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楼正中心放置着一个紫檀架子的香屏,屏风上是梅枝苏绣。wWw,QUanbEn-xIAoShUo,cOM

穆远正手握紫鸾剑,站在那屏风前。雪芝还没来得及上前跟他说话,就听见簌簌两声,一把长鞭刺破屏风,直击穆远,迅如残星流电。穆远连躲两次,迅速撤离屏风。

一名女子冲出屏风,虽面有愠色,但桃花眼儿杏红腮,眉心一点朱红,像是由香粉红春胭脂和着仙水调弄而出。在场有不少男子喝酒的停杯,吃饭的停筷,抬头整齐向她行注目礼。

林奉紫无视所有目光,又跳到穆远面前,两人交手数招,穆远统统躲过,却不还手。

雪芝上前一步准备阻拦,却被一根玉箫捷足先登。

软鞭在玉箫上缠了数个圈。箫碧如茵,秋阳杲杲,照澄江空。

仲涛一手抓着鸡腿,一手举着玉箫,从容不迫地啃干净了最后一块肉,扔掉鸡骨头。

裘红袖的声音自二楼传下来:

“哪里来的野丫头,敢在我裘红袖的地儿撒野?”

整个酒楼的人都停下来,看着这场好戏。

奉紫有些底气不足,又用鞭子指着穆远道:“我们出去比。”

裘红袖道:“想出去比?先去请人把我这里修好了来。”

“我不认识人。”

“不认识人?那就在这里给我们做苦工一年。”

奉紫看了一眼裘红袖,直接往门外走去。裘红袖在后面又唤了一声:“姑娘慢走。”然后仲涛非常有默契地跃到门口挡住。

奉紫气急,又舞鞭攻击仲涛。仲涛没有穆远的好耐心,三下五除二便握住她的双腕:

“姑娘还是留下来,把事情解决了再说吧。”

穆远人已走到门外。

泊舟入流,朱墨楼,小灯笼。

水月光中,云间影里,正对着他的女子一身淡紫裙裳,唇不点而红,眉不勾而长,凤眼角儿往上那么一挑,儿时的凶煞统统已化作惊世美艳。

眼前的景象,似乎与多年前的一幕重合:

长安飞虹桥端两亭,六角攒尖琉璃瓦顶,角上挂着大红灯笼。红雨幽草,飞英若雪,亭台中的男子一身紫袍,秀发如新沐,惊世风华几乎灼烧了人眼。他回头看了小穆远一眼,又拍拍身旁的独眼帅小伙:“那孩子是个武学奇才。”

独眼煞有其事道:“他是孤儿,被武馆老大收养当小厮,你要觉得不错,可以买走的。”

紫袍男子走过来,蹲在脸蛋脏脏的小穆远面前,盈盈一笑:“你想不想进入天下最厉害的门派?”

独眼道:“大美人,你真不要脸啊。”

紫袍男子无视他,继续看着小穆远。

小穆远手中还拖着几把寻常孩子承受不住的钢刀,累得气喘吁吁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但和紫袍男子对望许久,他像着魔一般,用力点头。

紫袍男子还未来得及说话,一双白白嫩嫩的小手已经从后面将他狠狠搂住。然后一张紫袍男子缩小版的脸蛋露出来,露出非常蛮横的表情:“大爹爹,你不准重男轻女!我才是你的亲生孩子!臭小鬼,你走开!”

然后小女孩冲过来,站在小穆远面前,高出他大半个头:“告诉你,重火宫不是人人都能进的,想进重火宫,先过少宫主这一关!”说罢便出手打他。

小穆远再看看紫袍男子,不敢还手,只是一味防御。很快他便被打到地上,小女孩叉着腰仰天大笑,最后被独眼领着领口提走。

“穆远哥!”

雪芝已快步走来,停在穆远面前,抬头笑盈盈地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最近出了点事……”

“等一下,我先进去把奉紫救出来。”

雪芝跑进酒楼。

奉紫和裘红袖对峙着,面有难色。

雪芝上前道:“红袖姐,这是我妹妹,林奉紫。”

闻者均惊住。

奉紫一见雪芝,兴奋道:“姐姐!”

“我知道。”裘红袖在雪芝耳边低声道,“你不是很讨厌她么?要不是林奉紫,我才懒得和她计较了。”

雪芝也悄声道:“最近不讨厌了。她要做了什么事惹怒我,我再继续讨厌她。”

裘红袖清了清嗓子:“既然是妹子的妹子,也就是小妹子。请先上来坐。”

奉紫看一眼雪芝,有些无助。雪芝拍拍她肩,示意她上楼。

雪芝又回到门外:“好了,有什么事?”

穆远道:“这个月有一名月上谷弟子猝死,还未被江湖人士引起重视。但是我命人暗中调查过,几乎确认是死于《莲神九式》第三式。”

雪芝错愕道:“什么?那人已经练成了?”

“听说你出来找《沧海雪莲剑》,有消息了么。”

雪芝轻叹一声,把自己去鸿灵观寻找秘笈的事复述一遍,除去上官透部分。穆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道:“对了,我还听说,你最近……”

“嗯?”

“没什么。”穆远指了指对面的客栈,“宫里其他人都住在对面,你有事过来找我们就好。”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