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道:“你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即便是俗世也无法接纳你。wWw,QUanbEn-xIAoShUo,cOM”

“谁说是无辜了?他们该死。像燕子花。老衲杀了她,是因为她四处说‘莲翼’是邪功。这也算是间接在维护你,雪宫主。”

“重火宫的正宗武学和《莲神九式》没有丝毫干系。而且,‘莲翼’确实是邪功,我父亲早逝也是因此它。所以我也奉劝方丈就此放弃,以免将来……”

“闭嘴。”释炎打断她,“你会这么说,是因为你们都无法修成。而老衲修成了。”

雪芝正待反驳,上官透却上前道:“既然如此,我们便不多打扰。告辞。”

“慢走不送。”

雪芝如何也料想不到,他们就这样被释炎放出来。

两人在离开少室山的路途中,大部分时间也都在沉默。很难形容释炎带给他们的震惊。光是说起来,分明是很滑稽很不靠谱的事,但是在见到他用那种扭捏的态度说着要一统天下时,雪芝还是明显感恐惧。

过了很久,雪芝道:“我们已经知道了这么多事,释炎为何还会任我们离去?”

“因为我们说出去,恐怕没人相信吧。而且,他既然愿意以这样的面目见我们,想来,接下来会有事发生。”

“有事发生?什么事?”雪芝突然站住脚,“适儿,显儿,二爹爹……他们都还在月上谷!”

上官透也惊住。

“娘。”柳画乖巧地替释炎拿出眉笔,放轻声音道。

“乖女儿,什么事?”

“公子命娘杀的人,是上官透吧。”

释炎接过眉笔,一笔笔勾勒着眉峰:“问这么多做什么。”

“明天便是六月。你放他们走了,是想按照公子说的话去做,明天杀他们,对么。”

“不是‘他们’,只是他。”释炎哼了一声,“若不是公子不允许,我第一个想杀的人,还是重雪芝呢。上官透的话……我也不想杀他。可是女儿你要知道,公子叫杀的人,就一定得死。”

“我知道。上官透死了固然可惜。”柳画笑笑,“不过,我还有公子,不是么。”

释炎画到一半,手突然不动了:“果然是我的女儿,好眼光。”

夜。

月上谷。

雪芝和上官透飞奔到岁星岛。刚到青神楼门口,便看到林宇凰正抱着俩孩子摇来摇去。雪芝加快脚步跑过去,接过孩子,紧紧抱住。林宇凰满脸疑云地看看上官透,上官透点点头。

当晚雪芝一直守在两个孩子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直到午夜过后才留意到上官透离开了。等了很久都没等到他,雪芝有些焦急,抱着孩子在谷内寻找他。只是五个岛都走遍了还是没找到。她有些累了,回青神楼打算把孩子放回去再通知人,结果刚一进门就看到上官透坐在床旁,一脸疲惫之色。

“透哥哥,”雪芝走过去,把孩子放**,“怎么出去都不说一声,我到处找你。”

“你爹写的两本秘笈,给我一下。”

“怎么了?你不是知道放哪里的么。”雪芝从枕头下拿出《沧海雪莲剑》和《三昧炎凰刀》。

“先给我保管吧。最近毕竟不安全。”上官透接过两本秘笈,也不正眼看雪芝,直接走到门口,“你先睡吧,我在门口待一会儿。”

“慢着。”

上官透站住脚。

“你有事瞒着我。”

“没有。”上官透径直走出去。

这一走,便是第二天中午才回来。到家的时候他喝得烂醉,无视一路追问的雪芝,一句话都没说就倒在了**。雪芝坐到床旁,问他到底怎么了。他梦呓几句,便睡死过去。雪芝凑过去,在他身上嗅了嗅,一股浓浓的胭脂味从他身上飘出。

隔了很久,她都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你起来。”她推了推他。

全无反应。

“上官透,你给我起来!”雪芝提高音量,愤怒得双颊通红,“你去了哪里?去见了什么人?起来说清楚!你不起来我抽死你!”

上官透还是没有反应。

雪芝一下坐在地上,伏在床旁,一直持续了一个下午。

黄昏时分,上官透醒来了。刚一睁开眼,便看到雪芝正在脸盆中搓洗帕子。她拧了帕子,替他擦脸:“肚子饿了么,我叫厨子给你弄点吃的?”

她垂着头,皮肤依然白皙细腻,但一双眼睛却明显红肿。

上官透轻声道:“你哭了?”

“没有。”雪芝用力摇头,拽住他的被子,“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了。”

雪芝转身拿了一件衣服,替上官透披上:“来,伸手。”

“芝儿……你这是做什么?”

雪芝替他系好衣服,整理领子:“作为一个妻子,我很不合格。不会做饭,不会洗衣,脾气还特别不好。最近我也只顾着孩子,忽略了你的情绪。”说到这,抬起肿肿的眼睛看着他:“以后我会去学妻子该做的事,也会乖乖听你的话,可以么。”

上官透的眼中有水光闪烁。他立即转过头。

“我有话想要跟你说。”

“嗯。”

“……对不起。”

雪芝怔了怔,又强笑道:“没有关系。只是这一次,下次不可以再犯了。”

“对不起。”

雪芝的笑容渐渐褪去:“什么意思?”

“我早有孩子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