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wwW,QUanbEn-xIAoShUo,cOm

武林大集一日,月上谷外。

紫荆林早已褪去了昔日的葱荣,透过林子稀疏的枝桠,可以看到到高山碧涧,谷内的画檐飞宇,还有远处蚁群一般的行人。重重密林包围的月上谷,透明就像是清冷的冬,万物都变了样。

月上谷内,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很多人都不知道,月上谷虽然地处少室山下,在相当隐秘的位置,面积却比少林寺都要大上很多。多年前这里因为地大人少,除了镇星岛,其他岛看去都会有些荒凉,但是近几年月上谷势力大幅度扩张,所以,就算是站在一个岛上眺望另一个岛,都会看到来来往往的弟子。

镇星岛,月上楼。

天空是浅灰色,冷风刮过后,清雪乱舞,整个世界都显得混沌。一遇到了冷空气,人们的呼吸都冒着烟似的。门庭若市的月上楼,却像被染上了大红色。

各大门派的人早已在大厅中等候。

右边第一桌门派是少林。

方丈释炎在正中央,身边站着四大班首,身后站着八大执事。释炎是少林寺近百年来第一个不到五十胡子没有全白就当上住持的高僧。他年轻的时候是人如其名,性格刚烈,嫉恶如仇。不像大师,倒像大侠。但是自从他当上方丈,性格也变得沉稳很多,尤其是近些年,越发有了前任方丈释玄的道骨仙风。释炎同时也是当今公认的天下第一人,少林寺在他的领导下,越发稳坐武林泰斗的地位。

第二桌是峨嵋派。

五花八叶的领头人物站在周边,中间是峨嵋掌门。自从二十年前,前任掌门离空师太和冥神教大战后不幸伤亡,元气大损,峨嵋派便一直不振。但无论再怎么萧条,也是瘦死的骆驼,任何武林的大事一定少不了它。现任掌门自名慈忍,意为慈悲和忍辱,毕生心愿便是将峨嵋派再次发扬光大。

第三桌是武当派。

掌门星仪道长谭绎算是这几个金字招牌大门派中最年轻的掌门,他的武当龙华拳造诣极深,多次在兵器谱大会上拿下榜眼,仅次少林之后。站在他左右的分别是大弟子书云,二弟子厉玄,两人都是他的爱徒兼心腹。时人皆说星仪道长日后十年将更加辉煌。

左边第一桌是华山派。

坐在中心的自然是掌门丰城。他的右边空着,是亡妻的座位。右边站着儿子丰漠,左边坐着爱妾白曼曼。丰城是典型的政策型掌门,他的武功不及几大掌门任何一个,但是华山派的实力也不亚于任何一个。

丰城摸摸胡子,一脸笑意地看向第二桌人。

第二桌是重火宫。

重火宫来人较多,站了数排:后排是四大护法和一些弟子,前排是三大长老和宫主重雪芝。重雪芝静静坐在位置上,神色有些凝重。

地狱阎殿,人间重火;神乃玉皇,祗为莲翼——这是多年前很多人对重火宫的描述。莲宫主死后,重火宫便不再像以往那样令人闻风丧胆。但近些年重雪芝的再起,令不少人对这个门派再次提起了戒心。

重雪芝和她身后站着的林奉紫,几乎变成了整个月上楼最格格不入的两个人。两个人都是极美的女子,却不尽相同:喜欢林奉紫的人,会把她夸得天花乱坠比仙女还美,讨厌她的人,却可以把她说到奇丑无比;喜欢重雪芝的人,都会忍不住补充一句这宫主性格很可怕,再是憎恨她的人,却都无法否认她的美艳。

然而,在丰城看向雪芝的时候,雪芝后一桌的带头女子目光却穿透人群,直杀丰城。

第三桌是雪燕教。原双双身边站着柳画,柳画的眼睛却不时瞥向峨嵋派的燕子花。原双双原本很介意奉紫站到重火宫那边,但拿她没办法。她这些日子在江湖上几乎销声匿迹。有传闻说她快嫁人了,没时间操心教内事务,也再没心思挑逗林轩凤。

丰城一看原双双在看自己,立刻收住视线,往高台的主座上看去。

主座两边站着高人几个头的汉将世绝,一冷一热,但看去都无比凶恶。仿佛是人只要多看一眼,就会被他们的目光吃得骨头都不剩。

后面站着四个支岛的岛主:南方荧惑岛杜枫,武器是天妃伞,因为身法飘逸轻功卓绝,外号白鸟公子;西方太白岛苗见忧,月上谷的一流铁算盘,但有人说话不客气,说苗见忧是上官透养的一只会产金蛋的天鹅,两人狼狈为奸,欺骗忠良诈骗钱财无比可耻;东方岁星岛林氏夫妇,林宇凰和解语,林宇凰掌名,解语掌权,专门负责管理月上谷内务;北方辰星岛仲涛,外号狼牙,上官透的铁哥们,力气出名的大,轻功出名的丑,谷内和练武有关的东西,都一定要算上他的份。

主座前站的人是上官透。他虽然是公认的贵公子代表,但极少穿华贵的衣裳。他以骄傲的性格和嚣张的出身出名,近些年来却收敛不少。这一日碍于礼仪,他穿了一身非常本色的昂贵衣裳,态度温和谦逊,却令不少人感到局促,就好像他的骄傲是理所当然的事。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