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雄宝殿。WWw。QuAnBen-XIaoShuo。Com

众人依旧纷纷不一,意见相左。

寺内鲜少如此人多口杂。淡淡的青烟四起,窗外,几枝红梅初绽,花影重重,雪景显得更加孤寂。

上官透刚一进来,便再忍不住望向雪芝。

雪芝靠在椅背上,红衣黑发,身上裹着一条雍容的白狐裘,略微低垂着眼帘,艳丽得仿佛不属于这个尘世。

他轻抿唇,很想立即过去跟她说他的猜想。

但是不能。

在什么都没有确定之前,他不忍再让她失望。

雪芝一脸疲惫,似乎累得再没有力气抬头,再没力气看他。

上官透刚坐下来,夏轻眉也回来了。但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丰涉才跨入殿门。只是留意丰涉的人很少,就算留意,也不会太多心。

除了丰城。

他看了丰涉几眼,眼中有些许迟疑,些许惶恐。但很快,他便继续和旁人交流,不再分心。

时间过得很漫长。

两个时辰后。

华山、峨嵋以及武当总算达成协议,打算以在不干涉彼此派内中事的情况下互相调查,同时还会组织一个帮会,云集各门派高手,专门追寻“莲翼”的下落。其他门派亦纷纷效仿。

现在就等着武林宗师释炎的发话。

释炎走到大殿中央,道:“阿弥陀佛,老衲与诸位掌门已定下最后的……”话到此处,忽然看向门口:“既然雪燕教也来了,还得看看原教主的说法。”

众人的目光转向门口。

原双双正带领着雪燕教的数位弟子站在大殿门口。

然而,她却握紧双拳,咬牙切齿地看着夏轻眉。

夏轻眉一对上她的目光,脸色大变。

几条树枝因受不住凌寒冰冻,断裂开来,发出清脆的声响。

之后,万籁俱静。

红梅依旧盛放。

“奴家今天来,不是讨论莲翼一事,而是来替林庄主捉走他的不孝徒弟。”

释炎略微迟疑,道:“原教主说的是……?”

“夏轻眉!”原双双长吐一口气,努力保持镇定,“现在当着天下英雄,你在这里说清楚——当年做过那种事的人,到底是谁?”

林奉紫倏然抬头。

夏轻眉面色苍白:“我怎么可能知道?”

柳画先是很平静,然后惊诧地看着夏轻眉和原双双:“你们在说什么?”

在场的人,均一脸疑惑。

原双双快步走进大殿,扔出一个肚兜,还有一个剑穗,统统砸在夏轻眉脸上:“你做过那种苟且之事,便想嫁祸到上官公子身上?这些东西,都是我在你房间里搜出来的!”

林奉紫看向那肚兜,没过多久,血气便冲到脸上。

夏轻眉反复看了看那两件东西,错愕道:“我不知道!这肯定是别人嫁祸于我!我和画画马上成亲了,我怎么可能……”

雪芝睁大双眼,看向他们,生怕听漏了一个字。

“不可能?”原双双扔出一个彩色脸谱,“那这又是什么!”

那是霸王的京剧白面脸谱,主色调是黑红白三色,额心有六个红色小圆,一个大圆。脸谱面容僵硬,显得有些狰狞。

然而,看到面具后,反应最大的不是夏轻眉,而是林奉紫。

她捂住嘴,却还是没掩住失声尖叫。

夏轻眉面如土色,看着原双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所有人都在惊诧与迷茫之中,唯独上官透,只是静静看着夏轻眉和原双双的眼神交流。

他们之间一定还有秘密。

这样的事一旦大白天下,夏轻眉将身败名裂。既然如此,他如果有原双双的把柄,一定也会毫不犹豫灭了她。

但是他没有。

剩下只有两种情况:一,原双双没有把柄在夏轻眉手上。二,原双双并没有摊出最后的王牌。

倘若是第二种,那对夏轻眉这样的人来说,名誉没有了,剩下的也就只有命。

究竟如何才能逼出真相?

他们一定有软肋。

软肋,又在哪里?

冰天雪地,北风刺骨。

原双双虽面露忧愁之色,走向奉紫,却是一脸怜惜:“我的孩子,我们都错怪上官公子了,这个奸贼的过错让大家来讨伐,你父亲也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奉紫捂住双耳,紧闭双眼,仿佛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教主这就带你离开,以后无论发生怎样的事,教主都不会让你受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一点点委屈。”她一边试图拉下奉紫的手,一边柔声道,“咱们现在回去……”

“请留步。”

年轻而温润的声音自人群中响起。

庭院中,寒风呼啸,雪花数千点,卷落枝头。

上官透站出来,缓缓道:

“我与奉紫的婚事,还请教主应允。”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