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索了几里路,两人都没有看到半条人影。wwW。QUaNbEn-xIAoShUO。cOm天色过暗,雪芝已经冻得双唇发紫,手足失去知觉。

很快,她踢到了一个事物。原以为是木桩,但随即踩到软软的东西让她大感不妙。她立刻找穆远要来了火折子,点亮。

踩在她脚下的,是一个人。

而且还是一个已经死透死僵的人。

雪芝捂口,压抑住自己的惊呼声。穆远倒没太大反应,还特大胆地举起火折子,蹲下去观察那具尸体。

“这人刚死没多久,身上无伤口。尸体还是热的,就已经僵了,应该是死在极其深厚的内力之下。”

雪芝根本无心留意穆远说的话。因为她看清楚了死者的面容——燕子花。

背上一阵彻骨的冰凉。她感到不安,不仅仅是因为此人是她认识的,还因为燕子花的表情——她的眼和口都大大地睁开,像是在临死前看到了恐惧的事物。

两人迅速联系了依然停留在月上谷的少林弟子,但因释炎早已入寝不便打扰,便只有再去找峨嵋弟子。慈忍师太亲自去检查燕子花的尸体,失神了许久。

“这人武功进步速度实在太可怕了。”

穆远道:“师太的意思是?”

“不论是练‘莲翼’中哪一本秘籍的,或是两个都练的,都不重要。此人现在的功力,起码是上一回出现的五倍以上。”

雪芝和穆远对望一眼,一时都不知如何接口。

苍穹越发深暗了。

翌日,燕子花的死讯迅速传遍了整个江南。

原双双哭成了泪人,说这人残害江湖,连弱女子也不放过。相反,作为峨嵋的掌门,慈忍师太的反应相对平静很多。

重雪芝在客房里待了大半天,才乘船去了岁星岛。

岁星岛南是桃林,北是梅林。

冬季,清雪飘舞,寒梅盛开。雪芝穿过千枝梅树,万点胭脂,进入青神楼。

她原是来向他道别。但是他不在。林宇凰等人都已在收拾东西,她消失太久,会被发现。

这里没有太大变化,里面依然是珠帘烟雨图,大理石案。案上放置着字帖笔筒,两枝红梅。房中央是紫檀架子,荷叶屏风,香炉大鼎。炕靠着墙,上置火盆浓茶,茶香四溢。火盆中星子乱跳,照亮了墙上悬挂的寒魄杖。

三年前的夜晚,她在这里度过终生难忘的**。

穿过屏风帘帐,她仿佛可以看见披着单衣的男子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琥珀色的瞳孔满载温柔。

在红楼前等待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雪芝终于咬牙离开。

刚一走下阶梯,整个人几乎被雪海湮没。苍穹黑蓝,几乎与雪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连成一片。雪芝立刻戴上手套,披上红裘,埋头步入风雪中,梅瓣雨下。

寒风呼啸。

她原本不应该听见什么声音。

但是,却若有感应一般,抬头看向梅林。

黑色的发,白色的雪,红色的梅瓣。

一个雪白的身影站立在这色彩凌乱的世界中。

上官透穿着连帽白斗篷。看到迎面走来的人,他禁不住抬头。也是那一瞬间,狂风掀开连衣帽,黑而长的发即时像是翻飞的绸缎,在风中乱舞。

两人像是两具不会说话的人偶,站在原地对峙着。

风灌入山谷,咆哮着,怒号着,冲向四面八方。满世界只剩下大雪坠落时,一片片苍白的斜线。

雪芝朝手套吐了一口热气,慢慢走向上官透:

“我就要走了。”

“……我知道。”

“有些话不得不说一下。”

“嗯。”

“我知道会发生那样的事,你一定有自己的苦衷。”雪芝长长呵了一口气,像是在这样的冷空气中说话十分困难,“但是既然已经发生,不管是什么理由,我都希望你能承担责任。”

“是要我娶她么。”

“不全是。”雪芝抬头看向他,“奉紫有心上人。但是如果她想要嫁给你,我希望你不会拒绝。”

上官透微笑道:“我明白了。”

这一瞬,乌云也消散了,只有白茫茫的大雪遮了天空。

他的笑容很熟悉,很令人怀念。

“江湖人总说,一品透做事干脆果断,愿意为朋友两肋插刀,是个最适合结交为友的人,却只有幸运的人才交得上。”雪芝也笑了,“我算是比较幸运的那一位吧。”

上官透笑意更深了些:“没错。”

“时候也不早了,我二爹爹还在等我。”雪芝看看远处,又抬头看向上官透,“还希望你能找奉紫谈一下。”

“我会的。”

“那么,就此告辞。”

雪芝朝他拱了拱手。他亦回礼。两人没有太多的话,便分道扬镳。

似乎是因为太冷,刚一转身,雪芝便感到浑身都在微颤。不过她很满意自己的表现。

她还年轻。人生对她来说,还只刚勾勒出了个轮廓。

世界很大,她还有很多事要做。

而身在这江湖之中,血总是越流越多,泪却是越流越少。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