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入夜。wwW,QuanBen-XiaoShuo,cOm

重火宫内务繁多,外加天下大乱,还必须配合各大门派调查“莲翼”下落,雪芝再无时间在少林逗留。收拾好东西,她带着护法和属下们停留在少林门外,等通报方丈的小厮回来,便打算离开。

白天的事已有了着落,无论事关“莲翼”,或是奉紫。

上官透语出惊人,娶奉紫的理由却是:这样的女子,总不能交给夏轻眉。况且,她是他挚友的妹妹,于情于理,都没有错。

雪芝记得,他说完这句话以后,便看向自己。

当时她坐在位置上,笑容僵硬,很尴尬。

所幸留意她的人没几个。

当时原双双立刻告诉上官透,同情不能解决问题。

上官透又露出了无比风流的笑意,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于是,原双双的反应也很不自然。

不过这些细节都无人留意。

上官透和奉紫的事,已经敲定。而且,经奉紫的表现和原双双的证据,大家也都清楚当年犯事的人是夏轻眉。只是奉紫反应太激烈,对此事提都不能多提,也只能暂时压下。

雪夜。灯笼映着火光。

雪芝依然裹着白狐裘,火光荡漾在她白皙的面孔上。

一个时辰以前,丰涉才偷偷给她出过馊主意:现在怀孕时间不长,只要她勾引一下穆远,生米煮了熟饭后,两人成亲,孩子便有了着落。

她理所当然地拒绝了。

但,更加疲惫。

等了许久,有一排提着灯笼的人走近。雪芝知道前来的依然不是通报的人。

走在最前端的公子白衣翡翠冠,身形修长,文质彬彬。这样的人,即便是在群英荟萃的大集中,也是超然出众的。若是走在街上,便是被不少闺中少女偷偷盼着的郎君典型。

这样的公子哥儿时常留恋花丛,对女人无比了解,说话多少都会自负过度。但是,对着站在重火宫弟子最前端的女子,他也显得有些局促:

“请问雪宫主可是要离开?”

雪芝淡淡道:

“是。”

“在下武当蔡诚。”

雪芝拢了拢狐裘,笑得有些无力:

“原来是蔡公子。”

蔡诚抬眼望了雪芝片刻,轻声道:“……可允许在下送宫主一程?”

“多谢蔡公子,只是此时天色已晚,我又有随从相伴,改日吧。”

“既然如此,请宫主收下这个。”蔡诚递给雪芝一封书信。

雪芝收下后,他便拱手告辞。

这已是当日收到的第六封书信。她打开匆匆扫了一眼,便扔给了身边的人。

内容果然都是大同小异,只是蔡诚比其他人要诚恳些,说得也要动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人些。雪芝抱住双臂,不断告诉自己,不管情势如何,以后也要嫁给心仪之人,以免抱憾终生。

想是这么想,脑中又浮现出上官透和奉紫离开大雄宝殿的情景。

倘若此时来人是上官透……或许她会开心到流泪吧。

雪芝想起自己对他说过的,很荒唐的话。

那样微小的愿望,竟然也无法实现。

天气极冷,在雪中踩过,脚下不断传来雪花碎裂的声音,清脆却又沙哑。

雪芝垂头,缓慢地踱步。

又有稳而轻的脚步声靠近。

这一回是个高人。而且光是听到脚步声,她就知道是谁。也只有遇到他的时候,她才会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以前这样的事发生过不少次,她从他话语里听出了暧昧,但是因为胆怯,选择了装傻。而且,她总是希望他会将心中所想直白地说出来。此时她很后悔,当初如果她勇敢一点,胆大一点,或许他们现在已经在一起了。

她这一回的装傻,同样是因为胆怯。害怕的东西,却完全不一样。

直到来人走近,她才有些猝不及防地回头,看着他。

上官透的面容几乎隐没在黑暗中。

“芝儿。”

“什么事?”雪芝被自己的心跳声扰得说话颤抖,双手似乎也更冷了。

“我有事想跟你说一下,方便说话么。”

“嗯。”

然后他带她走到了寺院角落的亭子里。

外面飘着雪,亭子顶就像白色的伞盖,罩住了亭下小小的世界。

雪芝朝手心呵气,声音依然有些发抖:“说吧。”

上官透立刻解下大氅给她,她往后退了一步:“多谢,我穿得很厚。”

他却无视她,强硬地将大氅罩在她身上:“最近看你脸色都不大好,别逞强了。”

“到底有什么事。”

上官透顿了顿,缓缓道:

“我和奉紫,有可能会成亲。”

“我知道,没有必要重复。”自己露出了怎样的表情,雪芝也顾不得了。只知道整个人像被重物压住,连思考都困难。

“但是,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芝儿能否答应。”

“你说吧。”

“我说要和她成亲是有理由的,但是在不确定之前我不能说,等事情也差不多办完大概要五个月,到时候我一定会回来找你……你能等我么。”

刹那间,雪芝像是死灰复燃,眼睛都变明亮许多。她几乎立刻扑到他的怀中,一边流泪一边撒娇,向他说明孩子的事。

但,她想起了更重要的事。

“……事情办好后,如果你和奉紫成亲了,你打算拿她怎么办?”

“我不会碰她的。”

“别人会信么。”

上官透怔了怔,不语。

“你有什么事我不管。但是,如果你把奉紫的人生弄得更糟——”雪芝望着他,一字一句道,“你的头号敌人,将是重火宫。”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