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满圣母。WwW。QuanBen-XiaoShuo。cOm”雪芝笑笑,低声在上官透耳边道,“不是说么,有上官透在,满非月不足为惧。”

“那是因为上官透百毒不侵。”满非月抬头,嘴角渐渐勾起来。

“这你都能听见?”

上官透朝雪芝使了个眼色,用嘴型说:“既然她敢与我们正面冲突,就必然有恃无恐。”又对满非月道:“满观主,我们来此正是为了寻找重火宫的失物《沧海雪莲剑》,如果这本秘笈在阁下手中,还望能归还。”

“叫我还我就还?凭什么?”

雪芝道:“凭它属于重火宫。”

“这本秘笈不在我手上。我听都没听过。”满非月摸摸脸,媚笑道,“你们弄错人了吧。”

“你这人说话怎么前后不搭?”

上官透对满非月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告辞。”

满非月翘了个兰花指,笑声轻轻回荡在深渊:

“玄天鸿灵观岂是你等小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芝儿退后!”上官透往前走一步,挡住住雪芝。

果然,下一刻,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便直击而来。上官透抽出寒魄杖,在空中转了个半圈,挡住那事物,又往前闪了一段。满非月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猛地扑在地上,弹出十字镖,击向火把。雪芝手腕一转,火把随着旋转。火光时隐时现,满非月和上官透的身影也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满非月在与上官透交手的空子,总是会向雪芝扔十字镖。雪芝身法很快,三两下便躲开,但也因为速度以及那两人的掌风过快,火把很快熄灭。

暗黑无光。

伸手不见五指的深渊中,只剩下衣摆磨擦的声音,还有拳脚相撞的声音。

火折子在铁门外面,上官透和满非月挡在那里,雪芝出不去,只能攀着墙上的凹凸处,翻到外沿。

历经千辛万苦,在她终于摸到火折子又返回去的时候,铁门内突然变得静悄悄的。

一时间,四周安静得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有靴底磨擦干草的簌簌声。

雪芝不敢有所行动,甚至不敢开口询问。

半晌,只听见满非月风情万种的声音自黑暗中响起:

“点火。”

雪芝不动。

“点火吧,芝儿。”

火把这才从无尽漆黑中燃起。

光亮渐渐扩散,照明了眼前的两个人:上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官透左手紧紧握成拳,右手持杖,杖头指着满非月的喉咙。满非月虽然被点中要害,却是一脸清闲自在。

“解药交出来。”上官透压紧了她的咽喉。

“没有解药。你只有死。”

“如果我死,你也活不了。”

满非月指着雪芝:“如果你杀了我,你看看她怎么死。”

“我要杀了你,我还可以带她出去。”

“你现在被铜钱花咬一口都会中毒,还能带她走出这万毒窟?”

上官透咬紧牙关,额上溢出薄汗。

雪芝愕然看着他们:“发生……什么事了?”

“上官透啊上官透,你真以为自己百毒不侵?你的弱点在手指尖,我早发现了。平时让着你,还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这‘十日噬魂’够得你受了,等死吧。”

“满非月,杀了他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的仇人是我!”

“唷,心疼了?”满非月上下打量着雪芝,忽然笑了,“要我救他?也成,把你那双修长的腿锯了给我,我就考虑让他多活三天。”

“你去死!!”

上官透朝雪芝摇摇手,回头对满非月道:“你想要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满非月看看他手中的杖,“你现在最好客气点,不然赔命的就不止你一人。”

上官透气得手发抖,但还是忍住,把杖放下。

然后,满非月走过去,拽住雪芝的手,把她往外面拖。她开始还抵抗一下,但是看到上官透的眼色,只好不甘愿地跟着满非月出去。

“对不起。”上官透在后面低声道。

雪芝半侧过头,笑道:“别这样说,本来就不是你的错。”

满非月锁了铁门离开。

上官透摸摸指尖,有粘稠的**。再凑到灯光下一看,流出来的血竟是黑色的。

他重重往墙上一击,坐在地上。

过了两个时辰,这不见天光的地方依然一片死黑。发毒的时间还没到,坐以待毙的感觉让人更加绝望。

忽然,一个女子的声音自远处传来:“让我回去!!可恶!!”

上官透倏地抬头。

铁门打开。

微弱的火光中,一个人被人推进来,落到他怀中。

低头一看,竟是只穿了肚兜的雪芝。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