拾起盘中的樱桃,丢到口中,细嚼慢咽吞下去,吐了核,轻描淡写道:“看什么?杀了呀。”

“慢。”那个容貌最出众的血樱子说道,“夫人,这个人是重火宫的前任护法。”

“重火宫的?”七樱夫人透过面具,眯着眼看了她一下,挥挥手,“带走。”

朱砂不是没有见过大场面的人,而是她懵住了。一直到那两个大汉把她扔出长安春饭馆,她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她不能理解那个房间另外四个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四个人她都知道是谁,而且见过两个。

但是她不知道是出于何种目的,以及拥有何等力量,才会把这四个人聚集到一块儿。

第一个是身带剧毒且百毒不侵的毒公子,天涯。据说他天生体质特殊带毒,任何和他有皮肤上接触的生物都会在短时间内死亡,无论是人是动物,还是身带剧毒的蝎子或者蛇。

第二个是传说中的轻功第一人,灵剑山庄十一代弟子钱玉锦,和林轩凤是同一辈的。原本是武林中很活跃的人物,但是在前任庄主去世后便渐渐淡出江湖,云游四海去了。

第三个个子矮,四肢小,脑袋大,可以说大到有些变态。额头比鼻梁还高,眼睛的位置非常偏下,看上去就像南极老人星。但是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年龄不大,甚至很年轻。

长成这样的人非常罕见,而长成这样又穿了一件垂地红大褂,胸戴八卦镜的,就只有一个人——神算破阵巩大头。据说这天下没有他解不开的数字猜谜,也没有他破不开的迷阵。

第四个瘦得就像竹竿,勾着背,肤色白得恐怖——和那个白皮肤的血樱子不一样,他的白是很严重的灰白,就像刚从土里挖出来的僵尸。他的表情都是僵化的。原本朱砂还不是很确定他的身份,但看到只剩下半截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她便确定了,这人是盗墓王屠飞燕。

据说以前屠飞燕只是瘦和驼背而已,表情并没有这么像死人。他会变成这样,是因为刚开始盗墓的时候,他挖过一个千年古墓,那时候他的手指被卡住了,原本以为只是棺木夹住,却在提起手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手指被一个头骨咬着。因为过度害怕惊吓,他用力将手抽出,硬生生把手指拉断了才发现,咬住他的只是一个青铜骷髅。从那以后他彻底失去面部表情。外加经常出入坟地不见天日,皮肤颜色也越来越暗淡,接近死灰。

这四个人都很不容易找,尤其是天涯和屠飞燕,一个住毒窟里,一个住坟地里,也不知道这七樱夫人是怎么把他们揪出来的。

这时,那个手大脚大的血樱子出来了。他一出现,就像平空一座泰山落下,吓跑了所有人,也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他向朱砂说了一些话后就回去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