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WWw!QUaNbEn-xIAoShUO!cOM

傲天庄。

大红日子,素雅的庄园张灯结彩,也被大红染了个彻底。满园丁香婉约绽放,花团锦簇,白紫相映,色泽饱满而淡艳。在春风的吹拂下,纸蝴蝶一般翩翩起舞。

而园中的景象,用人海如潮四字形容,绝不夸张:武当星仪道长、少林释炎方丈、灵剑山庄林轩凤、峨眉慈忍师太、大侠花遗剑、酿月山庄段尘诗、紫棠山庄司徒雪天、平湖春园何霜平何春落、南客庐卓献、采莲峰杜若香……只要是江湖上有点脸面的门派老大,几乎都能在这里看到。

坐在父母座席上的,却是非常格格不入的三个人:上官行舟,福月兰,林宇凰。林宇凰身侧空着的座位上,放了重莲的灵牌。

林宇凰很少穿华贵的衣服。这一日他打扮得不仅体面十足,连眼罩都换上了镶金的。乍一眼看去,还真有几分大派掌门的味道。雪芝之前还夸过他,二爹爹你简直是帅透了。林宇凰居然理都不理她。

他不理她已经很多天了。

此时此刻,雪芝在马车中看着这样的情形,几乎不敢出来。

成亲似乎没她想得这么简单。若不是亲眼见到,她还几乎忘了上官透是出身侯门,身后还有一帮一品官二品官三品官四品官的哥哥,或者嫁给皇上王爷侯爷的姐姐。这一回来参加婚宴的,不止国师夫妇,还有上官透的大姐、二哥、三哥和小姐姐。这四人都是前几天就赶到月上谷的,都说要看看小弟未过门的妻子。前三者对雪芝都是赞不绝口,唯独上官透的小姐姐上官婵对雪芝有些冷淡,还私底下对上官透说,这姑娘确实很漂亮,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她,长得有些妖气,不像好人家的姑娘。这一日在见过林奉紫以后,上官婵又补充道,你夫人的妹妹就要好很多,一看就知道是大家闺秀。

裘红袖的回答是,思蝉姐,按你的说法,重雪芝长得妖气,那我不是长得骚气了?上官婵忙说没这回事,裘妹妹是风情万种,那重雪芝看上去实在不正派。仲涛忙补充说,雪芝妹子那是狐狸精的脸,白蛇精的心。刚说完就被上官透打了个爆栗。

当然这些话雪芝是不知道的。上官透的父母她甚至连见都没见过,也不知道会不会不讨他们喜欢。然而,在看到他们被林宇凰逗得哈哈大笑时,她算放了一颗心。

小小的花朵大片绽放在长而宽的绿叶间,在柔和的春风中,傲天庄中下起了一场丁香雪。

雪芝站在马车后,一身大红云裳。她将凤冠前的珠帘拨到耳后,垂头看着地面,紧张得双手发颤。

这时,一双黑红相间的靴子出现在视线。

她抬头,只见眼前的男子同样身着红纹黑衣,却面白如玉,长发如云。雪芝一时间竟没认出眼前的是什么人。

“雪芝。”那男子唤道,“怎么还在这里?”

雪芝这才认出是穆远。

“穆远哥……怎么看去不大一样了?”

“哦,你是说头发。”他转过头,指了指压住长发的蝶型黑色发冠,“前两日成年了。”

穆远以前一直都是一丝不落地将长发束在头顶,因此尽管个子很高,却依然带着少年的稚气。此时他将头发散落,一下子变得成熟不少。

雪芝道:“啊,穆远哥的冠礼……我真是糊涂,把这事都给忘记了。”

“没有关系。”穆远微笑道,“今天真的很美。”

雪芝也笑道:“是不是有一种嫁妹妹的感觉?舍不得了吧。”

穆远眼望着她,却不说话。

花瓣纷纷扬扬落了满地。

雪芝感到有些不自在,正准备找点话题,穆远又突然道:“完全没有。”说罢抬手,顺着她头上的步摇轻轻摸下,他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你原本应该是我的。”

雪芝微微一怔,脸上的笑容变得很僵硬:“成亲只是个形式,就算嫁了人,我依然属于重火宫。”

“是我的失误。只想着大局,分了心,让你跑了。”穆远的手指把玩着她的步摇,“不过没有关系,就像你说的,成亲只是个形式。即便你嫁了别人,我也可以把你夺回来。”

雪芝顿时尴尬了。不知如何回答。

也是同一时间,媒人高声道:“吉时已到,新人拜堂!”

雪芝这才留意到所有的人早已步入大堂。

“拜堂了,去吧。”穆远拍拍她的肩,“别走太快,小心身子。”

上官透一身红衣,正站在大堂门前等她。她放下珠帘,在几名喜娘的搀扶下进入大红轿子。若不是因为有身孕,她还真的很想跑开。

穆远的笑容不同以往,竟让她觉得害怕。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