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后,重火宫。wWw。QuanBen-XiaoShuo。cOM

朝雪楼。

雪芝一直昏迷了三天,才在第三天的晚上醒过来。在模糊的视线中,她看见大夫离去的背影,已经第一时间冲进来的三个人:穆远原本是第一个进门,但是林宇凰足下一拦,险些将他绊倒,再自个儿以肉眼几乎无法看清的速度瞬移到雪芝身边。而在最后的林奉紫则是一脸担忧小米碎步小跑过来。

“芝儿,我的宝贝儿!”林宇凰坐在**,双手握住雪芝的头发,无比激动,“你可终于醒了,你以后不要再跟着上官小透那死小子到处跑,每次你受伤,跟他都有点关系,心疼死二爹爹了……”

雪芝这才意识到为何林宇凰要拽着自己的头发,而不是手——她背心和手上均有剑伤,此时她正双臂前伸,以非常痛苦扭曲的姿势趴在**。

“上官透呢?”雪芝环顾四周,有些失落,“他……回去了么?”

奉紫道:“没有,他还在熬药呢。”

穆远看了看雪芝,一直沉默。

奉紫则是蹲在床旁,抬头仰望着她:“姐姐,你究竟遇到了什么人,为何在华山那样安全的地方,都会被人行刺?”

雪芝锁着眉,又一次想起了三天前发生的事。

“……二爹爹,我记得你说过,爹爹的剑谱,是被人抢了,对么?”

林宇凰点点头。

“那人还对你撒过毒?”

“对,不过没用。”

“那你还记得那是什么毒么?”

“百鬼散。”

“百鬼散?”

“这是鬼母观的秘药,鲜少有人知道。中毒后一炷香内会毫无知觉,一旦毒发,便如恶鬼缠身,当场毙命。”

雪芝微微一怔:“这么说……是鬼母观的毒?难道……”

“去去,你奶奶可能害你爹么?很明显是满非月搞的鬼嘛。”

“怎么会是满非月?”

“满非月和你奶奶做过交易,以天价买了百鬼散的制作方法。”

“这是哪门子的消息,我从来没听过。”

奉紫道:“我也没听过。”

“你们要听过,那人还会犯傻用百鬼散么。”林宇凰横她俩一眼,又道,“不过,毒是满非月的,害我的人却一定不是满非月。”

“因为是奶奶的毒,而重火宫内极有可能有解药,所以害你的人一定是对百鬼散来头不了解的人。”

“聪明。如果下毒之人知道百鬼散是鬼母观的毒,就算要用这毒害我,也不会在重火宫附近用。你想想,满非月自尊心很强,而且很在意别人对她炼毒功力的看法,她若买了炼毒方子还给人说,那她还是满玉钗么。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这人用的是其他毒,我也死不了。”

雪芝点点头,转而陷入沉思。

她记得很清楚,当她要求丰涉带他去玄天鸿灵观时,丰涉的要求是让她和上官透做一件事。但是当时丰涉似乎并未想好。等她和丰涉从鸿灵观出来以后,丰涉便说她赴约的时间到了,要她去灵剑山庄转移守卫的视线,好让他把肚兜和香囊放入灵剑山庄。这件事必定是满非月交代给他的。之后原双双发现此事,便和夏轻眉决裂。满非月做这件事的目的,自然是陷害夏轻眉,或者是调拨原双双和夏轻眉的关系。

雪芝道:“二爹爹,施毒之人是女是男?年纪多大?”

“他穿着夜行衣,又是晚上,我无法从身形判断年纪。但是我确定那是个男的,而且个子不高——比我矮了半个头。”

夏轻眉比林宇凰要高半个头,所以不可能是他。而且能够打败林宇凰,必然是个高手。她是在丰城那里发现《沧海雪莲剑》的,那很可能劫秘笈之人就是丰城。那向满非月买毒的人,也应该是丰城。

丰城和原双双有奸情。原双双身边有林轩凤,而且她对林轩凤有意思,也是人人都知道的——不然不可能对他的女儿如此殷勤。也就是说,原双双勾搭上丰城,必然是有利益因素。

所以说,原双双和满非月可能底下也有来往。

只是依然不明白,让夏轻眉身败名裂,究竟对这背后的关系有何影响?

或许,丰涉对这件事多少有些了解。

上官透也许也……

此时,朝雪楼的门外。

上官透拿出一锭银子,递给大夫:“还是那句话,这件事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包括她父亲,知道么。”

“老夫自然不会害了雪宫主。”

作者有话要说:生不如死翻滚中……

四个月前——

编辑大:这么快就交了?写很快嘛。

我:啊哈那还用说,我就是超人啊。

两个月前——

编辑大:书快上市了哦,下册你也记得早点写完。

我:小case!

一个月前——

编辑大:小纸………………

我:嗯※※※

编辑大:写好了么?

我:我会努力按时交……

编辑大:不急,晚两天没关系的。慢慢写哦。

10天前——

我:大大,我可能会晚两天……

编辑大:没关系,只要不太晚都可以的。

五天前:

编辑大:……小纸,你有在写文吧?

我:有……有的……一直在写。

昨天:

编辑大:纸纸,月上写完了吧?快交稿了吧?嗯?嗯?^_^嗯※※※^_^^_^^_^

我:……………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