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剑山庄。WwW、QuANbEn-XiAoShUo、cOm

“释炎大使杀了你的儿子?!”林轩凤和林奉紫异口同声道。

林轩凤道:“怎么可能,我……我不相信。”

“不管你是否相信,他都练了莲神九式。”雪芝认真地看着林轩凤父女,“而且,我不可能拿自己孩子的性命跟你们开玩笑。”

林轩凤和林奉紫面面相觑。

雪芝依然只是草草交代了事情发生经过,便告诉他们自己已没有时间在等他们作出决定。她所剩下的时间,只够叫上林轩凤而已。最后林轩凤选择相信她七成,叫奉紫留在山庄,自己带上弟子和雪芝一同前去。奉紫说什么也要跟着他们一起,却被她们同时制止并且训斥。她知道侄子去世了很难过,却丝毫不明白释炎练成莲神九式,以及上官透去见释炎的危险性。

这个时候,倘若能召集各大门派的弟子一起前往,打败释炎不是不可能的事。只是,眼见太阳当头高挂,他们已经没有时间。

而远水救不了近火。他们连叫上上官透的大姨慈忍师太的时间都无。

雪芝和林凤轩带着诸多弟子一起往重火宫赶去。

“不知道上官谷主找到了多少人了。”林轩凤道。

光明藏河上游。

河心亭。

“火焰刀者,非金非铁,无形无相,纯以体内真气感应天地间三阴之真气,依五行生克之法而摄炼。”释炎一边背诵着燃木刀的刀法,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大刀,“让你看看什么是莲神九式下的燃木刀发。”

同上官透雪芝成亲那一日的夏轻眉一样,释炎舞的是燃木刀,出招却完全不似燃木刀。少林纯正的阳气被他的邪气的招式扭曲的不成*人形。

只是与夏轻眉不同的是,释炎的内力一点也不紊乱,相反,强的让人不容忽视。上官透接招接得很吃力,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寒魄杖上已经被乱刀砍出了无数个缺口。他就要挡不住了。

终于,他被释炎快刀后的一掌击倒在地。释炎身形一闪,闪到上官透面前,拳头不断砸中他的腰部,一打便是连续几十拳。

上官透面色惨白,而释炎的动作又快到让他眼花。终于在最后一下,接住了他的攻击。释炎从背后抱住上官透的腰,将它扛起来。用力一扔,人被摔在身后。上官透捂着后颈,面部表情痛苦之极。

释炎又一次将上官透拎起来,高高举在空中:

“这么帅气的小伙子,死了真的可惜啊。”

话音刚落,便将他扔出去,在上官透落地之前,纵身一跃,一刀划在上官透胸口。

雪芝一剑划开面前挡路的藤条。

她走得很快,若不加快脚劲,同行的人根本追不上。其实她的身子尚未调理好。跑这么快必然有弊无利。只是林轩凤对产妇不了解,四大护法在知道显儿的事之后。都不敢多说话。

“雪芝,我已经派人通知峨嵋派﹑武当派还有华山派了,他们应该晚一些就能到。待会儿和上官公子会面后,你要提醒他,如果和释炎对上,一定得拖延时间。”

雪芝却渐渐感到不安。

她觉得,可能……她不会在上官透所说的地方遇到他。

“朱砂,你说的这条路,真的是捷径吗?为何我完全找不到方向?”雪芝急的满头大汗,一脚踹开路边的木块。

光明藏河上游。

河心亭。

上官透连滚带爬翻进亭中央,踢腿踹飞了椅子,以此攻击释炎。释炎同样伸腿一踢,将把椅子从亭栏踢飞出去。他向前一跃,直接搬起桌子,砸在上官透腰上,上官透跟着桌子,一起被踹出凉亭。

释炎的额头和胸口流了很多血。他按住伤口,咳了两声:

“没料到你居然能伤了老衲。看样子,得拿出看家本领了。”

他压了马步,双手合十,运气,再一用力,黑衣连带里面的衣裳也跟着碎裂。他那露出没长胡子的怪异的脸,还有流着血,结识却与那张脸全然不配的上半身。

上官透捂着胸口,努力止血。那一刀并未伤及要害,但按正常的情况来说,他已不能再战。

这是,释炎的刀法突然变得秀气起来。刀身在空中划过,断断续续,变幻出绚丽的刀影。上官透从未见过这样诡异而又华美的刀法,还有女神舞步一般的曼妙身影。

虽说如此,配合着释炎怪异的外观,又显得极度恶心。

只是,还没看清楚他的步伐,上官透的手臂﹑大腿,小腹已经连中三刀。这三刀带来的疼痛几乎都让他死过去。刀口很细,鲜血却汹涌而出。

上官透倒在地上,哀鸣着,痛苦地挣扎。

释炎拽着他的后颈,把他的头直接往岸边的岩石上砸。

惊涛拍岸。浪花刚冲湿岩石,又一波涌上,将他的鲜血混入河中。

眼前的万物已经在旋转,上官透头晕眼花,再看不清任何东西。他只知道,释炎提起他的双臂,往反方向一扳,骨头碎了。最后,释炎挥动大刀,又一次舞起凌乱的刀法。

鲜血从头上留下,模糊了他的视线。

这一回朝他袭来,是几百条刀影。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