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出来了?”雪芝看着他脸上的青色,一时说不上自己是什么心情。wwW、qUAnbEn-xIaosHuo、coM

“你忘记了,满非月想我死,她自己却很怕死。如果我豁出去了,她绝对拿我没办法。”

“你打过她了?”

“算是吧。”

“可是……解药呢?你没有找她要解药吗?”

上官透微微低头,半晌才走近两步:“不要问这么多了。”然后扶住她的手臂,“你摔伤了?走得动么?”

他刚一搭上她的手臂,她便敏感地躲开。他略微惊讶,又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很快笑道:“已经到脸上了吗?”

“不是的,你不要瞎想。”雪芝急道,“你不要管我了,赶快想办法,先把毒解了,别的事再说。”

“这毒?如果我想找行川仙人,起码要三日;如果我想找白琼隐,估计一年也找不到。”

“现在还有多少时间?”

“你是说到扩散至全身么?”上官透掰掰手指,“大概六个时辰。”

“那我们还可以回去找满非月。”

“满非月想要《三昧炎凰刀》。”

“我不管。”雪芝使劲摇头,拽着上官透就往回赶,“就算是和她硬拼,也要把解药找回来。”

“不要去了。她决定要杀的人,是不会留活口的。”

“可是你怎么办?你就这么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

上官透站住脚,不再前进。雪芝也跟着停下来,回头看着他。

风冷萧瑟,残叶纷纷。他的白衣在深渊中染上了一些尘土,右脸也因为剧毒变得有些狰狞可怕。但是不曾有哪个时候,雪芝会像此时这样,迫切想要拥抱他。

“我一直以为芝儿是个很固执的人。”上官透脸上笑意淡了许多,“你有自己想做的事,并且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今天什么都忘了,是么。”

雪芝一时哑然。她知道他在暗指什么。

“无论做什么事,都会付出代价。你要懂得衡量利弊,选择利大于弊的一条路去走。你想好了,今天你要是去了鸿灵观,死在里面,或者交出了《三昧炎凰刀》,都会造成什么结果。”

“但是你若死了呢?”

“对你来说,我不重要。”

“重要。”

“好吧,重要。但是跟你要做的事比,不重要。”

“不,很重要!”

上官透愣了愣,靠近她一些,微笑道:“你会这么想,我很满足了。”

“这个毒的青色,会扩散得越来越多吗?”

“满非月说,到快死的时候,颜色会全部退散,所以别人就看不出来是什么死因。”

“那看样子,可能你身体好,还能坚持一段时间。现在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们赶快去找行川仙人。”

“也好。”

于是两人一起往森林外赶。

天亮得很快,晨曦将大地一丝丝染成金色。不出半个时辰,金阳洒满人间,红楼在银色的水雾中隐隐约约。小河横穿城镇,如同一条淡金小道。

顺着小河往北走,很快又穿过一个树林,上官透说身体不舒服,想坐下来休息片刻。于是两人在小河旁的大石上坐下。雪芝替他理了理衣领,见他脸色很差,又想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他。上官透拒绝了,说这像什么样子。雪芝只好握住他的双手,一个劲问他感觉如何。

上官透靠近她一些,声音已经非常虚弱:

“芝儿,我觉得我们不用去了。”

雪芝心中一凉,立刻站起来,拽住他的手往上拖:“休息好了就赶快走。”

“我的身体我最了解。”上官透摆摆手,“还有没有救,我也最清楚。”

“起来,不要偷懒了。”

上官透慢慢往下滑,最后坐在地上,浑身力气都瘫在了大石上:“我想这毒,也就只剩下一两个时辰。我觉得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有问题想问你。”

“你说。”

“我们认识也有三年多了,你喜欢过我么?”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青色已经退到了颈间。雪芝的心情越来越沉重,只吃力地吐出几个字:

“喜欢过。”

“如果这一生我没有那么多女人,没有做过对不起奉紫的事,你不是重莲的女儿,你不是重火宫的宫主,你会不会愿意和我在一起?”

“会。”

“如果我还有命能活下去,你会和我在一起么?”

“不会。”

“为什么?”

“因为奉紫。”

“果然。”上官透笑得很无奈,“这个时候了,你都不愿意撒谎骗骗我么。”

“我不愿意骗人。”雪芝在他身边坐下。

看着他越发苍白的面容,还有失去颜色的嘴唇,她再忍不住,轻轻靠在他怀中,搂住他的腰:

“不能和你在一起……但是,也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