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紧紧攥住林轩凤的衣角,颤声道:“爹,爹,我受不了了,让我走……”

林轩凤拍了拍她的肩,对那人道:“你是何人?”

那人看了林轩凤一眼,不多言,只冲到夏轻眉的身后,一下抽出长鞭。wWw,QUanbEn-xIAoShUo,CoM顿时,鲜血四溅。血花伴随着夏轻眉的惨叫,散布在礼堂的每一个角落。夏轻眉一边嘶声大喊,一边以左手握剑,像失控溺死的野兽,发狂地攻击那人。

那人甩着鞭子,试图将血甩去,同时左躲右闪,毫不费力。

也是这个时候,人群中有女子胆怯地唤道:“教……教主?”

那人停了一下,继续躲避夏轻眉的攻击。

林轩凤微微蹙眉,回头看向奉紫:“小紫,莫非她是……”

奉紫使劲摇头,生怕那人发现了自己,却晚了些。那人的目光刚一落在奉紫身上,整个人顿时大变,放轻软了声音,跑到奉紫的面前,捉住她的手:“我的奉紫,你平安就好,你平安就好。”

奉紫立即抽出手,恐惧地后退。

那人却穷追不舍,又上前走了几步:“小紫,是我,我是双双啊。”

“我知道!你……你不要过来。”

林轩凤大惊:“你是……原双双?”

“为什么?”原双双根本无视林轩凤,只一直对着奉紫谄媚而又温柔地笑,“小紫,我一直在担心你记挂你……小紫,你为何要躲我?我做错了什么?”刚说完这句话便挥鞭,也不看一眼就将夏轻眉刺来的剑以鞭卷走,甩在地上。

然后她又继续看向奉紫。奉紫只是躲她,藏在林轩凤身后。在原双双眼中,其他人仿佛都已变成了障碍物,包括林轩凤。她绕过林轩凤,又继续逼问奉紫。

这一次,是有人代替奉紫说话:

“当然是因为你练邪功练得男不男女不女,说话还变得不三不四——”

说话之人是华山的一个弟子。可惜话未说完,咽喉已经被长鞭穿透。

在众人都在惊恐的时候,原双双依然不放过和奉紫说话的机会。

“你为何这样怕我?难道我变难看了?”原双双神经质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地在脸上抚摸,又缓缓回过头,阴森森地看着夏轻眉,“还是因为……他?”

奉紫尚未回话,原双双已狠狠一甩鞭,面无表情地走向夏轻眉,挥鞭攻击。夏轻眉回击得很激烈。原双双手臂和大腿中了剑,仿佛没有感觉,任献血从伤口流下。只见原双双一咬牙,目光冷冽,只见噼噼啪啪一阵猛打,献血如同绽开的礼花,又一次乱飙。夏轻眉的面部中了很多鞭。在剧痛之下,他终于坚持不住,跌倒在地。

这一摔,更是将他自己推向无尽深渊。原双双的眼中渐渐露出兴奋的神色,仿佛在他身上抽一千次,一万次也不足够令她愉悦。起初,夏轻眉还因为疼痛嚎叫,翻滚。渐渐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小,声音也越来越微弱。

在场的人多都抱着让他们互相残杀的心理观战。没有人出面阻止。

到最后,夏轻眉已经完全不动了。原双双还在享受着鞭尸一般的快感,越打越兴奋。终于,普通的抽打已经无法满足她。她回头,对奉紫笑道:“小紫你看,你看啊,我打他,我用最厉害的武功打他。”

奉紫早已捂住眼睛,再无法多看一眼地上血肉模糊的事物。

原双双脚下一踩,腾空而起,旋转一圈,伸展四肢,将鞭子舞出——若她穿的是红色衣裳,这样的动作,会很像夏季荷花的绽放。

在场的人,多半都猜出了她练了什么武功。

对雪芝来说,这一系列的招式,更是不能再熟悉了。

可是,原双双却在落地的时候,突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花瓣飘零,万物静止。

下一刻,一滩黑血自她口中涌出。她摇了几下,跪在地上。她捂着胸口,看向门外,紧紧蹙眉。

大红的蜡烛,烛光摇曳。

“真相已大白。”慈忍师太缓缓道,“盗取‘莲翼’,偷练邪功的人,就是这两人。”

星仪道长道:“只是,‘莲翼’若是到手了便可修成,恐怕是真的会天下大乱。”

“没错,我是没练成。”原双双又吐了一口黑血,却依然笑着,“而且,我也快死了。”

这一句话刚一出口,所有人都像活过来一般。有说她行为怪异恶心的,有说她不男不女的,有骂她妖妇品行不正的……谴责声,唾骂声,源源不断。

慈忍师太道:“我只问你,你的父母,是怎么死的?”

“愚蠢的老太婆。”

“不要逃避我的问题!”慈忍师太面露愠色,“你都有胆以这样卑劣的行径和龌龊的外貌出现于世人面前,就没胆承认自己做过的事了?”

原双双冷笑道:“当然是我杀的。”

此话一出,谩骂声更是铺天盖地。连一直沉默不语的释炎方丈都忍不住皱眉,闭眼道:“阿弥陀佛。”

雪芝这才留意到,几年之间,释炎的胡子已经花白。

也是几年的时间,人心惶惶的年代,连有史以来最往嫉恶如仇的方丈,也变得没有棱角。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