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咳,宇凰,你在胡说什么。WwW。QUanbEn-xIAoShUo。cOm”林轩凤放下茶杯,不曾正眼看他们,站起来指了指椅子,“都坐,都坐。”然后又拿起茶壶,慢慢喝一口。

“你不是跟原双双搞上了么。”

林轩凤又被呛了一次:“哪有这回事。小辈子在这,你……说话注意点。”

林宇凰拖着他指的椅子,径直走到他面前,和他面对面坐下:“轩凤哥啊,这么多年没见,小脸是越发白了,性格是越发做作了。你在雪芝他们面前装装就得,在我面前你装啥啊?”

“我哪有。”林轩凤擦擦嘴唇,往后缩了缩,尴尬道,“宇凰,你有什么话直接问好了。”

雪芝和上官透都目瞪口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林轩凤这个模样。

“你练《莲神九式》没?”

此话一出,林轩凤、雪芝、上官透都呆住。

“二爹爹,你知道我们来这是打算……”

“芝丫头安静。”林宇凰凑近林轩凤,用那只大而明亮的眼睛看着他,“轩凤哥,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你练《莲神九式》没?”

“当然没有。”林轩凤稍微推了他一下,“你看我像练过的么。”

“那就行,二爷相信你。”林宇凰站起来,“孩子们,下一站。出发。”

“慢。”林轩凤也站起来。

“怎么?”

“宇凰,你来我这,就只是为了问这个?”

“当然。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林轩凤微微蹙眉,但很快露出了林庄主牌笑容:“那倒也是。那我送你们出去吧。”

“嗯。”

雪芝看看林轩凤,道:“凰儿。”

“乖女儿我在。”

“你留在这和林叔叔多聊聊,我和透哥哥去就好了。”

“别,我不留。”

“凰儿。”雪芝眉头一皱,“你,留在这。听到没有?”

林宇凰回头看看林轩凤,又看看雪芝,嘴巴一扁,委屈道:“好吧。”

林轩凤轻叹一声,苦笑道:“这么多年,你真的是一点都没变。”

抵达少室山的时候,已近黄昏。尽管是骑马前进,雪芝却已累得气喘吁吁。

少林寺,天下第一名刹。

只是站在山脚,看着这座历史悠久的大派,就能感受到通透的正宗武学气息。

雪芝对太正派的地方一向没有亲近感,她坚信是她和上官透弄错了什么地方,释炎要练了《莲神九式》,那得有多么荒谬,可能性也几乎等于零。但上官透说,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还是去看看,让自己安个心也好。

一如既往,向下面的弟子通报要求见方丈。

弟子离开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便回来说:“方丈最近身体不适,请雪宫主和上官谷主尽快结束探访。”

雪芝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

上官透道:“那麻烦大师了。”

在僧人的带领下,穿过法堂,抵达方丈室门前。雪芝别扭地看了上官透一眼。上官透无视他的存在,只轻轻敲门:“请问释炎方丈在么。”

里面传来释炎的声音:“请进。”

二人推门进去。

“请施主关门。”

上官透把门带上。

进入眼帘的,首先是墙壁上的佛门八大僧图,达摩一苇渡江图,以及东侧巨大的弥勒佛铜像。神像前,数百支红蜡烛罗列整齐。释炎穿着袈裟,面对香火,背对他们。

地上有一个木鱼。他的双手放在前面,却没有在敲木鱼。

他身边还有一个人。

一个女人。

雪芝愕然道:“柳画?你……怎么会在这?”

柳画笑道:“女儿跟着娘一起,不可以么。”

“娘?”雪芝不解道,“你娘在这?在少林寺?”

“她的娘,就是我呀。”

——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

很动听,很中性,正属于那个不男不女的黑衣人。

只是,雪芝和上官透都万万不会料到,此时发出这个声音的,竟然是背对着他们的释炎。

而他,正慢慢转过身来。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