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上官透突然道:

“我猜接下来不久,原双双的父母就会亡故了。wWw。QUaNbEn-xIAoShUO。cOM”

丰涉翻了他个白眼:“你又知道。”

“透,你是在猜测她修炼了《莲神九式》?”

“是。”

“这回你猜错了。一年前我在奉紫的寿宴上遇到她,她就已经说了,她父母身患怪疾,命不久矣,所以……”说到这里,她的面色变得有些苍白。

上官透微笑道:“所以?”

雪芝摇摇头。这个设想太可怕了。因为重莲也是以弑父的代价修成《莲神九式》的,但他是被武痴的父亲逼到精神崩溃才下的手。可是,她不曾想过——

这时,丰涉已经代替她把这个想法说出来:

“芝芝简直笨死了。既然她打算练《莲神九式》又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自然要在一年前就设好局。这样就算哪天老俩口突然没了,她也方便掩人耳目。”

雪芝觉得胃中一阵翻腾:“那可是她的亲生父母,怎么可能……”

丰涉眨眨眼:“这样的事,有什么稀奇?”

上官透看了一眼雪芝,道:“丰公子,这一类的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太多。”又迅速接道:“这些事你都说出来,不怕满非月知道后杀了你么。”

“我已经发现了,她永远不会杀我。”

雪芝道:“为什么?”

“不知道,她有时候气愤起来可以打断我的腿,也经常以杀我为要挟。但是无论我做什么,她都不会下杀手……”

就在这时,一个月上谷的弟子进来:“谷主,各大门派的掌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门均已收到喜帖。”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

“但是原教主不能来。”

“为什么?”

“她父母方染重疾去世,此时正在举行丧事。”

雪芝和丰涉对望一眼,都不由自主吞了口唾沫,然后齐刷刷看向上官透。上官透还是万年不变的淡定,令那人退下后便道:“原教主还真是孝思不匮。”

雪芝却握紧十指,轻声道:“透,陪我出去走走可以么。”

“嗯。”

朝丰涉点点头,上官透带着雪芝到了小院中。

满院都是飘零的桃花瓣,空气却格外凛冽。确认四周无人后,雪芝才一下靠在上官透的胸前,紧紧搂住他。上官透拍拍她的肩,温言道:“芝儿,不要怕。”

“都是世上最亲的人……为什么他们就下得了手?”

“这样的事永远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上官透在她发间轻轻一吻,“我会一直陪着芝儿……直到我死。”

“不准说这种话!我爹爹也说要永远陪着我,可是他还是,还是……”

“其实有一天我做梦,梦到你爹爹了。”

雪芝猛然抬头:“然后?”

“他说芝儿从小孤苦伶仃,过得很辛苦,他很想补偿你。所以跟我有一个协议。”

“什么协议?”

“他说,他会在天上保佑你,而我就在人间守护你,时间是一辈子,谁也不能改。”

雪芝呜咽起来:“爹爹……”

“但是我就觉得吃亏了。守一个人一辈子,那多辛苦。”眼见雪芝红着眼眶瞪自己,上官透连忙搂着她轻轻摇晃,“所以……我跟他商量说要你当我的妻子,这样我就愿意了。可是他却说,我的女儿是全世界最漂亮最优秀的,怎么可以随便嫁给你这种平凡的男人?”

“平凡的男人?”雪芝破涕而笑,“这是上官透说的话么?”

“嘘……这不是我说的,是你爹说的。”上官透抚摸着她的长发,微笑道,“当时我可不高兴了,就说莲宫主,虽然我配不上你女儿,但这可是你在拖我照顾她一辈子,也不能太亏待我。不如这样,这辈子她嫁给我,到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也会一直守着她,就算她不喜欢我,我也会保护她,不让她受人欺负,或者孤孤单单一个人。”

说到这里,雪芝又把头埋在他胸前,哭湿了一片。

“不过条件是,这辈子就算她不喜欢我,我就算是靠抢的,也要把她绑进门。”上官透坏笑道,“你爹很爽快,说小透啊,其实芝儿性格这么暴躁,我想也就你敢要。立刻就把你卖给我了。”

雪芝又不哭了,一拳打在他胸口:“你要死,爹爹才不会说这种话!”

于是,反反复复,雪芝在又哭又笑又悲又怒的情绪中度过一个下午。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就情人节拉,祝大家情人节快乐!^_^

ps我知道很肉麻。但是,但是这是情节需要(捂脸阿,写了自己都不好意思看的),不出意外,这应该是最后一章肉麻的。忍忍就过去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