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显感到怒气上升,雪芝依然只是微笑道:“很多事你都不知道,我不想多说。wWW!QuanBen-XiaoShuo!COm”

“你……只是因为对上官透厌倦,就开始唯恐天下不乱了么?”

一听到这三个字,温热的**就直直地往眼眶涌。雪芝攥紧穆远的袖子,努力保持镇定:“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不需要你管。”

“我曾经因为你们的感情流泪过无数次,可是你最后还是背叛他了——”

“再说一次,这是我的事。和你没有关系。”

“和我没有关系?”奉紫表情变得痛苦之极,她抬头看着穆远,又看看雪芝,“这么多年,我一直……我一直……你又知道些什么?”

像是发现自己是多余的,奉紫尴尬地站在原地发呆。然后转身跑掉。

直到奉紫走远了,雪芝才如梦初醒一般看着穆远,一脸惊慌:“难道……难道奉紫现在还是对你……”

“不是的。你想多了。”穆远宠溺地摸摸她的头,“你也知道,她一直大小姐脾气。”

次日,武笈比武大会正式开始。若说兵器榜上的排名代表的是一个门派在江湖上的实力,那么武笈榜上的排名则代表这个门派在历史上的地位。相较于竞争激烈的兵器榜比武,武笈榜比武显得稳重且危机四伏。

作为一个新生门派,画剑庄在兵器榜上拿下二十多名的成绩,已是非常卓越。然而柳画没有收手,前几场比武频频出场,而且一直盯着重火宫的位置看。

释炎显然比柳画沉着。他看上去十分安好,毫无异样。

一整日下来,雪芝依然没有出手。甚至重火宫出场的人都不多。

直到最后一日,所有人几乎都要放弃目睹精彩戏份的想法时,重火宫突然又恢复了以往的活力。四大护法轮流上场,与少林、峨嵋、武当、华山、灵剑、蜀山等大门派混战连胜八场,终于过了午时,压轴的掌门都纷纷出场。重火宫也换了海棠上场。

要上榜,请海棠——这是重火宫新一代弟子们的口头禅。海棠的实力不亚于各大门派掌门人。她顺利击败了蜀山掌门、华山副掌门之后,丰城足下一点,跳到擂台上。

丰城一向不看重兵器榜,他更在意的是华山在武林中的地位,所以一般会努力争取武笈榜上的排名,之前都是在保留实力。

这些年他的武功突飞猛进,海棠不是对手。外加海棠奉命使用《金风化日手》,招式的局限让两人刚交手不出十招,她就明显处于弱势。烟荷握紧双拳道:“这下不好,大护法,过一会儿可能要你来救急了。”

“不急。”雪芝摇摇手,“先看。”

但是不出一盏茶的功夫,华山派《泰古长剑》和重火宫《金风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化日手》,前者获胜。

“承让。”丰城的剑锋不偏不倚指着海棠的下颚,海棠依然像是没有血性一样礼貌地笑笑,然后下擂台。

正午的阳光变得有些刺目,台下不少人汗水直流,也有人离开会场。

也就是这么眨眼的刹那,那如大山一般高耸在少林寺大院内的擂台上,一道红影闪过。

在许多人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雪芝握紧手中的金柄长刀,冲着丰城微微一笑:“丰掌门请赐教。”

“华山派丰城对重火宫重雪芝。”释炎在台下高声道。

最后那三个字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春日艳阳下,火红的长裙,绸缎一般的黑发迎风飘舞。女子姣好的身段在薄而柔软的红丝中若隐若现。

铜锣敲了一下,两下。

丰城怎么都不会料到,这一日会和她对上。原本按照惯例,对手是女子时,他会让对方三招。可是当第三声铜锣响起的瞬间,他像是不受控制一般,非常小心地后退一步,然后奋力出击。

相反,雪芝成为了让招的那个人。她连连后退,左躲右闪,刀身一如秋水,刀尖却在回挡的时刻剧烈颤抖。

她的笑意和从容让丰城不安。

丰城起先只是打得有些匆忙,但直到她一次轻盈绕过他身后时,拉近他说的话才让他明白自己的恐惧原来不是多余——

“不想简单地杀了你。可是,我有太多的事要做。”

她化身为修罗,向他索命来了。

咚、咚、咚!三声沉闷巨大的声响,丰城的长剑一次次刺向雪芝,锐利的剑锋犹如铁钉一般,深深扎入擂台的木柱上。毫无剑法可言,他早已自乱阵脚。

相反,雪芝的《三昧炎凰刀》却舞得出神入化。刺、砍、收,回斩,利索到位,让台下的人们一饱眼福。虽说如此,没有一招击中要害,像是一只正在和小老鼠玩耍的猫。

是人都看出来了擂台上的气氛不对,但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宫主打算下毒?”朱砂看了看琉璃,“可是她和丰城交过手,以后如果查起来,人家一定会怀疑她。”

“宫主做事欠考虑,我已经习惯了。”琉璃无奈道,“就算她现在在台上斩了丰城的脑袋,我也不会吃惊——呃,下雨了?”

他摸摸自己的头,有**落在自己的头上。他看见了朱砂等人惊愕的表情,又他看看手心——粘稠的鲜血顺着手心滑落。

再次回头。

擂台上,雪芝持刀的手高高举过头顶。红色宽大的衣袖顺下滑落至肩,露出一截雪白的手臂。她头顶的刀银光闪闪,未沾上一点鲜血。

可是,她对面无头人颈处的鲜血却像火花一样,四处飞溅,雨点一般纷纷落下擂台。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