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芝到了华山,都还不知道林轩凤让她去的目的。wWw、QuAnBen-XIaoShuo、Com林轩凤和原双双来得比较晚,客厅中只有丰城和白曼曼。

雪芝在白曼曼挑衅的目光下别扭地坐了近半个时辰,一直没弄明白为何丰城如此喜欢甚至害怕白曼曼,却一直不将她扶正。难道真如江湖人所说,丰城看似好色,实则痴情,心中一直挂念着亡妻?

半个时辰后,灵剑山庄的人才姗姗来到。

奉紫跟在林轩凤后面,刚进门就瞧见雪芝,然后推推林轩凤。林轩凤跟她说了两句话,她便兴致冲冲跑到雪芝旁边坐下。

“姐姐,你一个人来的吗?”奉紫说罢,看看雪芝身后的烟荷和云辉,“带了两个人?”

“嗯,其他人在山脚的客栈等候。”

“为什么不让他们上来?”

“你爹只邀请我,带太多人不大好吧。”

“那有什么关系?爹爹也带了很多人啊。”

“没事,待不了多久就要走了。”

“朱砂姐姐来了么?”

“朱砂她要处理别的事,没有来。”

“海棠姐姐呢?”

“也没有。”

“那琉璃哥哥呢?”

“没有。”雪芝想了想,又道,“这个月和紫棠山庄有一笔交易,原本是让穆远去办,但是穆远对京师不熟,所以让他也跟着去了。”

“大护法也去了啊。”

瞅着奉紫明显失望又装无所谓的模样,雪芝忍笑道:“他们应该去不了多久……不如待会儿你别跟你爹回去了小说手机站vwap..cn整理,跟我回重火宫待一阵子如何?”

奉紫抿唇而笑:“还是要问问爹爹的。”

雪芝原本打算打趣她一番,但是突然想起她和上官透的婚事,觉得自己这番行为委实不够正大光明,又垮了脸站一旁,弄得奉紫一头雾水。

风雪飘渺。

一行人雁行而入。坐在主人位置上的丰城一脸喜色站起来,大步迎去。

走在最前面的是衣着淡雅的林轩凤,穿金戴银的原双双,还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有一身素白的上官透。上官透衣着素来考究,即便是雪白的大氅,边上镶的不是貂也是裘。然而颜色单一,外加面孔清俊,很难给人以奢华的感觉。相反,此次他自风雪中走来,大氅翻飞,还真带着八分桃源仙人的飘逸。

只是这样飘逸的一个人不说话还好,一见了人,说话笑容都带了十二分的世故。

林轩凤、原双双与丰城互相寒暄过后,丰城笑道:“看样子林庄主已和我们上官小透冰释前嫌,实在可喜可贺啊。”

“哪里,那是庄主海涵。”上官透抱拳道,“见过丰掌门。”

“哈哈哈哈,表弟多礼了。”丰城转眼看向雪芝,“雪宫主也在这里,一会儿你们可以多多探讨探讨……”

上官透立即转过身,对雪芝微微一笑:“雪宫主。”

自他进来开始,雪芝的目光就一直没从他身上挪开过。即便在人多的场合,只是看看他,都会觉得心如鹿撞。这会儿他突然对她说话,她措手不及,紧张得几乎失态:“啊,这,上官公子……”

一旁的奉紫忍不住噗哧笑出来。

林轩凤大笑道:“雪芝,你知道我今天为何要叫你来?”

雪芝窘得面颊微红,故作镇定道:“不知。”

“我觉得我那宝贝闺女还是多留在自己身边几年好些,和上官公子的婚事,还是从长计议。”

原双双道:“是啊是啊,几年前我就看出来雪芝和透儿两小无猜,庄主可不要乱点鸳鸯谱棒打了真鸳鸯啊。”

雪芝更是羞得无地自容,半晌想要辩解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上官透一直凝视着雪芝,眼中露出深深的情意。雪芝却连正眼都不敢看他,清了清喉咙低声跟奉紫说些有的没的。

然而,上官透却道:“这婚事不是庄主定的——是我。”

雪芝倏然抬头,脑中一片空白。

所有人都傻眼了。尤其是林轩凤和原双双。他们原本都认为上官透是为负责才答应婚事,现在事情解释清楚了,还特地商量好演戏来给上官透台阶下,结果上官透似乎完全没有配合的意思,还继续道:“还请庄主允了这婚事。”

原双双道:“透儿,你在胡说什么?现在都已经解释清楚了……”

上官透拱手道:“原教主也请帮忙说情。”

雪芝愕然。这实在是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不知上官透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她似乎已经无法再忍受了。

原双双道:“可是,可是,你这样要雪芝怎么办——”

这时,奉紫连忙握住雪芝的手,低声道:“姐姐,你听我说,上官公子他对你绝对是一心……”

“原教主有所误会。”雪芝甩手,咬紧牙关一字一句道,“我和上官谷主不过道义之交。我们还是讨论一下正事吧。”

上官透琥珀色的瞳孔微微紧缩,一直朝着雪芝使眼色,期待她能看自己一下。

可是雪芝再不看他。

还是丰城第一个出来圆场:“雪宫主说得没错,该讨论讨论正事了。”他笑逐颜开,身后的白曼曼却咬牙切齿。

一行人坐下来讨论了许久,都是重复上一回的内容。雪芝一个字没听进去。过了片刻,原双双突然站起来,柔笑道:“前些日子去洛阳买了一些东西,想要送给雪芝。”顿了顿又道:“都是女儿家的东西,也不知道雪芝是否肯赏脸随我出来一下?”

雪芝只想时间过快一些,早点离开这个地方,二话不说跟着她出去了。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