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从衣服上撕了一块布,包住它的身子,将后半段拖进来,然后把炉灶又推着转回原来的位置。WwW、QuanBeN-XiaoShuo、cOm

她坐在地上,靠在墙上,还隐隐听见原双双在外面喊叫。

这个位置比平地要低一段,应该是废弃厨房东边的地道。上方每隔一段都有一个小孔,她还能勉强看得到路。秘道的空间非常狭窄。她在里面走,都需要低头才能往前挤。丰城个子和她差不多,身材也很瘦,这空间似乎刚好够他往前走。若是换做上官透,估计弯腰走都相当吃力。看样子这秘道应该是丰城开凿的。

雪芝顺着秘道一直往前走,地面略有些潮湿,但是没走多久便依稀可以看见一个明亮的敞间。

她停下来,持重待机。

虽然前方有灯火,但是似乎无人。于是,蹑足屏息往前走。

敞间比她预料的大。四面墙壁均无窗,但是每个墙壁的中央都有一条秘道,包括雪芝走出来的那一条。面前的墙壁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约莫千百个小人舞剑的浮雕。西北的角落处有一个兵器架,上面挂满了长短不一的宝剑。而南面的墙壁左侧还有一个小门,似乎是另一个出口。

原来,这里是一个练剑场。

这里实是暗藏杀机。

雪芝看了看那小门,再看看另外三条秘道。她究竟是要去一探究竟,还是早些离开这个不存之地?

她朝小门走了两步,但又站住,扣上风帽,快速而轻巧地蹿入北面的秘道。

显然这个秘道比开始来的那一个短很多,走了几步便进入了另一个房间。

又是一个练剑场。不过与方才宽阔而空旷的那个相比,这个简直就是一片狼藉:满地断裂的铁剑钢剑,墙上满是长短深浅不一的剑痕,地上还有不少石像的碎片,以及大大小小的纸团。雪芝随地捡起一个摊开看,上面画了舞剑的小人,非常简单,但是上面又有一个大叉。又捡起几个纸团看,都是同样的小人,不过姿势有细微区别。雪芝拾起几个,放入怀中,又四处观察一下,发现没有特别的东西,便走回秘道。

这一回她进入了东面的秘道。

这个秘道相较前一个稍长一些,但也是很快走到了尽头。这一个房间比前一个还要小,同样十分凌乱,似乎是一个秘籍书库,只是正前方两个并排的书柜上没剩几本书。书倒是散落了满地:摊开的,撕成碎片的,或是翻得破旧不堪的。雪芝蹲下翻了其中一本,封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飞花心经。

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到处翻了几本,分别是《焱莲拳》、《明光**》、《九耀炎影》、《清寒化月》、《赫日炎威》。

这些……都是重火宫的武学秘笈。

书架的旁边有一个小石座,上面放了一本最破旧的书。站得老远,雪芝都一下看见上面的五个字——沧海雪莲剑。

沧海雪莲剑!

雪芝又是惊又是喜。林宇凰遗失的、她寻找了多年的秘笈,竟会在这样偶然的机遇下找到。

只是,为何《沧海雪莲剑》会出现在这里?

为何重火宫的这么多秘笈会出现在这里?

她翻了翻雪莲剑的秘笈,随便扫了几行字,字迹浑然飘逸,一看便知是出自重莲之手。再看看内容,觉得这些招式分外眼熟。带着满腹疑虑,从怀中抽出那几个纸团。打开,发现小人舞剑的姿势与书上前几行写的一模一样。只是,每一张纸上都划了叉。

莫非雪莲剑和炎凰刀一样,都只有三重,也都是平淡无奇的招式?修炼之人大概也是被这秘笈逼疯了,以致于反复画了研究剑法,但是什么都没琢磨出来。

雪芝将雪莲剑的秘笈放入怀中,迅速撤离了房间。

回到练剑场,她原想搜索最后一条秘道,但是身上带着如此重要的东西,她实在再不敢冒险。再看看小门,她也不能确定那是不是个出口。最后决定,从来时的秘道回去。

但刚一踏入秘道,前方便传来了一个声音:“雪宫主,对这里可还满意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