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雪芝哭哭啼啼地站起来,还一边擦了擦眼泪,“你让我出去,我好……”

“满观主你不要听她胡说,根本没有什么瑞香王母丸,她是为了骗你放我们出去才这么说的。wWw,QuanBen-XiaoShuo,cOM”

满非月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捉着铁栏的双手都在微微发抖:“重雪芝,你可有撒谎?”

“我没有!”雪芝忙站起来道,“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在我身上先种毒,等我回来以后,拿了王母丸给你看,你再给我们解毒。”

“不要说了!”说罢,上官透站起来,一把抓住雪芝的手腕,捂住她的嘴。

“上官透,你放开她!”

上官透把雪芝往里面拽去,让她背对着铁栏,回头又提防地看了满非月一眼,不再说话。满非月更急了,用力拍了拍铁栏:

“你再不放开她,我现在就杀了你!”

上官透冷冷道:“在江湖上混,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前怕狼,后怕虎,不拼命,谁怕你?”

雪芝依然在他手下呜呜叫。满非月看看他,又看看雪芝,终于拿出钥匙,把铁门打开。

“你最好不要过来。”上官透拖着雪芝,离她远一些。

“你已是将死之人,我会怕你?”满非月直扑过去,抓住雪芝的一只手。

上官透一掌击中她的手,她反手还击。上官透一只手捉着雪芝,一只手和满非月较劲。交手一阵子,雪芝被拉拉扯扯了半天。上官透用脚尖勾起一根木棍,将之抛入空中旋转几周,直击满非月面门。满非月一个后空翻,躲过。这眨眼的瞬间,上官透已经把雪芝给推到门外,再蹿过去,一脚踢上铁门:

“走!”

雪芝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只一脸茫然看着他。

“走啊!”上官透连回头的空隙都没有,已经在里面和满非月打起来。

“你们——”满非月盛怒,下手更加狠了。

“不对,为什么是我?”雪芝冲回铁栏边,一时间张皇无措,浏 览 器上输入w-α-p.$1~6~k.c'n看最新内容-”“不是说好一起出来么,你——”

“那个铁笼只能装一个人。记住,拉一下铁笼旁边的绳子就能上去了。”上官透回头,快速道,“出去还可以搬救兵!快走!”

雪芝在原地迟疑了许久,才掉头逃走。但是刚一转身,上官透就被满非月击中,重重砸在墙上。她听到了,但是不敢回头,闭眼咬牙一口气冲进铁笼。

雪芝浑身都被汗水浸透。看着铁笼不疾不徐上升,光亮一丝丝洒下来,她焦躁得几乎跳穿铁笼。

仿佛过了百年之久。

她终于停在悬崖边。

此时,刚好有一个鸿灵观弟子走过,一见她,大声道:“什么人?!”

雪芝二话不说,蹿过去,一拳打在那人的脑袋上,下手相当狠,手指关节都快断掉。那人立刻晕过去,她三下五除二脱下他的衣服,换上,再往石壁上重重抹一把,往脸上猛擦泥土灰尘。最后,她再把缺了口的毒葫芦挂在腰间,匆匆忙忙往外摸索。但是经过这么多天黑暗无光的生活,外加她天生不大好的方向感,已经记不住路了。偷偷问了几个人,说自己是新来的,总算找到入口,树根下的铁门处。

铁门是上了锁的。

门口有一群人正围着桌子喝酒。

身后有人来来往往。

雪芝慢慢走过去,压低声音道:“各位师兄,小的是新来的,请开个门。”

“出去做什么?”一人心不在焉道。

“去办点事。”

“办什么事?”

“找丰师兄。”

“丰涉?圣母不是说让他自生自灭了么?”其中一人放下酒坛子,“脸这么脏,你不会是奸细吧。”

“哈哈,师兄就不要开我玩笑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圣母跟丰涉的关系,时好时坏的,我们也没法子呀。”

“谅你也不敢。”那人站起来,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慢着!”雪芝脚还没迈出去,又有人站起来,“这葫芦分明是老十六的,为什么会在你这——”

话音未落,雪芝已经一脚踢翻桌子。那几人纷纷站起来,雪芝直接踢穿桌子,直击一人腹部,对方倒地。她又瞄准另一人,一拳打过去。那人竟然扯了开门的师弟来抵挡攻击。雪芝连又一脚踢出去,开门人拖着师兄倒地,雪芝踢中酒坛子,坛子碎裂,一群人立刻被酒水淹没。

雪芝擦擦嘴,破门而出。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