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透端着药汤进门。Www!QuANbEn-XiAoShUo!cOM

见他一边用汤勺拨着碗中的药,一边小心翼翼地走过来,雪芝立即想起自己重伤时对他说的话,顿时觉得手足无措,几乎想要钻进被窝把整个脑袋都罩住。

上官透在林宇凰灼热而尖锐的目光下,舀起一勺汤递在雪芝嘴边。雪芝有些不自然地笑笑,张嘴准备喝下。

林奉紫道:“别,会烫。”

“就是啊,会烫!”林宇凰唰地抢过上官透手中的碗,几乎泼了满床,“臭小子,知不知道我女儿是金子做的啊?去去,有我在就行了,你跟小紫一边儿玩去。”

舀了一大勺汤飞快吹了几下,直直地将握着勺子的手伸出去,凑到雪芝嘴边。

雪芝又一次张嘴,林宇凰却也被林奉紫拦下来。

“得了,林叔叔,上官公子,你们俩整天打打杀杀的,根本不知道怎么照顾病人。”语毕接过林宇凰的汤,“我来。”

说罢,熟练地用勺子在汤中转了几圈,从表面一层舀起起小半勺汤,又在空气中摇了摇,另一只手拖着碗接在勺子下面,细细地喂了雪芝一勺药。

上官透笑道:“果然女孩子就是不一样。”

穆远只是看着她们,没有说话。

林宇凰横目道:“你这什么意思?小紫是女孩子,芝儿就不是女孩子了?我女儿你骗走一个就该满足了,别再想骗另一个。”

顿时,另外四人都愣住。

林宇凰看了一眼穆远,手心微微冒汗,表面却若无其事地摸雪芝的脑袋:“乖女儿,好好养病。”

雪芝轻声道:“什么……另一个女儿?”

“啊?你不知道?”林宇凰笑道,“我跟林轩凤可是一起长大的,他的女儿自然是我干女儿,说起来,也算你妹妹了。”

“真的?”林奉紫喜出望外,“原来林叔叔竟然是我干爹!太高兴了,姐姐,我就说我们是姐妹的!”

雪芝面无表情地看着林宇凰:“你干嘛告诉她这个?”

“干爹,我每次听姐姐叫你二爹爹,都觉得特亲切。不如这样,以后我也叫你二爹爹。”

林宇凰和雪芝一时都没了反应。

奉紫还是一脸喜色:“好不好?”

林宇凰笑得有些不自然:“好。”

“那就这么说定喽,二爹爹!”

林宇凰点点头,还是笑着,只是眼眶有些发红:“嗯。”

雪芝看着林宇凰,情绪是说不出的复杂。这时,上官透走过来,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盯着雪芝的脸看了一会儿:“芝儿,你脸上的掌印是怎么回事?这么多天了还没退。”

雪芝用手指轻碰一下脸颊,摇头道:“我不清楚,是原双双打的。”

“原双双!”林宇凰一脸愤怒,“她为什么要打你?”

“不知道。她的性格阴晴不定,还又哭又笑的。她把我关在厨房里,还威胁我做一些奇怪的事,不做她就放毒蛇来咬我。”

穆远道:“这么说,追杀你的人也是她了?”

“不是。”

“那是谁?”

雪芝看了看在场的人,沉声道:“我没看清楚。那人身法太快。”

一阵沉默过后,林宇凰道:“那原双双叫你做什么?”

雪芝又看了看上官透和奉紫,摇摇头:“我……我有点不舒服。”

上官透立即走上前,替雪芝掖了掖被子:“你看看你……现在受了伤,就不要再说这么多话了。被子盖好,不然中了风寒有你受的。”

雪芝望着他,侧过身睡好,嗯了一声。

林宇凰拍掉上官透的手:“脏爪子拿开。”

“林叔叔,我这是关心芝儿。”

“芝儿不要你关心!”林宇凰站起来,凑在上官透耳边压低声音又不缺愤懑地说,“你这个混帐东西,天下没几个人配得上我宝贝女儿,我本来是死都不让你追她的,看你确实喜欢她我才睁一眼闭一眼《小说网手机访问 http://wap..cn》。结果你好样的,转眼就追了奉紫,我叫你别太痴情不是让你来祸害我女儿的。好在芝儿没有告诉我她喜欢你,不然,你就是有了老婆也得立刻给我休了娶她!”

这时,奉紫正撑着下巴对雪芝笑:“姐姐,这几天上官公子住在重火宫,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问‘芝儿醒了没有’,你起来第一句话又是‘上官透呢’。你们俩啊,不成亲真是太可惜了。”

林宇凰道:“小紫别乱说话,他是你未婚夫啊。”

奉紫立刻站起来,使劲摆手:“没啊没啊,上官公子说和我成亲只是为了套一些人的话,是对姐姐有帮助的。没看这事都没传开么,我们才不会成亲呢。”说罢,又看看穆远。

穆远依然没有一点反应。

“这些事以后再说,现在芝儿的身体最重要。”上官透放下半边床帐,“现在很晚了,都回去休息吧——林叔叔也一样,你都三天没睡了。芝儿这里我守着。”

林宇凰扔下一句“不准轻薄我女儿”,便带着另外两人离开。

穆远走了两步,又回头道:“宫主,你自己大概也知道……你现在身体状况很特殊。注意保重身体。”

奉紫道:“什么特殊?”

穆远道:“没什么,伤很重。”

看着穆远离去的背影,想了想他说的话,雪芝突然才想起最关键的事——她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跌倒无数次,会不会,会不会……

她失措地看着上官透,他正在不紧不慢地吹灭两盏灯。

“上官公子……”

上官透又重新坐在她的身边:“怎么了?”

“我,不,大夫有说什么吗?”

“他说你手上的伤还好,大概半个月就能完全康复,但是背上的伤很重,已经伤着骨头了,痊愈起码得要一百天。所以这几个月你就不要离开,好好在重火宫养伤。别的事,交给我或者属下办就好。”

“不是的,我是想知道,我的……我……”这时她才意识到,开口说出这件事,比她想象的难上千百倍。

“哦,你是说秘笈么。我已经帮你放好了。”

雪芝只好言不由衷地点头。

过了一会儿,上官透又道:“……孩子也很好。”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